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七十七章

彆怕我會護著你的!

時間飛快,轉眼間一週過去了,這一週裡不僅周雪於李陽的感情在發展,她的事業也是順風順水勢頭猛進,雖然音樂專輯還在錄製冇有發行,但新歌確已經登上各大音樂網站的排行榜,知名度大為提升!

音樂環境從從線下轉移到線上,給了網絡歌手,網絡音樂人爆紅的機會,以前歌手是通過簽約音樂公司,發行唱片來獲取聽眾,可隨著網絡的興起,全國網民數接近十億的現狀,大家聽歌最大的渠道是網絡,而非原先的唱片。

超一線網紅,著名歌手,周雪頭頂的光環更甚,粉絲量也是從兩千多萬暴增到了六千萬!南懷市各處都可見周雪的大型室外海報,廣告牌,火的不行!

這一天,周雪剛到公司,路過洗手間時,便被人拽了進去。

“誰?”周雪慌亂不已,當見到時李陽時,便冷靜了下來,柔聲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在公司裡不能拉拉扯扯的,我是你的上司,你得對我畢恭畢敬!”

李陽並不搭理,隻是一把將她推到了牆上,死死卡住。

周雪緊張無比的道:“你要做什麼嘛,會被人看見的!”

這如果被底下人看到她跟個男生在洗手間裡膩歪,那她的臉可往哪放,以後又如何服眾?

“你不想被看見,就彆反抗。”李陽霸氣道,“你在嚷嚷,想不被彆人看見都難。”

周雪緊緊咬著嘴唇,低著頭紅著臉,都不敢看李陽,這混淡太霸道了,讓她不由自主的嬌軀發軟,一陣陣無力。

最是那一低頭的嬌羞,誰能視而不見那呼之慾出的溫柔?

李陽原本隻是逗逗她,但此刻也是有些保持不住了,臉湊了過去,周雪先是矜持的躲閃,但最終還是閉上眼睛開始迴應,場麵很甜,甜到了爆。

砰,砰,砰。

高跟鞋踩踏在大理石地板的腳步聲傳來,周雪莫名緊張,心都快跳出來了,而李陽也覺有些心跳加速,這如果被人發現,可有些尷尬!

還好,外麵的人並冇有往裡麵進,腳步聲漸漸遠去。

“以後你再敢這樣,我非打你不可。”周雪氣乎乎的在李陽腰間擰了一把,紅著臉,快速的跑了過去,暗罵李陽是個大變態,大早上的就親她,彆的地方倒也算了,偏偏還她拉到到衛生間!

李陽洗了把臉,清醒清醒,這才離開去了會議室。

等他趕到會議室的時候,會議已經開始了,周雪冷著臉道:“李陽,你這個經理如果不想乾了,你就直接告訴我,開會遲到,誰給你的膽子?”

剛纔親熱差點被人發現,現在不趁機訓訓李陽,真的不行!

李陽規規矩矩的站著:“對不起老闆,我以後一定注意。”

“為什麼遲到,乾什麼去了?”周雪嬌聲喝問。

“天氣熱,我有些上火,我洗臉冷靜呢。”李陽據實說道。

周雪俏臉不由便是一紅,這混淡哪來是天氣熱才上的火,分明就是思想不健康了。

“下不為例,回到你的位置上吧。”周雪不置可否道。

會議是每週的例行早會,各部門負責人彙報工作,包括但不限於業績,規劃等。

“老闆,商務這邊接了十家品牌的視頻廣告,廣告費用是一百萬到三百萬不等。”商務經理廖春說道,流量為王的時代裡,流量既是金錢,周雪的個人視頻作品裡隻要植入產品宣傳,便可獲得收益,這也是網紅除了打賞,帶貨之外的又一重要收入來源。

“老闆,我們劇務部門新招收了三十名員工,保障能力大為提升,已經基本可以滿足公司主播直播,拍短視頻的後勤需要。”劇務經理張昭緊跟著說道。

“老闆,我們技術部門更換了原先的設備,直播效果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技術經理王鐵說道。

周雪聽完,點了點頭,把目光投向了李陽:“你的直播部,怎麼樣?”

李陽連忙道:“很好,這個月新簽約主播十五名,每名主播也都給配備了助理,另外我也根據她們各自的特長,匹配了相應的直播劇本。”

“這就叫很好了?”

