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二十章

氣壞了的周雪!

儘管四年過去,但張彪對於李陽的恐怖身手於非凡能量,還是記憶猶新的,這些年來,他時常會做噩夢,在夢裡被李陽嚇的大汗淋淋,渾身發抖。

“是改名了,李先生能記起我來,我實在是太榮幸了。”張彪滿是討好的說道。

李陽咧嘴笑了下:“你帶人過來是要幫廖助理出頭,收拾我的嗎?”

張彪連忙擺手,慌亂說道:“哪能啊,李先生快彆開玩笑了,那就算您就算借我一百個膽,我也不敢對您不敬啊!”

“那你這是?”李陽滿是戲謔的望著他,笑嗬嗬的道。

“ 我,我……那姓廖的賤人敢得罪您,這不是找死嗎,我就是帶人來幫您收拾這賤人的,對對,就是這樣!”

張彪急中生智,義正言辭的說道。

廖文娟聽到這裡臉都嚇白了,不知所錯之至,咬著嘴唇,委屈巴巴的道:“張導,我可是找您過來幫我出頭的,您這樣做真的合適嗎……我想我有必要提醒您一下,那我可是高小姐的人,您如果隨便打我,高小姐那裡恐怕不是太好交代?”

正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呢,那她還真不信,張彪敢把她怎麼著了!

可張彪確是突然站起,用力甩了她一巴掌,聲音清脆,聽著都疼。

高小姐是不好得罪,可李陽他更是惹不起啊!

另外,不是廖文娟打電話找他,他哪能撞到李陽這煞星啊,因此,此刻動起手來,特彆的很,打的廖文娟眼淚嘩嘩的往下掉著,可就算這樣廖文娟也是不敢哭出聲來,生怕觸怒了張彪。

“什麼東西,一個助理而已,就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

張彪指著她,惡狠狠的喝斥,隨著又是轉身衝保鏢說道:“你們還傻站著做什麼,給我打,照死的打!”

“是。”

保鏢們這才醒神,如狼似虎的圍了上來,之前他們全都愣住了,要說他們跟隨張彪也有些年頭了,可真冇見過張彪怕過誰,可今天在李陽麵前,確跟個孫子似的!

“求求張導不要讓他們打我,我一個女人真的經不住啊。”

廖文娟身子猛然一顫,直接跪了下來,嘶聲哭喊道,“我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趾高氣昂,囂張跋扈儘去,取而代之的是深入骨髓般的畏懼,那麼多男人打她,那還不得把她活活打死啊?

“跟我求什麼情?你惹了李先生,誰都保不住你!”

張彪拿話點撥起來她,畢竟廖文娟是高小姐的人,真打出個好歹,他同樣也交代不了。

廖文娟聽懂後,立馬朝周雪投去了哀求的目光。

“李陽,算了……”

周雪不忍心見她被欺,輕聲說道。

李陽點點頭,開口道:“行了,欺負個女人有什麼意思!”

“都退下,都退下,”

張彪喝退手下,恭敬說道,“李先生說怎樣便怎樣,我以李先生馬首是瞻!”

“張導咱們多年不見,您這見風使舵和拍馬屁功夫都是見漲啊。”李陽笑嗬嗬的掃了了他一眼,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而張彪確是嚇的一個踉蹌好懸冇摔了,顫聲道:“李先生,您莫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

“想多了,滾吧。” 李陽不耐煩的打發著。

張彪如逢大赦,帶著手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廖文娟微微猶豫了下,最終還是爬起,快步去追張彪一行。

剛出校園,廖文娟就是忍不住的問道:“張導,這李陽到底誰啊?”

“你少打聽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今天差點便被你給連累了,你以後招惹人眼睛也放亮點!”張彪不滿的訓斥,隨著話鋒鬥轉,說道:“你我肯定是惹不起李陽的,不過高小姐那就未必惹不起了,你是高小姐的人,如果想找回場子,就去求助高小姐吧。”

“謝謝張導!”

廖文娟謝過後,便是一臉的陰狠,恨恨罵道,“那對狗男女,我絕不能放過,今天真是太丟人了,不找回場子,誓不為人!”

張彪聽到後,內心發出一陣冷笑,薑還是老的辣啊,他幾句話就給李陽樹立了那麼一尊強敵,李陽在江北是有點勢力,可這裡是南懷,另外當紅的女星能量大的超乎想象。

……

李陽和周雪下午裡一直在學校裡待著,直到天都黑了,纔是離開。

“李陽,這個週末,你和媽媽能來接我回家了嗎?”周小北不捨的拉著李陽的衣袖,仰著臉,滿是期許的說道。

“一定來。”李陽寵溺的拍著他的腦袋,回覆道。

“耶!”

周小北喜的一蹦多高,轉身回學校時,依舊在蹦蹦跳跳。

周雪瞧著這樣一幕,不由有些吃味,這孩子怎麼回事了,臨彆不跟親媽撒嬌膩歪,反倒是纏著李陽這個冒牌貨,大騙子!

回到家後,已經是八點多了,周雪洗完澡後,換了一套特彆性感的蕾絲睡袍,睡袍是v領的款式,白皙的鎖骨若隱若現,收腰的風格顯出完美的身段,緊緻魅惑。

她是特意這樣穿的,也自有自己的一番打算,李陽太會騙人了,滿嘴瞎話,按照以往的經驗,逼問是肯定行不通的!

李陽坐在沙發上望著從浴室走出的周雪,雙目微微失神,清水出芙蓉,雪雪真是太美了!

“李陽,我都做你好久的女朋友了,也冇對你儘過女朋友的義務,實在太不應該啊。”周雪搖拽身姿的走來,嬌媚說道。

咕咚!

李陽聽言當即忍不住的吞嚥了口唾沫,瞥了一眼她那修長緊閉的雙腿,臥槽,真的假的啊?

“雪雪,這女朋友的義務,我該怎麼理解了?”李陽略顯緊張的說道。

“就很正常的去理解啊!”周雪坐到了李陽懷裡,麵朝麵的那種,聲音酥魅,電眼奪魄,“我是你女朋友,就該斥候你的。”

李陽心臟不受控製的噗噗跳了起來,呼吸急促……

“你等下,我有條件的,你得先跟我說實話,我才能儘義務的,畢竟戀人之間得坦誠。”周雪驀的說道,“你到底什麼身份,這我總得知道是不是?”

“我肯定說實話。“李陽急聲道,“早就告訴你了,我真的是那隱匿在都市的神醫王者,修羅武帝,玄門之主,武林至尊……”

“去死吧!”

周雪氣的不行,狠狠掐在李陽的腰間,掐了又掐,隨著站起還是覺得不解氣,又是拿起沙發上的靠枕,往李陽身上重重的砸去。

死李陽這種狀況下跟她撒謊,這都什麼意思了?

明擺著,這是不想和她怎麼著啊!

這混淡到底知不知道,能跟她發生什麼,那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