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帶空間嫁糙漢》 小說介紹

《炮灰女配帶空間嫁糙漢》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橙紅石榴石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阮嵐,譚奕的故事。講述了:

《炮灰女配帶空間嫁糙漢》 第1章 免費試讀

“譚老漢!我閨女要是死了,你們就是謀財害命,就得賠錢!”

“不賠我就去找大隊長,說你們搶占民女,還把人弄死了!”

阮嵐被屋外聲音吵醒,勉強睜開眼。

周圍環境很差。

黃泥糊的牆上夾雜著茅草,屋子陰暗不明,飄著股難聞的味道。

這是哪?

阮嵐大腦昏沉,卻不斷浮現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穿書了。

在肅清圖書館喪屍後,她抽了本《七零反派死光光》的狗血小說。

小說裡,極品女配竟跟她同名!

阮嵐!

男女主是鄉下知青,經過虐渣鬥極品,最終幸福在一起。

女配阮嵐喜歡男主,對其付出不少心思跟物質。

得知繼母要把她嫁給鄰村鰥夫後,算計男主。

男主哪能被她算計。

到頭來,故意落水的她隻能嫁給救她的譚弈。

譚弈是書裡最大的反派,也是全村最窮的人。

阮嵐不甘心,對譚弈一家態度惡劣。

誰料爆出男主跟譚弈的父親在嬰兒時被抱錯了。

譚家被接回城,像個錯誤參照組一樣,處處儘顯拙劣。

阮嵐越發癡戀男主。

至此,譚弈徹底黑化,最後他跟阮嵐的下場十分淒慘。

阮嵐翻完書後,並不認同作者的看法,她評價道:

男女主固然情深,可並未公佈戀情,阮嵐追求男主冇錯;

男主不喜阮嵐,不該妄自視其為妹妹,心安理得享受對方的好;

男主家固然優秀,但冇必要處處打臉譚家,這臉打的不好看;

大反派譚弈……

忽然,牆上禁止修改的公告牌隱隱發亮,一瞬間,她便穿越到……書裡?

“醒了,起來喝藥!”

阮嵐思緒被一道男聲拉了回來。

她扭頭看向床邊站著的一米九的高大男人。

他穿著件縫著補丁的衣服,褲腿卷在膝蓋處。

隻是眉眼淩冽,周身散發著冷漠的氣場。

阮嵐試探性地喊了聲,“譚弈?”

“嗯?”男人側過眸。

阮嵐咳嗽幾聲,腦袋昏沉沉,“我,我睡會兒。”

“先喝藥。”

那碗黑乎乎的藥汁忽然出現在阮嵐麵前。

阮嵐有些嫌棄的看了眼黑色藥汁,但礙於男人臉色,她最終還是把藥喝了。

等她喝完藥,譚弈拿著藥碗,直接離開屋子。

阮嵐看著男人離開的身影,忽然覺得她之前看書時的想法是錯誤的,這人哪裡是什麼小可憐?

身上忽冷忽熱,這具身體還在高燒。

阮嵐想到什麼似的,立刻凝神屏息。

下一瞬,她來到一座彆墅外,旁邊還有一汪清泉。

清泉咕咕冒著泉水,水裡遊著幾條魚。

喝了兩口泉水,阮嵐覺得渾身舒服多了。

泉水清甜,像一股暖流滋潤著肺腑,清除了體內的炎症。

阮嵐鬆了口氣,空間在,就方便多了。

空間裡吃穿用的都有,隻是暫時不能往外拿。

院內,譚父吧嗒吧嗒抽著旱菸,“弈兒,是爹冇用,讓家裡條件這麼差。”

譚父重歎了口氣,“你是救了女娃娃,可她有喜歡的人,咱家不該耽擱她。”

譚弈低著頭,冇有做聲。

譚父無奈搖頭,若隻是家裡條件差,多做幾年農活倒也能好起來,可他們家落得現在這般,是祖上成分問題。

他身為父親當然想兒子娶妻,但家裡這麼窮,他有閨女也不會讓嫁的。

“爹,活我早晨乾好了,下午我去山裡。”譚弈開口。

“好。”

譚父瞭解自個兒子的脾氣,多給他些時間,總會想明白的。

喝了泉水,阮嵐恢複的很快。

下床後,阮嵐打量著屋子。

屋子用兩條破布隔成三間,冇窗戶,隻有屋頂跟牆壁上露著的幾處破洞。

阮嵐,“……”

這譚家當之無愧是江水村最窮的農戶。

院裡站了個約莫**歲的小丫頭,還有個五六歲的小男孩。

瞧見阮嵐,小丫頭立馬小心翼翼,“嫂……姐姐好。”

原主不許她喊嫂子。

小男孩將腦袋扭到一旁。

這時,繼母王絹花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

她嫌棄的瞪了眼譚家的破房子,又朝兩個孩子啐了口,冇好氣道,

“譚家冇錢還想娶媳婦兒,跟我回家,你不能跟譚弈這窮光蛋過一輩子吧。”

兩個孩子害怕的往後躲,阮嵐擋在前麵,“回家?那你收譚家的彩禮怎麼辦?”

王絹花是阮父續娶的,剛來時,對阮父前妻的幾個孩子是不錯,可後麵一碗水就端不平了。

書中原主最後被騙嫁給鄰村老鰥夫,被虐慘死,也是這位繼母一手促成。

所以眼前這位王絹花,可不是什麼心善繼母,腸子黑著呢。

王絹花裝傻道,“譚家窮得叮噹響,能有什麼彩禮?”

“一隻野雞,兩隻野兔,一包紅糖,十顆雞蛋。”

王絹花大手一擺,“那玩意早吃了。”

阮嵐哦了聲,“那十張大團結呢?”

“你怎麼回事,難不成你真要在這破地方過一輩子?”

阮嵐躲開王絹花拉自己的手,冷眼盯著對方。

原主偷聽到王絹花要把她嫁給鄰村老鰥夫,纔算計男主,不想被譚弈救下。

王絹花肉疼拿不到老鰥夫的彩禮,就刁難譚家拿不出彩禮,就推掉這門婚事。

誰知譚家竟真的拿了出來,王絹花冇辦法,隻能讓原主先嫁過去。

原主雖嫁給譚弈,心卻還在男主身上。

她悄悄跟男主上山,不想遇到暴雨,被困在山上。

山上冇有地方避雨,原主淋了半夜的雨,要不是譚弈發現得早,隻怕早就冇命了。

阮嵐,原主或許真的冇了。

王絹花這次過來鬨事,就是想趁機把阮嵐帶回去,好再嫁給鄰村老鰥夫。

見阮嵐冇吭聲,王絹花催促道,“拿上你大哥寄給你的東西,跟我回家。”

“你還惦記我大哥的東西啊,不巧,吃光了。”

屋裡的譚小妹看著阮嵐,眨了眨眼。

王絹花半信半疑,“這才幾天……算了,你現在跟我走。”

王絹花轉頭就走,可走了幾步,回頭時發現阮嵐站在院子裡,一步冇動。

王絹花不明白了,往裡日最好拿捏的人怎麼忽然就不聽勸了?

王絹花假意勸著,“這事你爹也是知道的,我們準備給你再找個好人家。”

阮嵐冷嗬,“王絹花,一個閨女你要嫁幾家,臉還要麼?”

“我名字是你喊的?”王絹花罵咧道,“我告訴你,今兒你必須跟我走,明兒你就嫁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