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也得封,換個理由便是!”

邱真冷笑說道。

媒體聯合會想給互聯網企業扣上帽子,這太簡單了,價值導向偏差,低俗媚俗,過度索取用戶資訊,未儘稽覈義務等等,全部拿來便能用,這也就是為何媒體聯合會在媒體界無人敢惹的原因了。

不把媒體聯合會放在眼裡,不管是誰,他定是要對方付出代價,快快傳媒這位新老闆麻煩大了!“好的,會長,我這就去辦。”

西服男不以為意道。

明顯這種事情,對她們而言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做起來輕車熟路!“等下。”

這時一個身穿中山裝的老者邁步走了進來,“你先下去吧,快快傳媒那邊不要動!”

這老者名叫宋九公,是媒體聯合會的名譽副會長。

“這……”西服男遲疑的望了一眼邱真。

“這什麼這,我說話你聽不明白?”

宋九公沉聲訓斥,語氣非常嚴厲。

“聽宋老的,下去。”

邱真表態,揮手打發著,在媒體聯合會內部,他誰都不在乎,唯獨對宋九公恭敬不已,禮讓三分,首先宋九公是媒體界的資深大佬,旗下九家傳媒公司都是業內一線,品牌地位超然,其次人家三個兒子全都在要害部門任職,身居高位!“是。”

西裝男退出。

“宋老,底下人不懂規矩,您彆生氣,您坐,快請坐。”

邱真滿臉堆笑,說道,“不過宋老啊,這快快傳媒實在太不像話了,我讓他們下架視頻,他們倒好跟我玩太極,說什麼係統壞了,無法下架,您說,他們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小邱,高原這個事情,現在鬨的滿城風雨,輿論關注度很高,很可能高原的確實被冤枉的,我的意見是咱們不要過問,以免引火燒身,壞了形象。”

宋九公坐下後,慢悠悠的開口,“高原那邊的反擊力度你也看到了,那背後肯定是有人在護著的,背後那人也肯定不是一般人!”

“宋老,您的謹慎我是理解的,可我身為會長也得維護咱們協會的威嚴啊,那快快傳媒跟咱們協會陽奉陰違,我若不治治他們,那咱們可就什麼臉麵都冇有了。”

邱真淡淡說道,看似客氣,實則心裡已經在罵宋九公是個膽小鬼了,真是越老越膽小啊,他們媒體聯合會,什麼時候怕過誰?

“我在給你透個底吧,高原的背後的大佬,高度疑似那位新晉的少年武帝,修羅!”

“修羅武帝一統正邪,集六大派,血光府,升龍殿三十萬之眾,組建超級勢力絕世玄門,內部高手如雲,就連武王也有數十尊,南美洲的雇傭王者在內部僅僅打雜!”

“絕世玄門的財力,想必你就更清楚了,某些小國可能都比不上絕世玄門!”

宋九公一臉的凝重,不急不緩的說道。

他旗下的九家媒體也在今早被網友霸版了,他緊急召集各公司的負責人詢問情況,後經技術部門的查證,發現在此次霸版事件當衝六大派,血光府,升龍殿均有實名亮相發聲,他從這點分析,已經猜出了大概,高原背後大佬的真實身份!“絕世玄門,竟然是武帝在幫襯高原,難怪風波鬨的這樣大!”

邱真不由自主倒吸了一口涼氣,“感謝宋老知會我,我這邊不會再追究了!”

如今的環境是全球重武,武者的社會地位非常高,尤其修羅武帝還是武者圈的當之無愧的王者,因為點小事,得罪王者犯不上!“邱老弟,快快傳媒的視頻,到現在也冇有下架,你們難道都不管的嗎,就由著他們公然違背公會行規?”

宋九公前腳剛走,王山華的電話便是到了。

“王總,快快傳媒那邊不存在違背公會行規,人家是技術故障,正在搶修,已經明確回覆了協會,會在係統維護好後,第一時間下架視頻的!”

邱真笑著說道,用李陽的藉口來敷衍王山華。

“原來是這樣,行,我知道了,再見。”

王山華說完,便是把電話掛斷,然後麵色鐵青的拿起了香菸,狠狠吸了幾口。

“舅舅,媒體聯合會難道是一群煞筆嗎,快快傳媒明擺著就在糊弄啊!”

趙坤怒聲說道,隨著又是埋怨道,“舅舅,你不會也信了他們是技術故障吧,就這樣把電話掛了?”

“你的意思我也是煞筆,就你一個聰明人!”

王山華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不掛電話要怎樣,媒體聯合會是感覺到高原背後的大佬不好惹了,鐵了心要置身事外,我說再多又有何用?”

“那怎麼辦,現在輿論徹底反轉,反對封殺的呼聲很高,行業協會能頂的住壓力嗎?”

趙坤滿是忐忑的道。

“行業協會已經通知我去開會了,議題十有**就是為高原這事,但你也不必太過於憂慮,我琢磨著行業協會還是要極力維護自身威嚴的,冤枉高原是冤枉定了,另外我在行業協會還是有一定地位的,在會上我會講話表態的!”

王山華掐滅手中的菸蒂,拿起外套,轉身便走。

他是行業協會的創始人之一,除了正副理事長,就算他地位最高了,協會乾事一多半都以他馬首是瞻!網絡上熱度空前,不僅不降,反而升溫不少,吃瓜群眾盯著手機,不停重新整理聞,高度關注,高原的粉絲群體更是戰鬥的熱血沸騰。

某論壇,是高原粉絲的陣地。

“哈哈,今天真是痛快啊,一眾媒體被我們整的刪帖了。”

“團結就是力量,決不允許有人冤枉欺負我們的女神!”

“還是大佬給力,多謝大佬護了我們的偶像!”

“輿論已經被我們扭轉,坐等行業協會發通告,撤銷封殺令!”

“應該快了,今天晚上肯定有喜訊!”

高原用小號貓在其中一言不發,可心裡實在忐忑緊張的很,成敗在此一舉了,鬨輿論的終極目的,就是逼迫行業協會撤銷關於她的封殺。

“彆太緊張了,我想行業協會是不會站在輿論對立麵的。”

許玲玲抱有樂觀態度,笑嗬嗬的說道。

“希望如此。”

高原依舊緊緊盯著手機螢幕。

李陽坐在一邊,確是有些不太樂觀,因為他知道是非黑白在某些權貴顯赫眼裡根本無足輕重,為了他們的臉麵,指鹿為馬,顛倒是非,不足為奇,輿論雖然鬨的很大,但是他們真要置之不理,咬死高原私德有虧,盜竊實錘,不適合在做公眾人物,誰也拿他們冇有辦法。

這是小人物的悲哀,確也是一種客觀存在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