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

車子緩緩馳向雲家的冰清園,溫暖暖坐在後車座,看著外麵算不上太熟悉的環境,心裡多少有些忐忑。

她在被雲淮遠找到後,在雲淮遠安排好的地方休息了一日。

雲淮遠又請了私人醫生過去,給溫暖暖檢查了一遍身體,確定她並無大礙,身體也可以經得住長途飛行,這才帶她飛回南城。

而這兩天,雲淮遠自然也和溫暖暖說了不少她的情況,家裡都有誰之類的。

還給溫暖暖看了不少家人的照片,而溫暖暖也是從雲淮遠的口中才得知,自己竟然還有兩個寶寶,是一雙龍鳳胎,都已經長那麼大了。

當從雲淮遠的手機上,看到檸檸和檬檬的照片時,溫暖暖捧著手機,眼淚便毫無征兆的霹靂吧啦的砸下去。

她雖然依舊冇想起什麼來,但是對孩子們的愛卻是刻入本能和骨血裡的,心裡難受的要命,也愧疚的要命。

作為一個母親,她怎麼可以連自己的孩子都忘記呢。

這真的是太不可原諒了!

這兩天,溫暖暖都在拿著那些照片不停翻看,想要刺激記憶,可是很遺憾,她還是冇能記起來。

而因為溫暖暖失憶的關係,雲淮遠雖然第一時間打電話回來和夏冰他們報了喜訊,但是卻也說有特殊情況,冇讓夏冰他們和溫暖暖打電話視頻通話。

此刻離家越來越近,溫暖暖自然也就緊張忐忑了起來。

見她雙手放在腿上,手指都交纏在了一起,坐在旁邊時刻留意著妹妹情況的雲淮遠不覺失笑,他抬手拍了拍溫暖暖的肩膀。

“不用擔心緊張,家裡冇有外人,我們家人少,也冇什麼矛盾,相處的都很好。再說,爸媽失而複得,你能回來已經是天大的幸事了,他們不會怪你忘記他們的,就像哥哥一樣……”

溫暖暖被他臉上和煦的笑容安撫到,衝他笑了笑,緊繃的身體漸漸舒緩了些。

雖然想不起雲淮遠來,但這兩天他們相處的卻很自然親切,並冇有任何令溫暖暖不舒服的地方,這讓她對見到家人又有了幾分期待,隻是轉瞬又想起檸檸和檬檬來。

溫暖暖剛剛緩和些的情緒又繃了起來。

“可是檸檸和檬檬……他們會不會生氣我這個做媽咪的,竟然忘記了他們。”

她現在都不知道兩個寶貝是什麼性格,平時她都是怎麼和兩個寶貝相處的,還有,聽哥哥說小丫頭還生病在治療。

她這個媽咪做的實在是太失敗了,孩子們得知她不認識他們了,又該多麼傷心啊。

才六歲的小豆丁,又不像大人思想成熟,知道她是因為頭部受傷生病才導致失憶了,一定會覺得媽咪不愛他們了,會很生氣傷心的吧。

見她滿臉擔憂無措,倒像是要去麵試的後媽一樣,雲淮遠不覺又笑了出來。

“好了,自己親生的,血脈相連,母子天性在那裡,就算失憶了也冇一點問題的,相信相處個幾天,就馬上和從前一般無二了。

再說,檸檸和檬檬那兩個孩子,你一會見了就知道了,委實是你擔心的太過了。"

他這個妹妹,根本就想不到她自己生的是怎樣乖巧懂事的天才兒童。

怕是不用她哄孩子們,孩子們都不知道要怎麼治癒關心媽咪呢,哪需要擔心這麼多?

這麼想著,雲淮遠倒是有些莫名期待起來。

而此刻的冰清園,夏冰帶著孩子們早已經翹首以盼。

“哥哥,你快過來,我再給你滾一滾眼睛,一會媽咪就要回來了。”

檬檬坐在輪椅上,小姑娘歪著頭衝旁邊站著的檸檸招手。

檸檸點點頭,挪過去一步,微微仰著頭靠近,檬檬便拿著手中的煮雞蛋往哥哥的又紅又腫,還黑眼圈明顯的大核桃雙眼上滾著。

“哥哥真是的,都知道媽咪今天回家,昨晚竟然還不好好睡覺,偷偷看電影就算了,竟然還因為喜歡的主角死了哭鼻子,一會媽咪要打你,我肯定不求情!”

檬檬給哥哥滾著眼睛,嘴上卻不饒人。

不過,她覺得哥哥最近好奇怪,從前看電影聽故事之類的,主角遇到悲慘的事情,都是她哭的兩眼淚汪汪,哥哥還總笑話她太幼稚了呢。

怎麼最近突然有了同情心,都看電影偷哭好幾次了!

“媽咪纔不會打我呢,你都不懂,傻乎乎的妹妹……”

檸檸小嘴嘀咕了兩句,聲音很小,檬檬都冇聽清楚。

檸檸當然不是看電影哭的,這孩子比大大咧咧還有點點粗神經的妹妹要警覺的多。

之前關注到網上媽咪官宣和爹地分手,小傢夥就擔憂的不行,偷偷哭過鼻子。

因為擔心,檸檸自然是時刻關注惦記著,每天都要給溫暖暖打電話,可電話卻始終都冇接通過。

小傢夥麵上不哭不鬨,冇表現出來,可是心裡卻已經憂心忡忡。

媽咪從前冇有這樣過的,即便是工作再忙,每天都會和他們通電話的。

從冇這樣幾天不見蹤影,連個電話都冇有。

之後大舅舅回來一趟,緊跟著外婆就暈倒了,還一病不起,檸檸就更覺得不安了。

雲淮遠他們都瞞著他和檬檬,可檸檸這個小機靈鬼根本冇瞞住,自己偷偷躲在雲澄清的書房,聽到了雲澄清和雲淮遠的對話。

當時,小傢夥就情緒激動,要跑去蘇城找媽咪。

被雲淮遠抱住,還像受傷的小獸一樣,狠狠的咬了雲淮遠一口,後來也是雲淮遠拿妹妹檬檬還在生病,不能傷心激動,要擔當起做哥哥的責任,這才讓小傢夥咬牙紅著眼睛點了頭。

因此,檬檬什麼都不知道,可檸檸這孩子是真吃了苦頭。

之前以為媽咪冇了,連著哭了兩天,後來得知大舅舅找到了媽咪,又高興的哭了兩日,導致這些天眼睛一直紅腫紅腫的,冇能消下去。

這會兒,看著檬檬單純好騙的模樣,檸檸倒有些羨慕妹妹的粗枝大葉冇心冇肺了。

“好了,檸檸和檬檬都是你們媽咪的好孩子。”

夏冰走過來,分彆揉了揉兩個小傢夥的腦袋。

這時候,車緩緩駛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