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二十九章

啥時候中醫這樣厲害了?

李陽揹著雙手,麵色平靜,彷彿做的事情很微不足道,冇什麼了不起的一般。

周國華是被玄陰神掌所傷,體內寒毒作祟,這才危急性命,玄陰神掌固然厲害,但他的純陽功確剛好剋製,純陽功天下內功陽剛之最,專破所有寒性和陰毒內力,尤其他還是武帝,內功深如山如海,遠超打傷周國華的那位武者。

“你,你到底怎麼做到的?”鄧浩然忍不住的問道,語氣發顫。

“不值一提。”李陽淡淡說道。

“這小夥子好啊,不僅醫術高明,還很謙虛。”

“鄧醫生,您真得跟人家好好學學才行啊,學學醫術,學學做人!”

“快彆說鄧醫生了,他臉都被打腫了,已經很尷尬,你們就彆補刀了吧!”

人群七嘴八舌的說道,言辭無比的犀利。

鄧浩然臉龐漲紅,難堪的彷彿吞了蒼蠅,而且還是糞坑綠頭的那種,臉可不被打腫了啊,他不停吹噓自己多牛掰,譏諷人家李陽無能,結果人家李陽輕而易舉就把他宣告死亡的傷患給救了過來!

尼瑪,真是活見鬼。

啥時候,中醫這樣厲害了!

“李,李先生,請問現在需要我們做點什麼嗎?”女護士問,稱謂的改變,足以說明李陽已經獲得認同。

鄧浩然更是尷尬,要知他纔是主治醫生啊!

“輸些血漿吧。”李陽隨意吩咐道。

“好的,我這就去準備。”

女護士應了一聲,快步離開。

等女護士走後,周雪便是走了過來,狠狠在李陽腰上掐了一把:冷冷道:“你明明有本事救我爸,確拖延到現在!”

臥槽。

救了他爸就這待遇啊?

李陽滿心的無奈,一臉的苦澀,小聲道:“這不能怪我吧,你老是拽我,不讓我治!”

周雪麵色一紅,但還是氣呼呼的的說道:“你在頂嘴,我都不要理你了。”

她也知道事情不能怪李陽,拖延到現在全緣於自己的不信任,可就算這樣又怎樣,女人不講理,天經地義!

鄧浩然緊緊盯著在自己麵前“打情罵俏”的李陽周雪,氣的雙拳緊握,指甲都掐進了肉裡,如果他也有超絕醫術,那該多好,此刻和周雪親近的便是他了!

女護士返還為鄧浩然輸液,急診室的人不僅冇有散去,反而越聚越多,李陽一手銀針逆轉生死,可謂把整個醫院都驚到了,太多醫生聞訊跑了過來,整個急診室人滿為患。

原本急診室是不給這樣多人進的,可發生的事情太離譜了,也就冇哪位醫護人員還惦記著攆人,而周國華的狀態,也確實穩定了下來,監護儀器上的指標都很正常,冇任何的異常波動。

“我爸什麼時候能醒?”周雪驀的說道。

“還得幾天,你不要著急。”李陽輕聲寬慰。

以他的醫術,想讓周國華醒來,是冇有任何問題的,隻不過此刻周國華腿部受了重傷,醒來後會巨疼難忍非常痛苦,這是其一,再便是他也不想周國華醒來,以免泄露周家滅門慘案,最後他還想利用周國華佈局,請君入甕,抓一些活口進行審問。

“雪雪,叔叔的命是保住了,可腿上的傷還是很嚴重啊。”

這時,鄧浩然突然說了一句,接著湊了過來,伸手將周國華腿上的白布單掀起。

印入眼前的一幕,任誰見了都覺觸目驚心,很多人都忍不住的的倒吸一口涼氣,快速移開目光,不敢直視。

周雪不自覺的心痛,眼淚奪眶而出。

不是她淚點太低,而是躺在那裡的是她的親生父親,父親膝蓋下白骨都斷開了,隻有一層皮連著。

李陽輕輕攬住她的肩膀,麵漏不滿,這個鄧浩然明顯就是故意的,故意刺激雪雪呢!

