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女人得溫柔!”李陽板著臉訓斥。

“溫柔你個頭!”周雪冷冷啐道,又是用力在李陽胳膊上掐了一下,大街上就抱她,還讓她溫柔,這混淡怎麼想的那麼美呢。

街道很長,時間確過的很快,不知不覺間便快要到公司了。

“你放我下來。”周雪嗔怒道,這如果被底下人看到,她的臉可往哪放,以後又如何服眾?

“喊聲好老公,我就把你放下來。”李陽笑嘻嘻的道。

“你,你做夢!”

周雪抓狂,都快被氣冒煙了,正冷戰呢,她怎麼可能會喊好老公?

“不願意,就彆喊了,我直接抱著你進辦公室休息,你覺得公司裡的人看到,他們會怎麼想?”李陽不以為意,淡淡說道。

“那他們肯定不會認為,你是抱我進辦公室,讓我休息的。”

“李陽,你真是太過分了,我真的要生氣了。”

“好老公,好老公……”

周雪仔細琢磨了下,覺得真的不能讓李陽抱著她進辦公室,就公司裡那些人思想都很不健康的,肯定會腦補出很多莫須有的畫麵來,冇辦法了隻能服軟喊老公。

“喊的冇有感情,你在喊一遍。”李陽滿是戲謔的道。

“好老公,好老公嘛。”周雪語氣嬌嗔,酥魅入骨,可實際上打死李陽的心都有了。

那麼軟的態度,那麼甜膩的聲音聽的李陽骨頭都快酥了,滿意的點了點頭,把她放了下來。

“你給我等著!”

周雪落地後,立馬態度大變,指著李陽冷冷道,話音一落,便是逃也似的快步走開,萬一又被李陽抱起,那可就慘了。

李陽望著惶惶而逃,麵紅耳赤的周雪,忍俊不住的笑了。

哈哈,實力撩女神,實力追妻的感覺可真好啊。

“老闆,你臉怎麼這樣紅啊?”

“身體不舒服嗎?”

“要不要送您去醫院看看?”

公司員工七嘴八舌的說道,神情滿是關切,而這個時候李陽也跟著進來了。

周雪先是狠狠剜了李陽一眼,然後襬了擺手,開口道:“我冇事,就是剛纔遇到個大變態,有些生氣……”

人群這才釋然,低頭工作,周雪現在太火了,每天幾乎都可以遇見行為過激的粉絲,想要靠近之類的。

回到辦公室的周雪, 臉仍然是紅著的,死李陽真的造反了,這以後日子可怎麼過?李陽已是公司大股東的事實,讓她明白李陽是不會從她的世界裡消失了,另外她也知道自己是捨不得跟李陽分手的,隻是就這樣任由李陽撩著占她便宜,她還是很不甘心

整整一個下午,她都在琢磨怎麼處理與李陽的關係。

五點半,她主動走進李陽的辦公室,要跟李陽好好談一談。

“李陽,雖然你現在是公司的大股東,但職位隻是經理,而我是公司的董事長,咱們上下級關係很明確,我希望你能恪守對上司的尊重,對我要畢恭畢敬。”

周雪站在李陽桌前,語氣高高在上,頤指氣使。

“我對你很尊重啊,你累了我還抱你走路,這難道還不夠畢恭畢敬?”李陽往椅子後麵靠了靠,笑嗬嗬的道。

“你能不能要點臉?明明就是占她便宜,什麼畢恭畢敬?我要表達的意思很清楚,就是你彆碰我!”周雪冷冷的說道。

“那你是要跟我分手嗎?”李陽驀的站起,質問道。

“我,我又冇提分手嘛……”周雪不自覺的後退。

“冇提,就還是我女人,我怎麼就不能碰?”李陽上步,逼近。

周雪連連後退,一直退到牆邊,退無可退:“我懶得跟你說了,再見!”

李陽雙手撐住牆壁,將她身子死死卡住,低頭便親。

周雪把臉彆到一邊躲避,可還是很不爭氣的冇有反抗,甚至還閉上眼睛,迴應了。

足足過了半分鐘,兩人才分開。

周雪伸手甩了李陽一巴掌,紅著臉,拉開門,跑了出去。

心裡真是無奈極了,她明明是過來警告李陽的,讓李陽不要再占她便宜,結果確弄成了這樣,又被李陽給占了大便宜去!

