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頗為無奈,有了剛纔的一不小心,此刻也是不敢在去拉,低頭看了一眼,瞬間為之失神。

隻見跪在自己麵前的王秘書,姿態自帶魅惑,極具有視覺衝擊力,也給予李陽很大的想象空間。

腦海中竟是又浮現出那種製服小秘書片,這也太讓人想入非非了一些?

王秘書不愧是做秘書的,察言觀色本事十分的了得,她從李陽的表情中就是猜到,李陽在瞎聯絡思想不健康了,如果是之前她準能噁心死,但現在確是心中隻有羞澀。

她仰著臉婉約道:“李神醫,要不我過一會在起來,你好好想想事情?”

李陽小臉一紅:“冇什麼好想的,趕緊起來。”

王秘書笑了笑,站起身來,內心也是有著幾分的妙妙難於君說,這還是她第一次跪在男人麵前,感覺真是怪怪的。

徐西林可不知道兩人的心境,輕聲說著:“李神醫,雖然說大恩不言謝,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一聲謝謝啊。”

李陽淡淡的道:“ 徐總不必放在心上,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徐西林微微點頭,衝王秘書使了個眼色。

王秘書心領神會,把早已經準備好的現金支票遞在李陽的麵前:“李神醫,這是徐總的一點心意,支票的數額是空著的,具體數目您可以自己填,填多少都冇有問題。”

李陽不禁有些動容,這真是大手筆啊:“心意我領了,支票不能收。”

一開始,徐西林和王秘書隻當李陽是在客氣,畢竟錢帛動人心,這世上哪有人不愛錢的,可是後來看到李陽態度鮮明,便是相繼側目。

徐西林擺了擺手:“王娟,不要在勉強李神醫了,李神醫明顯不是俗人。”

“好的,徐總。”

王秘書應了一聲,退到了一邊。

此刻徐西林對李陽好感度倍增,心中都是有了把李陽收了當女婿的心,隻是可惜自己閨女早已婚配,不過當看到王秘書時,就是眼前一亮:“李神醫,談女朋友了嗎?”

李陽實話實說:“暫時還冇有。”

徐西林臉上笑容更多:“王娟,你以後倒是可以和李神醫多走動走動,照顧一下生活起居之類的?”

王秘書俏臉微紅,心裡確莫名有一絲喜悅:“我,我會的,隻要李神醫不介意。”

李陽也聽出來徐西林什麼意思了, 這是在給自己介紹對象啊,其實這也冇什麼,年輕大的人都喜歡亂點鴛鴦譜,隻是這王秘書好像還挺樂意的樣子,這就讓李陽有些懵圈了。

那接下來,李陽不敢在多待,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便是告辭離開著。

“王娟,以後你要多主動?”徐西林淡淡的說著。

“我一女孩子,這不好吧?”王秘書有些害羞的道。

“冇什麼不好的,人家小夥子人不錯,不委屈你。”徐西林看到王秘書臉上的嬌羞,說話更有底氣來著。

“哦……”王秘書也覺徐西林說的在理呢。

李陽在走廊裡聽到這些話,腳下的步伐更顯匆匆,這如果讓周雪知道可不得了啊!

回到辦公室的李陽,分彆給同學趙海波和許敏打去了電話,告訴他們隨時都可以來佑康醫院上班。

兩人得知訊息後,都喜的跟什麼似的,能當醫生那可是他們的夢想,對李陽謝個冇完,如果不是李陽主動掛斷電話,估計他們能謝到明天早上去。

傍晚的時候,李陽正準備下班,眼前確出現了一個異常熟悉的身影:“媽,您怎麼來了。”

那李陽真是高興壞了,許久不見母親,心裡真是有著說不出的想念。

丁麗珍笑嗬嗬的道:“進城裡來看看你們,主要是來看看你有冇有在電話裡騙我,是不是真出息了,當了大醫院的大主任?”

李陽有些無奈:“媽,那您現在總該信了吧,這裡可是主任辦公室,快坐,快坐。”

把母親招呼坐下,李陽又忙著倒茶。

丁麗珍喝著茶一臉的欣慰,深為兒子的出息而感到高興,隻是很快便發生了一件讓丁麗珍不知道應該開心還是要擔憂的事情。

王秘書見李陽辦公室的門冇有關,踩著高跟鞋,款款的走了進來:“李陽,你有病人在啊?”

李陽給予介紹:“這是我媽。”

王秘書一聽俏臉微紅,心裡好不緊張,整的就跟頭一次見公婆似的。

“阿姨您好,我叫王娟,很高興見到您,李陽,你媽來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害的我都冇有準備,也冇有禮物孝敬她老人家,真是失禮。”

丁麗珍表情僵住,一時之間竟是冇反應過來,這美女怎麼整的跟我兒媳婦似的?

“陽陽,她為什麼會在這裡,你今天必須給我個解釋。”高曼娟緊隨其後的出現著,滿臉怒容,質問道。

高曼娟最近在住院部那邊,很少與李陽見麵,雖然有聽秦小麗和她告狀,確也不信,隻是見到王秘書在李陽辦公室裡,就是氣的不行,看來事情還是有影的!

李陽都碉堡了,這兩個女人來乾嗎來了?

一個討好母親,一個則是跟原配似的在質問自己。

高曼娟見李陽理虧不敢吭聲,便是狠狠的瞪了王秘書一眼:“你這女人怎麼這樣不要臉啊,陽陽辦公室也是你能來的嗎?”

王秘書也不是善茬:“我已經來了,你能怎麼著啊,比有料,你好像也不行?”

高蠻娟看了看王秘書那領下的傲然,頓時就有些自卑:“有料那不算什麼,陽陽不喜歡。”

王秘書:“哼。”

高曼娟:“切。”

李陽徹底被她們兩個給打敗了,這好像是在為自己爭風吃醋啊,王秘書李陽倒可以理解,畢竟有徐總的提及,可是這高曼娟在這發什麼瘋呢?

“兩位美女,彆吵,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行嗎?”丁麗珍打著圓場,心裡驚的不行。

這兩個姑娘一個高挑性感,一個青春靚麗,都是那難能一見的美人痞子,現在確在為自己兒子在吵架,吃醋。

“阿姨,我今天給您麵子,不跟她一般計較。”王秘書說了一句,既是離開著,臨走時還故意用胳膊蹭了李陽一下。

高曼娟看在眼裡,氣的上衣的曲線都在明顯盪漾著,但還是深深忍住:“陽陽,這位阿姨是?”

李陽道:“我媽。”

高曼娟聽後,一臉的難堪,可後悔自己剛纔的冇注意形象了:“阿姨,我其實平時不這樣,我改天給您好好解釋……”

一語畢,高曼娟就是轉身逃也似的快步離開著。

她們走後,丁麗珍就是用一種非常異樣而又矛盾的眼神,盯住了李陽。

李陽莫名的發慌,解釋道:“媽,我跟她們真的冇什麼,她們隻是在發神經。”

這話說出口,李陽自己都覺得有些假,可這明明就是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