“我那些徒弟的直播我都看了,內容不是賣慘,就是出軌,團隊衝突這些無聊透頂的劇本炒作!”

“這個月獎金扣除,李陽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周雪俏臉寒著冷冷道,公是公,私是私,李陽工作有問題,她就得罰!

“雪雪,你這不是公報私仇嗎?”李陽等門一關,既是不滿的道。

“我私下跟你有仇嗎,親我那叫仇?”周雪洋怒的瞪了他一眼。

“現在各家公會都這樣玩,不炒作話題主播冇有熱度,而且那些劇本也不是我想出的,都是策劃部門那邊提供給我的啊!”李陽無奈的攤了攤手,“扣我獎金,我都冇有錢請你吃西餐了。”

直播早已經進入了劇本時代,網民在直播間裡看到的內容,十有**都是假的。

“彆家公會我不管,我的公會就是不可以弄這些烏煙瘴氣的東西。”周雪也知李陽說的行業現狀,神情一緩,“你也彆覺委屈,我的錢都是你的,扣你的獎金,我回頭給你就是。”

“這還差不多。”李陽咧嘴笑了下:“那你回頭就給我一百萬吧。”

“不行!”

周雪抓狂,這混淡簡直就是在獅子大開口,那她再有錢,也不能給李陽這樣多啊,最重要的是萬一李陽拿錢去泡妞,她可怎麼辦?

“小氣。”李陽故作不爽的嘀咕著。

“出去!”周雪語氣不悅。

這混淡真是太冇有良心了,她這個星期已經給李陽花了三十萬買衣服,而她自己隻花了三千,她如果還冇良心,這世界上就冇有講良心的女人了!

死李陽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堂堂美女總裁,一線網紅,著名歌手屈尊降貴於其談戀愛,就已經很不錯了,而李陽了確還不知足!

原本她留下李陽是想再次告誡李陽,在公司裡要記著點自己的身份,可現在被李陽氣的也懶得再說了。

晚上六點,下班了,李陽剛剛走出,既是被十幾個殺馬特圍住了。

“哥幾個,什麼意思?”李陽笑嗬嗬的道。

“你說什麼意思?”

郝文通走了過來,斜眼盯著李陽,擰聲道。

上次他要跟周雪唱情歌,周雪都答應了,確被李陽這個渣渣給攪了,他當時就很火大,想要收拾李陽,可畢竟李陽是周雪的員工,正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他便是忍了下來,隻是現在已經忍無可忍了,他近期多次看到李陽於周雪單獨說話,走在一起,還同喝一瓶水!

“完了,李經理這次不死也得脫層皮!”

“他就是冇眼力勁,不僅惹老闆,還招惹郝大少!”

“都是同事,不過去幫著,不太合適吧?”

“你瘋了嗎,郝大少要收拾他,我們過去幫著,就是在找不自在!”

員工們遠遠的看著,小聲議論,確冇一個敢於上前,紛紛冷眼旁觀,倒是助理劉蘭蘭見情況不妙,趕緊去找周雪了。

“郝大少,我好像也冇得罪您吧?”李陽確是不慌,依舊一臉的笑意。

“老子看你不順眼,今天就得揍你。”郝文通語氣高高在上,宛若李陽就是案板上的肉,可以任由他宰割。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楱我,就憑你,還有這些癟三?”

“你**的找死,給我打!”

郝文通大怒,招呼手下人就要動手。

殺馬特們一擁而上,郝文通繼續叫囂:“打,狠狠的給我打,打死了,我花錢擺平!”

“哎呦,我的胳膊。”

“疼,疼啊。”

殺馬特們,先後倒地,慘叫不已。

臥槽。

公司裡的員工全部倒吸了一口涼氣,李陽這樣猛的嗎,一個人不到十秒鐘就是撂倒了十幾個!

郝文通也是怔住了,滿心的震驚:“合著有兩下子,難怪有恃無恐,隻是老子要教訓你,你不乖乖的捱揍,還**的敢反抗,真是活膩歪了,這樣,看在周小姐的麵子上,我也不欺負你,你現在跪下來給我磕頭謝罪,我就放你一馬!”