“雪雪,叔叔隻是暫時脫離了危險,傷勢嚴重,後續的治療依舊不能延誤啊。”鄧浩然一臉凝重的說道,“這得立即做複原手術,要不然不僅有感染風險,也會降低手術的成功率。”

他被李陽壓了一頭,心裡實在不甘心,便開始嘗試搬回局麵,在周雪這裡找回麵子。

“手術有風險嗎?成功率又有多大?”周雪快速迴應,急聲問道。

鄧浩然據實說道:“一旦手術失敗便隻能截肢,參照業內數據,這種手術成功率隻有百分之二十,不過如果我來做手術,成功率還是可以提升到百分之五十的,那我的外科技術可是國內頂級的。”

“這樣嗎?”

周雪語氣遲疑,頗感不知該如何是好,不做手術不行,可一旦手術失敗,她爸就得截肢!

“雪雪,你抓緊拿主意,你放心,憑咱兩的關係,我肯定會儘力的。”鄧浩然熱情道。

“美女,鄧醫生說的冇錯,這種情況就得抓緊手術,手術越早,成功率越高。”

“不做手術,後期也得截肢,隻能拚一下了。”

“鄧醫生是最好的外科醫生,他主刀,手術成功還是有希望的!”

一眾醫生紛紛開口,發表意見,從專業的角度提出建議。

周雪深吸了口氣,用力點頭。

“小趙,把手術風險告知書,拿給雪雪簽。”浩然一見周雪答應了,頓時大喜,趕緊吩咐道。

當護士遞上表格,周雪要接過的刹那,李陽突然搶過一把扔到了地上:“雪雪,我有辦法醫好爸的腿,犯不著動手術。”

“啊!”

周雪微微一怔,神情僵住,那她纔不信李陽有辦法呢,隻是剛纔李陽都惱她了,她真是不好發作,拆穿李陽在吹牛。

“李陽,我承認你的鍼灸有點門道,也可能在治療內科疾病上有些造詣,但是在外科領域,你絕不如我,現在請你安靜,不要貽誤手術時機!”鄧浩然微笑說道,一臉的自信。

語氣看似平和客氣,可實質還是在裝逼,間接告訴周雪,李陽是不如他的!

“小夥子,鄧醫生說的在理,我是中醫科的主任,以傷患的情況,我們中醫真是無能無力啊。”一位穿著白大褂的老者幫腔道。

這老中醫也覺李陽有些可笑,到底還是年輕啊,會幾手鍼灸,便不知自己是誰了,斷肢從造,這能是中醫能做的嗎?

“雪雪,你聽到了吧,彆再猶豫了,這是你親生父親,可不是他親爸!”鄧浩然催促,言語間的挑撥之意在為明顯不過。

“我這個人從不說大話,我說可以保住,便可以保住。”李陽淡淡的說道,語氣雖然隨意,但強烈的自信確毫不掩飾。

“你居心不良,想害你老嶽父!”鄧浩然怒聲吼著,若不是周雪在,他要顧及形象,都要指著李陽破口大罵了。

“我家的事情,輪不到你個外人來說三道四!”

李陽冷冷一笑,聲音冷漠。

“你,我不跟你吵,雪雪你做主吧。”鄧浩然沉聲說道。

周雪看著麵前站著的李陽於鄧浩然,頓覺左右為難,理智告訴她肯定得聽專業醫生的,可潛意識裡她又覺李陽纔是最可信賴的人。

“雪雪,這冇什麼好為難的吧,我是專業的外科專家,而李陽是什麼,你不會以為他會幾手銀針就是神醫,無所不能了吧?”鄧浩然笑著說道。

“嗯。”

周雪緊緊咬了下嘴唇,臉上顯出決然之色。

鄧浩然大喜:“你這就對了,快簽字吧。”

“不好意思,我選擇信任愛人,請你不要再說什麼了。”周雪冷冷的道。

鄧浩然連連歎氣,頹然後退,隻覺胸口發悶,喘不過氣來,愛慕多年的女神竟是這般信任李陽,鬼扯吹牛都信,這樣看來他想得到周雪,得嘗所願實在是太難啊!

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你這樣選擇就對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這混淡就是不會說話,好似她在選男人似的,那她心裡明明隻有李陽一人的,怎麼可能會去選擇啊!

“我現在就給爸治!”李陽咧嘴笑了下,顯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好。”

周雪莫名被吸引,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情於期待。

鄧浩然不禁又是妒火中燒,冷笑道:“你治,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治!”

“我也等著。”

老中醫緊跟著說道,語氣不悅。

他被李陽的大言不慚給氣到不行,隻等著看李陽出醜,淪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