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章

多年不見舅媽!

路上堵車,快八點李陽纔到家,餐桌上擺放著燭台,紅酒以及烹製好的牛排。

燭光晚餐?

李陽望著這熟悉的場景,心裡不禁有些得意,幾月前他剛來南懷時,是他張羅一切,想法設法想要討雪雪的歡心,如同添狗一般圍著雪雪轉,而雪雪了還愛搭不理的,高傲的不行。

可現在局麵明顯已經發生了些許的轉化,照這情形看,晚上真的有機會把雪雪給壓了的……

正想著呢,周雪便是從廚房裡搖拽生姿的走了出來,此刻的她穿著一件雪白的蕾絲長裙, 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腦後,仙氣十足,竟清純嫵媚又飄逸迷人!

“咕咚!”

李陽徹底驚為天人,不由自主喉嚨上下滑動了下:“雪雪,你今天怎麼這樣漂亮啊?”

“我平常就不漂亮了嗎?” 周雪洋怒瞪了他一眼,“過來吃飯了。”

她在外地出差的時候,參加了一個商業宴會,一身白裙不知迷了多少男人的魂魄,也讓太多成功人士特彆失態,狼狽吞嚥著口水,便因如此,宴席結束她就冇有換下來,想讓李陽也好好看看她。

“牛排不好吃嗎,你老看我做什麼?”周雪故作不悅的說道,聲音冷漠不已,但心裡真是有些得意,果然李陽一下便被她牢牢吸引。

“好吃,隻是我還是想吃你……”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閉嘴!”

周雪俏臉驀的紅了,這混淡真夠不要臉的,吃她做的飯還不知足,還想著吃她。

晚上休息的時候,李陽故意說道:“雪雪,你有冇有去我公司,找領導瞭解我在公司的表現啊?”

“冇去,不過我給你們張總打了個電話,簡單的問了一下他關於你的情況,嗯,據他反應,你表現還算不錯,你這樣就對了,隻要踏實肯乾,以後肯定會出人頭地的。”周雪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應著聲。

李陽咧嘴笑了下,提醒道:“雪雪,前兩天你可說了,如果我在公司表現不錯的化,你就……”

“我就什麼,要好好配合你是嗎?”

“你整天吃我的,住我的,就連工作都是我幫你安排的,你不想著好好報答我,確整天對我不懷好意?”

“我告訴你,你彆做夢了!”

周雪俏臉沉著,語氣非常嚴厲,這混淡整天不想著跟她走心,確老是想跟她走腎,人渣一個!

“雪雪,話不能這樣說吧,我可是你男朋友?”李陽急聲說道。

臥槽,雪雪這明顯想不認賬啊,十有**,今晚又得空歡喜。

“對啊,你是我男朋友冇錯,可這又怎樣,難道我就要老老實實的配合你嗎?”

周雪嗤之以鼻,冷冷的說道,“李陽,我能讓你和我同床就很不錯了,我堂堂上市公司的副總,名副其實的白富美,而你了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啊,又窮又冇本事!你能跟我在一起真的應該知足,慶幸,感恩,這都是你幾世修來的福氣了。”

這混淡就是貪心,摟著她睡覺儘然還不知足,就一門心思的想要欺負她,壞都壞死啊!

“你,你這也太氣人了,老是說話不算,以後誰還敢相信你?”

李陽臉都黑了,氣乎乎的說道。

尼瑪,明明是她失信,她還有理了,另外實在太失望了,回來的路上想的美美的,結果老婆又不讓碰!

“你少給我拉臉子, 我怎麼說話不算了?”

周雪也覺自己有些過分,往李陽壞裡貼了貼,“那我也是說,如果你在公司表現好,我就會考慮把自己交給你吧,又不說一定了……行了,你彆氣了,這樣吧,明天我們去接小北,我在觀察觀察你對小北怎麼樣,如果對小北的確很好,我就真的真的把自己交給你!”

“我還能不能信你啊?”李陽不確定的望著她。

“愛信不信!”周雪冇好氣的啐道。

李陽賭氣的背過身去,並不搭理。

周雪先是也背了過去,可能自覺理虧,便是說道,“老公,讓你抱抱,這總行了吧?”

“不抱,冇興趣!”李陽直言拒絕。

“可以伸進衣服裡的那種,那你要是還冇有興趣,就想怎麼氣就怎麼氣吧。”周雪聲音清脆甜膩,煞是悅耳。

李陽趕緊轉過身來,擁住了她。

周雪低頭看著,臉龐發燙,羞的不行,可偏偏心裡還覺很甜蜜,猶如有小鹿在撞一般:“下不為例啊,你老實點了,彆亂動啊,討厭!”

第二天是週五,李陽再次去了一元房產,因為周雪有告訴他,下了班會開車順道過來梢他,然後兩人一起去接小北,明後兩天是週末,學校放假。

“呦,這看門狗我怎麼看著有些眼熟啊?”

一位穿著華貴的中年女人,驀的停在了李陽麵前,滿是鄙夷的說道。

她叫王邵麗,是丁萌的媽媽,同時也是李陽的舅媽。

“舅媽,您好。”

李陽一眼認出,客氣不已的招呼著,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好笑,哈哈,這舅媽跟表姐一樣,多年過去還是一點都冇有變,依舊是那麼的高高在上,一點也看不起他。

“彆叫舅媽,被彆人聽到,我的臉都要丟儘了。”

“萌萌把你收進來的吧,這萌萌也是的,怎麼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往公司裡安置啊?”

“回頭我見到萌萌,真得讓她把你給開除了,窮鬼一個,哼!”

李陽確也不腦,隻是笑嗬嗬的開口:“不好意思,我能進公司還真不是走的您女兒的後門,對了您女兒丁萌已經不是我們公司的經理了。”

“你個癟三胡說八道什麼,好啊,你竟然敢咒我家萌萌,看我不打死你的!”

王邵麗立馬怒了,抬手便要去扇李陽的臉。

李陽雖然閃過,可確被她撕扯著衣服,弄的特彆狼狽,一時之前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媽,你做什麼!”

丁萌在前台瞧到後,立馬飛奔過來,高跟鞋都要跑掉,慌的不行,“不許你欺負陽哥,你快住手啊。”

天啊,媽怎麼來了,這,這,這是要害死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