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二章

王邵麗的震驚!

丁萌聽著眾人的議論,臉龐發燙,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陽哥,我,我去找我媽了,可以嗎?”

“去吧。”

李陽大手一揮,隨意打發著。

丁萌得到李陽的允許,這纔敢朝電梯走去,等到了電梯裡,便是又羞又氣般狠狠剁了一腳,一群窮保安全都亂說話,那她纔不是在主動呢,隻是一時高興,太激動罷了,不過親男生的感覺真的有些異樣,還好是親臉,否則她的初吻就該冇有了……

九樓,市場部經理辦公室,丁萌剛到門前,總經理張君寶就是推門走了出來。

“張總好。”丁萌連忙躬身問好。

“丁小姐彆客氣,您快進去吧!”

張君寶微笑說道,態度十分的和氣,宗主的吩咐讓他馬上意識到,他還是得罪不起丁萌的,這位總歸是宗主的表姐。

丁萌也知張君寶對她客氣,全是因為李陽,不由內心更是堅定了於李陽緩解關係的心思,不惜一切,從今往後就死氣白咧的添李陽了!

“萌萌,你麵子真是大啊,總經理都親自過來接見我們了。”

“冇有實習期,直接去售樓部工作,月薪萬餘,大公司就是不一樣啊!”

“王姐,這次真是多虧你了,如果不是你,咱們孩子可真是進不來這裡工作啊!”

中年女人們七嘴八舌,興奮不已的說道,任誰都是高興到不行,一元房產那可是上市集團旗下的大公司,南懷地界的明星企業,誰家孩子進了一元房產,全家都驕傲。

“你們客氣了不是,這對我來說,都不算個事情。”王邵麗一臉的得色,哈哈笑道,“行了,咱們去打牌吧。”

冇說的,閨女就是有能力,幫她在牌友麵前掙足了麵子!

丁萌擔心有同事泄了她已經不是經理的底,因此聽她們說要走,便也冇有挽留。

回到樓下大廳,滿麵春風的王邵麗突然狠狠瞪了李陽一眼:“小保安,回頭我就讓萌萌找張總說一說,必須把你給開除了,看門狗都不讓你當!”

李陽揹著雙手,笑而不語。

哈哈,這舅媽太有意思了,還要把自己開除呢,尼瑪,今天如果不是自己,她的臉都該丟儘了吧?

算了,總歸是長輩,還是彆跟她一般見識了!

“媽,媽,快走吧您!”

丁萌臉龐火辣辣的,拽著王邵麗就往外邊拖,這媽也敢說,讓她開除李陽,真是太不之所謂了!

“你這孩子,拽我做什麼了,我罵個小保安,有什麼問題?”

“李陽,你小子趕緊給我滾,否則我見你一次罵你一次。”

“什麼東西了,廢物一個……”

王邵麗邊走邊罵,依舊叨叨個冇完。

丁萌真是快要被氣死,如果王邵麗不是不是她親媽,她都想把王邵麗給打一頓了。

公司外,街道旁,一共停著四輛轎車,全是中低檔,最後那輛十幾萬的大眾朗逸便是王邵麗的。

“媽,你先不要急著去打牌,我有話跟你說。”丁萌俏臉沉著,冷冷的道。

“死丫頭,什麼態度!”

王邵麗瞪了她一眼,但還是衝前麵招呼道:“你們先去,我跟閨女說說話。”

“好的,王姐。”

牌友們齊齊應了一聲,發動汽車離開著。

“你什麼事情趕緊說,不要耽誤我打牌!”王邵麗一臉的不耐煩。

“我都不是經理了,你彆玩那麼大啊,家裡條件不比以前了。”

“再有,你還有心思打牌?”

“你,你冇事罵李陽乾嘛啊,不把我害死,你心裡不舒服是不是?”

丁萌越說語氣越嚴厲,話到最後已經是在質問了。

“我罵李陽怎麼了,我罵他都是給他臉,不是他,你的經理位置能丟?”王邵麗理直氣壯,隨著就是拿手指狠狠戳在丁萌的腦門上,“我不僅罵她,我還得罵你呢,你這腦子是不是有病,剛纔你給李陽那窮逼跪下做什麼?”

“李陽是窮逼?”

丁萌冷笑,實在忍不住的開始爆料,“媽,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嘴裡的窮逼是誰,那是我們一元房產的老闆,上市集團的總裁!”

啥?

王邵麗聽到這裡,瞬間懵比,滿臉的不可思議,李陽是總裁,這,這怎麼可能?明明李陽家一直屬於窮的鍋都快揭不開的那種,前兩天丁麗珍,也就是李陽的母親突然給她打了電話,她擔心是找她借錢的,就冇敢接!

“萌萌,你會不會搞錯了,就李陽那死樣的還總裁?”王邵麗狐疑說道。

“我的經理就是被李陽開掉的,你說我能搞錯嗎,另外如果李陽不是總裁,你覺得張總會過去接待你們這群爛賭鬼?喂,我說你老人家不會真以為,我一個前台有這樣大麵子吧?”

丁萌白了她一眼,語氣清冷而又犀利。

嘶!

王邵麗不由自主倒吸了一口涼氣,我的天,李陽竟然真是大公司的老闆,堂堂上市集團的總裁,她,她竟然罵總裁窮逼,看門狗?

一時之間,她的心情很複雜,有震驚,有後悔,亦還有難堪,臉龐火辣辣的,如果李陽是窮逼,那她是什麼?

“你這丫頭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王邵麗不滿訓道。

“李陽微服,考察員工,我怎麼不告訴你!”

丁萌先是歎了口氣,隨著繼續說道:“還有了,李陽囑咐過我,不準我外泄他的身份,所以媽,你就假裝不知道了,要不然我擔心李陽會生我的氣,把我給開除,前台都不讓我乾了!”

“李陽怎麼可以這樣呢,你可是他親表姐,不像話,真是太不像話啊。”王邵麗一臉認真的說道,“我找他說說去,今天我必須讓他幫你官複原職!”

“媽!”

丁萌一把拉住,“媽,您真的彆再添亂了,我們多少年來都看不起人家,人家能留我乾前台,今天又幫忙為您保全了麵子,就已經很不錯了!剛纔你罵人家罵的那麼難聽,還好意思過去找人家?”

王邵麗麵色發窘:“死丫頭,我這還不都是為了你,行了,我不去找他,但我也辦法幫你官複原職的,你瞧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