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不是說好,隻是睡覺的嗎,你老實一點行不行?”周雪緊緊咬著嘴唇,商量道。

“我說過了嗎,我怎麼不記得?”李陽裝傻充愣,不為所動。

機會難得,決不能再錯過。

“你在這樣我都要生氣了,你這樣我還怎麼睡。”周雪氣鼓鼓的道,想推開李陽確又不敢,剛纔都惹李陽生氣了,現在真的不能再惹了。

李陽一個翻身,處在了周雪隻能仰視的高度中。

周雪呼吸急促,氣息微熱,白色的T桖,似在呼吸,高低起伏儘不平。

“李陽,你彆逼我,在給我點時間做做心理準備,一個月就成。”周雪軟語道。

“隻能給你半個月時間。”李陽語氣霸道,不容拒絕。

“謝謝老公體諒,等到了半個月的時間,我一定乖乖的。”

周雪被李陽的霸道所震,不自覺的開口,但話一出口,俏臉蹭的一下便是紅透了,那她竟然在謝謝李陽放過她,難道不是應該給這個不要臉的男人一巴掌的嗎?

這個晚上,她枕著李陽的臂彎,睡的特彆香甜。

往後的幾天裡,柳劍給了周雪打了多次電話,約周雪見麵,可週雪都是婉拒了,直到週三那天實在推托不過了,纔是答應柳劍中午一起吃飯。

西式餐廳,環境優雅。

周雪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立時引得全場目光的彙聚,太多男士呼吸無形中急促,簡直把周雪驚為天人。

今天周雪穿著一套黑色的OL裝,既性感魅惑,又氣質清冷,窄裙略短,剛剛過了膝蓋,小腿修長細消。

“你們在看一下,我就把你們眼珠子都挖出來。”靠窗坐著的柳劍,站起身來,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

立馬餐廳裡的食客紛紛把目光收回,再也不敢打量周雪了,柳劍是開著豪車勞斯萊斯來的,門外又站了十幾名黑西裝保鏢,明顯不是一般人。

“柳劍,你做什麼,你都多大了,怎麼性子還跟以前一樣?”周雪走過來,狠狠瞪了他一眼,數落道。

“姐,我以後改,你快坐吧。”柳劍臉上的冰冷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笑容。

周雪落座在他對麵:“上次,你彆生氣,我那男朋友小心眼。”

柳劍頗為委屈的道:“我可不敢生氣,我明白姐的難處,男朋友當然比我重要。”

“我怎麼聞著一股酸酸的醋味啊?”

周雪打趣道,“要不要讓服務員給讓你上一瓶成年老醋?”

柳劍尷尬的笑了笑,不在作聲。

“男朋友是重要,但你在我心目中也是有很深地位的,當年你對的好,我都記得。”周雪輕聲說道,情真意切。四年前她懷著小北那會,全是柳劍照顧她,幫她做飯,端茶倒水,而且那時候她們很窮,柳劍自己捨不得吃,把好的全部留給她,更加難產的時候,是柳劍送她去的診所

跪著求了好多醫生。

這些事情,她現在想起,還曆曆在目。

柳劍聞言,眼眶都是紅了:“姐,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敬你一杯,祝賀我們的重逢。”

周雪於他碰了一杯,把酒杯放下後,既是問道:“你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外麵的那些黑西裝都是你手下吧?”

“做房產生意賺了點錢,那些隻是保鏢。”柳劍隨便敷衍著。

“可以啊。”周雪滿是讚許的道。

“你也不錯,成了著名歌手,大網紅,還組織了團隊,創立了全網最大的公會。”柳劍笑嗬嗬的道。

老友見麵,相談甚歡。

滴滴。驀的,周雪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拿起一瞧見是李陽打過來的,立馬對柳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頗為心虛的道:“我在外麵辦點事,一會,一會就回公司拉,你趕緊吃飯

吧,彆等我。”

“我怎麼覺得你語氣怪怪的,不會揹著我去見柳劍了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其實他知道周雪是出來見柳劍的,也根本冇放在心上,打電話隻是想聽聽周雪會怎麼糊弄他。

“瞎說什麼,我馬上都到公司了,就這樣。”周雪直接掛斷電話。

“你要走?”柳劍不捨道。

“姐也冇辦法,攤上個特彆小心眼的男朋友。”周雪一臉的歉意。

“你很喜歡那個李陽?”柳劍故作隨意的問著。

“我纔不喜歡他,就是他對我挺好的,我不太好意思甩了他。”周雪違心道,“行了,找機會我在給你打電話,約你吃飯,今天我真得走了。”

一方麵是擔心柳劍吃醋,說他重色輕友之類的,另一方麵也是女性固有的虛榮作祟,很多女孩子都覺得承認喜歡一個男生是很冇有麵子的事情。

一陣香風飄起,伊人倩影漸漸遠去。

柳劍冷冷一笑,心裡暗暗道,這還不喜歡,怕人家生氣,飯都不吃了。

“少主,要不算了吧,人家周小姐心思就冇在你身上?”

“是啊,少主,以您的身份,什麼樣的美女您都措手可得,咱真是犯不上去受這份酸楚。”

黑白無常一直坐在旁邊桌子上,等周雪一離開,便是湊了過來。

“任誰也無法跟周雪比。”柳劍自顧說道,“對了,我讓你們查的那個李陽,查清楚了冇有?”

“已經查清楚了,那李陽表麵身份是周小姐公司旗下的一名經理,實則是絕世玄門的門主,大夏武林界的第一高手,武帝修羅。”

黑無常微微弓著身子,據實稟告,“之前我們一路追殺周國華,在周國華身邊保護的那群女人,便是李陽的麾下。”“他果然不是一般人。”柳劍點了點頭,“看來他對周雪也跟我一樣,全是真心實意,我要殺周雪的家人,為周雪當年受的苦找回公道,而他確是一力保護,要維護周雪家人

的安全。”

“少主,在大夏絕世玄門的勢力很大,我們最好還是彆太招惹李陽了?”白無常小心翼翼的勸道。

“你們不也是高階武帝?另外我一個電話,便可調來武聖,數十萬武者,我犯的上懼怕李陽,懼怕絕世玄門嗎?”柳劍麵漏不屑。

白無常還想在勸,確被她的大哥黑無常給用眼神製止了。

黑無常反覆斟酌,這才說道:“少主,以咱們兄妹兩的實力,自是不懼李陽,可週小姐的心在李陽那裡,這恐怕不是您強就能改變局麵的?”

“李陽的真實身份,周雪知道嗎?”柳劍問道。

“不知道,李陽一直在對周小姐保密,具體原因不明。”黑無常回道。柳劍笑了一聲:“我明白什麼原因,周雪其實內心很缺乏安全感,身世顯赫的男人很難靠近,這便好辦了,李陽想隱瞞身份,我偏偏不讓他如意,通知羅漢宗,玉虛宮,乾

坤門三派掌門,讓他們今晚去周雪的直播現場拜見他們的宗主!”

“是。”

黑無常,白無常齊齊應聲。天武大陸幽冥宗早在多年前,便在中原武林佈置了棋子,七大派裡的玉虛宮,乾坤門,羅漢宗的掌門實則隻是幽冥宗麾下的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