《神界絕代殺神》 小說介紹

《神界絕代殺神》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串串都很香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東方鏡宋鈴音的故事。講述了:

《神界絕代殺神》 第6章 免費試讀

“蘇秀衣竟然敗了?!”

“我都冇有看見大師兄出招?”

“難道就在剛纔,大師兄看似平淡,實則暗中已有應對?”

“可我們怎麼都看不出來?”

“這才一招,蘇秀衣儘全力都無法動大師兄分毫?”

觀眾席上,驚駭之聲迭起。

大家都覺得肯定是東方鏡出手擊敗了蘇秀衣。

就連蘇秀衣本人,正一臉痛苦地捂住胸口,旁邊一個小師妹跑過來將蘇秀衣扶了起來。

蘇秀衣抹去嘴角的鮮血,欽佩地看向東方鏡,“這招我平日從未失手,想不到這次竟然被大師兄破去,秀衣佩服!”

東方鏡外表依舊保持冷淡,看似情緒毫無半點波瀾。

實際上,東方鏡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合適了。

給力點啊,蘇師弟!

你這哪裡是被我破去,分明就是自己緊張過了頭!

相反在主座席上,太上道人臉上反倒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周遭長老跟著奉承。

“掌門,東方鏡何時出手,我等都冇有看見,果然名師出高徒啊!”

“東方鏡昨日便可不以真氣禦法,今日論道大會還有如此出色表現,大漲我青雲宗門威!”

“東方鏡實乃我青雲宗第一高手!”

“掌門,此次東方鏡拿下第一,想必勢在必得!”

吹捧聲不斷,太上道人臉上笑嘻嘻,心裡其實也在犯嘀咕。

有說得這麼玄乎嗎,因為就連他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而蘇秀衣的師父三長老,慚愧地拱了拱手,“我徒秀衣獻醜了。”

三長老心裡其實反而覺得自己徒弟輸得好,和那尊殺神較真?

那不是找死嗎。

自己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徒弟,要是真被殺了,他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論道大會繼續進行。

大家都將目光投向了下一個挑戰者。

隻聽主持高聲喝道:“下一位挑戰者,太初靜!”

此言一出,現場一片嘩然。

太初靜還有太上道人這邊向蕭家退婚的事情早就鬨得沸沸揚揚。

不過蕭家現在依舊冇有半點動靜,可能是覺得自家兒子確實是個廢物,無法和太初靜般配。

不過道上不少訊息越傳越離譜,說什麼太初靜早已是殺神東方鏡的禁臠。

東方魔頭揚言,蕭家若敢娶太初靜,必滅蕭家全族!

隻有太上道人,神情變得緊張了起來,自己這徒兒雖然對自己女兒有好感,應該不會下狠手吧?

東方鏡神情暗中一鬆,敗給太初靜也可以,太初靜在青雲宗也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隻是他本人惡名太盛,鮮少有人去關注太初靜。

東方鏡抬眸,看著輕鬆一躍,如精靈般出現在擂台上的太初靜,心裡做好了準備。

但也不能敗得離譜,東方鏡都想好了,先逼太初靜露出後手,在太初靜實力儘顯後,自己再勉強被轟出擂台範圍。

雖冇有受傷,但也是落敗。

在規則範圍內不太落自己的名聲,如此最好。

殊不知,太初靜現在早已不再關注周邊情形,她的眼裡就隻有東方鏡。

“這一場,我要讓東方師兄輕鬆取勝……”

太初靜原來也打定主意要故意輸給東方鏡。

伴隨著主持宣佈挑戰開始,東方鏡上前一步,“師妹,請吧。”

太初靜雙手手腕貼緊,蔥蔥玉指似綻開蓮花。

“那師兄可要小心了。”

太初靜笑容盈盈,觀眾席上的人都驚歎太初靜美貌不俗。

刹那間,太初靜周身蓮花波紋綻開,擂台上飄起無數蓮花花瓣。

太初靜蓮步輕移,快速接近東方鏡。

東方鏡冇有躲避,反而主動上前,打算讓太初靜先占個上風。

誰知太初靜在靠近東方鏡時,手輕輕搭在東方鏡肩膀,“大師兄,這蓮花美嗎?”

“……”

東方鏡輕咳一聲,“師妹,挑戰論道,不可分心。”

太初靜無所謂地露出笑容,癡癡地望著東方鏡,手指輕輕點在飄在一旁的蓮花花瓣上,花瓣陡然炸開。

“我這可不叫分心,我的心都在你身上,哪裡還分得出來。”

炸開的蓮花花瓣彙聚成粉色光點,飄在半空,看起來特彆浩大美妙。

東方鏡發現太初靜此招可一點都不簡單,看似無害的外表,攻擊來勢不低。

既然這樣,東方鏡同樣準備施展手段。

他昨夜剛消化了東方鏡曾經記憶裡的一個小功法。

威力不大,但是很唬人。

“黑雲催!”

“轟!”

伴隨著一聲轟鳴,東方鏡周身團團黑雲竄起,聲勢更加浩大。

這一舉動,可將觀眾席的大家給嚇壞了。

“完了完了,大師兄要大開殺戒了!”

一個個臉色慘白,就連太上道人都急的站起身來,生怕太初靜出什麼意外。

東方鏡嘴角微翹,這樣也好,大家看不清裡麵發生了什麼,自己就可以裝作被擊敗退出擂台。

可正當東方鏡這麼做時,太初靜紅唇奉上,輕輕落在東方鏡臉頰。

“大師兄,這場你可不能輸。”

太初靜在東方鏡耳邊輕語,旋即所有粉色光點全部爆開,捲起恐怖氣浪。

觀眾席上不少人都做好了逃跑的準備,有幾個甚至嚇尿了褲子。

東方鏡冇拉住太初靜,太初靜一拍自己的肩膀,身子倒飛出去,伴隨著散去的黑雲,落下了擂台。

東方鏡大手一揮,驅散黑雲,望著擂台下的太初靜,心裡無語至極。

我的好師妹,你真想幫我就讓我輸啊!

觀眾席上的人看著落敗的太初靜,都暗暗歎氣。

“大師兄果然出手恐怖,對師妹都一點冇有留手。”

“我感覺剛剛那黑雲要把我們給全部吞噬。”

“師妹真慘。”

“看來就連師妹都無法奈何大師兄。”

主座席上,太上道人第一個飛了出去,上前忙扶起太初靜檢查起太初靜的傷勢。

發現太初靜隻是受了輕傷,冇有什麼大礙,這才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這徒弟還是留了手,這要是拿出昨日在大殿上和自己對手的那種攻擊,自己女兒怕不是屍骨無存。

在東方鏡內心無奈之下,主持再次宣佈東方鏡獲得勝利。

一時間,不少其他宗門代表對東方鏡的畏懼又加深了幾分。

連自己的小師妹都能下得去手,而且還是有感情的師妹,真的是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