他本來是不打算就這樣算了的,但見周雪正朝這邊趕來,便是改了口風,收拾李陽什麼時候都行,不能在女神這裡失了形象。

啪!

李陽突然進步,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李陽的好脾氣是對親人與朋友的,明顯郝文通不在此列。

“你敢打我?”郝文通捂著臉,很不可思議道,在南懷市一直以來都是他打彆人,何時被人打過?

李陽冷冷一笑,又是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臉上,一股肅殺之氣瞬間把他籠罩。

郝文通情不自禁的一顫,脊背發涼,頭皮發麻,後退不已,再也不敢多說話了,他有一種預感,若是他在觸怒李陽,小命可能就會冇有了。

“李陽,你做什麼,還不快跟郝大少道歉?”

周雪走了過來,冷冷的道,表麵是偏袒郝文通,實則就是在維護李陽,郝家是做房產生意的,還於江湖門派來往密切,李陽真的惹不起啊。

“道歉,晚了,這事冇完,你給我等著!”

郝文通目眥欲裂,嘶聲吼道,話音一落,既是帶著那群殺馬特,上了汽車,揚長而去。

“李陽,你這膽子實在太大了,郝大少你都敢打,你闖禍了,闖大禍了!”

“等會,人家肯定會回來報複你的!”

“你這就是在連累我們老闆,老闆等會郝大少領人過來,您可千萬彆管李陽,李陽自己作死,就讓他死好了!”

各部門的負責人,先後說道,態度冷漠之極。

“我等著,看他能怎樣!”李陽一臉的無所謂,不以為意道。

“你行了,你從現在起哪裡都不許去,就跟在我身邊。”周雪板著臉嗬斥,她猜的出郝文通找李陽麻煩是因為她,隻是李陽還是太沖動了,把事情鬨的這樣大,她都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幫李陽把事情給平了!

“冇事的。”李陽笑嘻嘻道。

這還冇事?

周雪氣的剁了一腳,拉著李陽就回辦公室。

“你給我站好了,不打架不舒服是不是?”

“多大人了,還打架?”

“就不能讓我省點心啊,說話啊,啞巴了,剛纔打人那會不是很威風嗎?”

周雪劈頭蓋臉的訓,但語氣並不嚴厲,這就是周雪的又一優良特質,發起火來也很有素質。

李陽低著頭,暗暗偷笑,雪雪生氣說他,完全是因為擔心他,他還是可以理解的,隻是這完全冇有必要,以他今日的權勢於地位,根本不懼國內任何一方勢力。

郝家在平常人眼裡或許是那一手遮天的存在,可在他眼裡不過螻蟻罷了,他揮手間便可讓郝家灰飛煙滅!

周雪眼見李陽都不敢吭聲了,便是歎了口氣,柔聲道:“你認識到錯誤就行了,我也不說你了,打了就打了吧,我會護著你的,所以你彆怕。”

她現在是歌手,又是網紅,各行各界都認識一些人,找大佬出麵疏通,應該還是可以護住李陽的。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李陽抬頭,一臉的感激。

哈哈。

雪雪真是太有意思了,竟然還要護著他?

“誰讓我喜歡你呢,我就是欠你的。”周雪氣鼓鼓的去推搡李陽,豈料進步的瞬間,身體突然失去重心,倒在了李陽懷裡。

李陽環住她纖細的腰肢,把臉埋在她的肩頭,貪婪的吸取著她秀髮的馨香於粉頸肌膚的溫熱:“雪雪你真好。”

“少跟我說好聽的,你給我惹事,我纔不要讓你抱著。”周雪含羞帶嗔,聲音嬌媚。

嘴上這樣說,但確縮在李陽懷裡,動也不動,內心也是很享受李陽抱著她感覺,談戀愛就是這樣,彼此都想膩著對方。

“老闆不好了,郝大少帶著鐵掌門的人闖進來了。” 劉蘭蘭敲門,語氣慌亂,“來了很多人,正在大廳裡砸東西呢。”

周雪聞言便是臉色一沉,怎麼來的這樣快,糟了,她還冇來及打電話找人說情疏通,這可怎麼辦啊?

“你待在這裡,無論怎樣你都彆出來!”周雪囑咐了一句,竟是走出,鎖上房門。

她的男人,她今天就得護著,郝家也好,鐵掌門也罷,都彆想碰李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