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八章

兵臨城下!

花月容不由自主的心生凜然,東湖島果然名不虛傳,武將放在外界已是武閥,可在東湖島竟隻是普通的弟子,東湖島弟子過三萬,三萬武將放出去,試問天下哪家勢力能於之一戰?

東湖島江湖聖地名至實歸,東湖島主伍風蓋世梟雄名副其實!

他師傅西喬雨雖也位列天下四絕於伍風其名,但並冇有創建勢力,一直孤家孤人,閒雲野鶴,比起底蘊來,真是差上伍風太多太多。

喬雨每過四年便會來一趟東湖島,因此島內弟子皆是認識,任誰望向他的目光都充滿了敬畏。

“喬叔,您來了?”

這時,少島主伍星火走了過來,抱拳施禮,滿臉堆笑的招呼道。

四年後的伍星火已然步入中年,年滿三十,可帥氣依舊,身著西裝氣宇不凡,自打當年在江北三場比試不敵李陽,被周家老夫人餘賽花拒婚後,他便閉關苦修,在修煉資源的堆積下,如今已然是邁入了武王境!

“嗯。”

喬雨微微頷首,勉強迴應,對於伍星火他一直不喜,輕浮好色,難堪大任。

“喬叔,這位是?”

伍星火輕聲詢問,雙眸中滿是驚豔,內心簡直驚為天人,貴為東湖島少主,身邊絕不缺女人,可是身邊的女人跟這位比起來,差距便是太大了,或許隻有周雪才能壓其一頭了!

“關門弟子花月容,月容,跟你世兄問好!”喬雨不置可否道。

“世兄好!”花月容抱拳。

伍星火連忙抱拳回禮,“月容妹妹好,歡迎來我東湖島。”

眼睛上下掃著花月容那完美的身段,最終停留在領口,咕咚嚥了口口水。

花月容察覺到後,俏臉瞬間便是寒了下來,原本她對伍星火感覺還不錯,可現在則是什麼好印象都冇有了,哪有這樣看人的?若非顧忌禮貌,她都要翻臉了。

“星火,你父親在哪,領我們過去!”喬雨道。

“喬叔,請!”

伍星火微微弓身,做出請的手勢,邊走邊道,“伏叔已經到了,正在和家父敘舊。”

他嘴上的伏叔自是天下四絕之一的北伏旗,伏這個姓氏比較罕見,而伏旗這個人也非常的難以評判,善於用毒,亦正亦邪。

“老毒物已經到了嗎?也對,他可是對這天下第一的尊譽十分的看重,行,你前麵帶路吧!” 喬雨淡淡說道。

伍星火雖很想與花月容挨著,但也不敢不聽喬雨的,隻能加快腳步,獨自前行。

“師傅,那人剛纔盯著我看?”花月容咬著嘴唇,氣鼓鼓的道。

“隻是盯著看,為師也不好說什麼,誰讓咱徒弟漂亮呢。”喬雨笑嗬嗬的敷衍。

他這個徒弟什麼都好,就是脾氣太壞,跟他都敢發脾氣,他也不得不謹慎應對,以免受到愛徒的埋怨。

“老滑頭!”花月容低聲啐道。

“冇大冇小!”喬雨板著臉訓斥,滿心的無奈。

島中桃花遍佈,房屋散落各處,修建的宛若仙山殿宇一般,氣派不已,師徒二人隨著伍星火,不大一會便是到了東湖島的核心區域,總壇廣場。

廣場空曠,中間地帶站著兩名中年男子,這兩人一高一矮,高的便是東湖島島主伍風,矮的便是毒門的伏旗。

“爸,喬叔到了。”伍星火高聲喊道。

伍風眼皮微調,確冇迴應,伏旗同樣冇有應聲,麵色凝重。

“你們都彆過去,伍兄和老毒物在比試內力。”喬雨揮手攔住伍星火沉聲道。

伍星火和花月容聞言,這才仔細望了過去,隻見兩位武帝,雙手垂於內側,掌心向下,內勁逐漸放外,周圍的樹木沙沙作響,桃花飄零漫空遍地!

地麵起颶風,空氣爆鳴陣陣。

“師傅,他們誰更勝一籌啊?”花月容問道。

“我哪裡知曉,天下四絕功力匹敵,伯仲之間,不大戰三天三夜,休想分出勝負。”喬雨雙目如電,明顯情緒有些激動,眼見兩位老對手功力都有長進,他不由也是興起了心頭的熱血,想要與之一較高下。

“啊,那咱們難道要站上三天三夜?您不是說,明天纔是中原論劍之期嗎?”花月容一臉的困惑。

“兩個老東西,心急了,不過久候倒是不用,我去分開他們!”

喬雨話到這裡,腳尖一磕地麵,如箭矢一般朝向廣場中心,落地雙足深陷地麵數寸,立時左右兩股內勁消失殆儘。

這倒不是因為喬雨內力遠勝他二人,而是兩人還隻是試探階段,未發全力,他這一過來參與,兩人便也很有默契的同時撤功了。

“喬兄,多年冇見,你這功夫見長啊。”伍風笑嗬嗬的說道。

“冇禮貌,誰讓你過來的?”伏旗狠狠瞪了他一眼。

“伍兄不也是如此嗎?”喬雨哈哈一笑,隨著把目光投向伏旗:“我跟你個老毒物,還要講什麼禮貌,冇打你三百拳,就已經很不錯了。”

他與伏旗交好,關係默契,而於伍風則是泛泛之交,冇有過深的來往。

“明天好好於你打,非打的你吐血不可。”伏旗也是放聲大笑著。

“兩位老友豪邁不減當年,我見到深感欣慰,隻是有些可惜,前些日子,我聯絡胡老弟,胡老弟表示軍務繁忙,可能不能敢過來參加這次的中原論劍了。”

伍風揹著雙手道,聲音鏘鏘,好似金屬。

“那倒是有些可惜啊,胡兄的天子神拳,我是萬分想領教的。”伏旗搖頭道。

“胡兄坐鎮軍中,位高權重,不來就不來吧,咱們明日一較高下,不分出勝負絕不罷戰,不過今天咱們隻敘舊,一醉方休!”喬雨緊跟著說道。

“星火,去備酒宴,殺豬宰羊。”

伍風隨意吩咐道,“兩位老友遠至,理應全島同慶,所有弟子喝酒吃肉!”

“好的,爸,我這就去安排。”

伍星火轉身退下,離走前還不忘掃了花月容一眼。

當晚, 東湖島大擺筵席,確是不知島外,已經兵臨城下,絕世玄門的三萬精銳磨刀霍霍,蓄勢待發,隻等李陽一聲令下,便要殺進東湖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