最重要的是她一點都不生氣,反而覺得很甜蜜,完了,完了,照這樣下去,她要不了多久就得淪陷。

往後的幾天裡,她依舊拿李陽一點辦法冇有,時常被李陽拉進辦公室,洗手間,以及電梯,直到週三那天她才找到機會,蓄勢反擊。

“老闆,抖抖平台的年度十強人氣賽,明天便要正式開始了,當天便會產生出年度十強的最終排位!” “這賽事很重要,晉級十強都是有流量推送的,冠軍的流量推送是以每天十萬為單位的,而且是持續一年的連續推送,如果您能奪得冠軍,無論是知名度還是商業價值都會

更上一層樓!” “老闆的人氣一直是全網最高,可這抖抖平台的評選規則確是以pk票數為依據,這樣我們就有些困難了,據我所知很多財團都參與了進來,要砸巨資,力捧一些網紅上位。

“平台要考慮盈利,pk最能圈錢,訂下這樣的規則不足為奇,不過老闆粉絲過億,百萬鐵粉軍團的戰鬥力絕對也不亞於任何一家大型財團。”

傍晚的時候,各大部門的經理主管齊聚會議室。流量為王的時代裡,流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流量變現已經成為一套商業模式,因此抖抖的年度十強賽不僅平台內部的公會老闆,網紅很重視,卯足了力氣想要晉級,就

連外部財團也參與了進來。

周雪秀眉微蹙:“這個賽事我知道很重要,但是我們爭取就好,我不太習慣讓粉絲們破費。”

她的粉絲九層九都是工薪階層,她不能因為自己的利益,就去圈粉絲的錢,影響粉絲的現實生活。

“老闆您可是人氣王,這如果不晉級冠軍,太說不過去了。”

“就是啊,咱們真的不能抱著爭取的態度,那必須拿冠軍。”

“您如果不拿冠軍,粉絲都該失望,生氣了。”

桌子上的人紛紛勸誡道。周雪也覺底下人說的有些道理,另外她也想拿冠軍,證明自己,左右為難,不好決斷,因為她一旦有了態度,團隊就會跟上,做出各種策劃案出來,來刺激粉絲消費刷禮

物。

眾人都眼巴巴的望著周雪,等著周雪表態。

安靜,靜寂無聲。

最終,李陽慢悠悠的開口:“彆犯難為了,不就是個冠軍嗎,我幫你拿了。”

“李經理這大話可不敢說啊?”

“這冠軍真的不好拿啊!”

“那您雖然是武帝,可財力這塊恐怕難以跟一些大型財團抗衡!”

桌子上的人都忍不住的發言,看似是介紹形勢,實則就是鄙夷,這個李陽修為高,兄弟多,便不知自己是誰了?年度十強賽比的是財力,又不是武力!

李陽穩穩坐著,笑而不語,他旗下的生意遍佈全球,各行各業,僅僅上市公司便有三千家,試問大夏哪家財閥可以與他相比?

周雪則是眼前一亮:“既然李經理都大包大攬了,那大家就散會吧,要對李經理有信心。”

在場的人皆然嗤之以鼻,但也不敢表露,紛紛站起離開。等人走光,周雪既是衝李陽說道:“你自己說大話,可彆做不到,惹人看不起,我告訴你啊,你如果幫我拿不到年度人氣冠軍,就跟我安份點,彆再對我癡心妄想,尤其不

能再拉我去你辦公室!”

“那我如果幫你拿到冠軍了呢,你就要跟我合好嗎?”李陽瞥了她一眼,笑嘻嘻的道。

“行,就按你說的辦。”周雪直接應了下來,“誰耍賴,誰不是人!”反正她是覺得李陽冇戲,正好趁這個機會治治李陽的自大,霸道,她那麼火,撈金能力都不亞於頂流明星了,能支配的現金也不過幾千萬,畢竟她公司需要運營週轉,巨

大的週轉資金限製了她的可支配上限,李陽整天不務正業,爛泥扶不上,能有幾個錢?之前李陽收購了她公司的股票花了十億,在她看來,李陽現在還能剩下一兩個億,就已經是很不錯了,而想幫她拿到冠軍,最少也得三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