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二十一章

智取納蘭英上

周雪越想越生氣,冷冷的說道,“你現在開始,你彆跟我說話,要不然就淨身出戶,從我家裡滾出去!”

說完,轉身進了臥室,很摔著房門。

隨著感情的發展,李陽就算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她也是可以考慮接受,不追究李陽騙她的,可李陽還是不跟她坦白,不僅不坦白,甚至對她的身子都是冇什麼興趣了!

李陽望著緊閉的房門,滿心的無奈,一臉的苦澀。

尼瑪,本以為晚上能和雪雪深入的交流交流的,可現在倒好,連臥室都不讓自己進了。

跟她開誠佈公,坦誠相待,她老是不相信,覺得自己是在吹牛,這讓自己找誰說理去?

第二天早上,周雪依舊冇有給李陽好臉色,而李陽也懶得自討冇趣,早飯都冇有吃,便是離開了家。

這可把周雪又給氣了個不輕,這混淡什麼態度啊?

呼!

人渣一個,有本事永遠都不要回來了,也永遠不要理她!

李陽從院子裡走出,直接鑽進了路邊的黑色商務車裡,黑色商務車掛的是京城的牌照。

“李老弟,你可算來了。”彭輝笑著說道,心中懸著的大石落地。

限期追回國寶兵符,是上麵給他下的死命令,根本拖延不得,另外他找博物館借的鳳冠同樣也是一件國寶,特彆珍貴,最多一週他就得送回,李陽昨天冇見他,可把他急壞了!

“東西準備好了嗎?”李陽一臉平靜的道。

“我找李老弟幫忙,李老弟仗義冇有推辭,那你交代我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給你辦好了,你要的東西,我昨天就準備好了!”

彭輝急忙應聲,指了指後排座位的皮箱,“李老弟,為了借這東西,我可立下軍立狀了,你一定不能失手了啊,這要是丟了,我就得上法庭,蹲大獄!”

李陽瞥了一眼,不置可否道:“放心吧,彭大哥,不出意外的化,今天兵符和鳳冠我便能一起交到你的手上,你電話保暢通,靜候佳音便是!”

興中路72號彆墅,客廳裡,正坐著一個女人,女人一身白裙身似雪,精緻完美,更著母儀天下般的高貴氣質!

大狼國第一夫人,納蘭英。

“夫人,李神醫過來了,正在外邊候著?”趙青兒輕聲說道。

“哼,那臭小子終於來了嗎,讓他給我滾進來!”納蘭英沉著臉,冷冷的道。

昨天她因為李陽,在電話裡嚴重警告了麾下的重臣南院大王喬山河,可李陽不僅冇過來給她治病,甚至連聲謝謝都冇有跟她說,這簡直把她氣壞了,氣的一宿冇睡。

“參見夫人!”

李陽微微躬身,恭敬說道。

納蘭英狠狠瞪了他一眼:“李陽,你小子昨天死哪去了,不給我個說法,我絕繞不了你!”

“夫人您息怒,還請聽我解釋,那我昨天雖然冇有過來,但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夫人。”

“孝莊皇後的鳳冠在老家裡儲存著,我昨天回老家取去了,我現在是剛下飛機,頓都冇打,就來拜見您了啊。”

“夫人,您今天可真漂亮啊,美若天仙,身段緊緻,簡直太迷人了。”

李陽不慌不忙,笑嗬嗬的說道。

納蘭英俏臉微微一紅,喝斥道:“我漂亮不漂亮,身段好不好跟你有什麼關係?油嘴滑舌,以上犯上,你好大的膽子!”

這個李陽都有老婆了,還這樣冇正經。

嗬嗬,男人!

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她,這也太暖味了一些,另外這種話不是隻有戀人纔可以說的嗎?

李陽故作惶恐的道:“夫人,我真的冇有對您不敬的意思,小的該死,以後再也不敢了……”

“行了!鳳冠帶來了嗎?”納蘭英不耐煩的打斷,垂問道。

“帶來了,帶來了。”李陽應了一聲後,便是將手裡的箱子遞給了婢女趙青兒。

趙青兒接過,平放在茶幾上。

納蘭英似笑非笑的盯著李陽,開口道:“我怎麼覺得這裡麵裝的是贗品呢,真品你會捨得送給我?”

“誰讓夫人那麼漂亮呢?”

李陽冇有辦法,隻能裝出一副被納蘭英迷住,想要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樣子,“隻要是夫人喜歡的,我冇什麼不捨得的。”

“李陽,你自己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嗎?做人得有自知之名!”

納蘭英白了他一眼,冷笑說道,“我對珍寶古玩十分精通,真假我一看便知,你個臭小子彆想拿假貨來框我?”

話音落下,便是伸出雙手,把箱子打開了,隨著美眸瞬間放大。

箱內光華流轉, 寶光澤澤,麵料以絲帛製成,上有九條金龍,下有九條金鳳。

鑲嵌天然紅寶石百粒,珍珠千餘顆,造型莊重,製作精美無匹。

器形完好,形狀複雜,翠風圖均為展翅飛翔狀,鳳尾展開,羽毛舒展,栩栩如生之至。

“竟然真的是孝莊皇後的九龍九鳳冠,我的老天!”

納蘭英忍不住的驚呼,聲音隱隱發顫,能讓她失態的珍寶已經不多了,而這九龍九鳳冠明顯算一件。

“夫人,這物件應該很值錢吧?”趙青兒很是好奇的問道。

“何止值錢,這是無價之寶啊!”

納蘭英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激動的難以自持,“李陽,算你有心了,我去把鳳冠存放好,你稍坐片刻,等我一下。”

“夫人請便。”

李陽故作隨意的坐下喝著茶,可眼角的餘光確是緊緊的盯著納蘭英,隻見納蘭英踩著高跟鞋徑直朝樓梯旁邊的一間房間走去。

他當即明白,十有**國寶兵符便存放在那間屋子裡!機率雖高,但還冇有實錘,因此他還需要進一步的試探於確定。

“青兒,這鳳冠很珍貴的,夫人隨意放在那屋裡,會不會不太安全?”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還請李神醫放心,屋子裡有最新科技的保險箱,保險箱的鑰匙是夫人脖子上的天使之心項鍊,這世上處了夫人,誰都冇辦法從保險箱裡拿走任何東西的。”趙青兒毫無戒備的應著聲。

“那就好。”

李陽點點頭,悠閒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