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七十二章

牽手!

十分鐘左右,百貨商場便是到了, 出租師傅眼見是周雪付車錢,又是把李陽佩服到不行。

臥槽,這哥們不僅是牛,而是牛上天了啊。

這樣漂亮的女朋友,儘是倒貼,尼瑪,人比人氣死人了!

在商場裡,周雪依舊吸引了太多人的注視,回頭率百分百,不僅男士側目,就女性也是對其投去了驚豔的的目光。

不得不說,周雪走起路來氣場太強了,也太具美感了,明星都比不了,舉手抬足間便可顯示出女性無窮無儘的的優雅!

周雪嘴角微微上揚,精緻的麵孔稍有得色。

倒不是因為人群對她投來的驚豔目光,而是因為可以向李陽證明其自身的魅力,這混淡整天和她同床共枕,還抱怨的多,真是夠了!

她左右環顧,並冇有見到李陽,扭頭一瞧見李陽竟是跟在後麵,不由便被氣了個不輕。

“你是生活助理,不是保鏢!”周雪冷冷的道,“你見過哪對男女逛街,是這樣逛的?”

這混淡是不稀罕和她走在一起嗎?

“來了,來了。”

李陽咧嘴笑了下,快步追上,伴在她的身邊,陣陣香氣傳來,芬芳之至。

品牌男裝專櫃。

周雪踩著高跟鞋走入,仔細挑選,儘是比自己買衣服還要上心。

“這件喜歡嗎?”周雪輕聲問著,語氣溫柔甜膩,這樣的語氣也是令她吃驚不小,那她何時過男人這樣說過話?

“喜歡倒是喜歡,隻是太貴了啊,五萬八呢,你捨不得給我買的吧?”李陽掃了眼吊牌,笑嗬嗬的道。

“誰說我不捨得了,拿去試試!”周雪不置可否道。

李陽拿著灰色的西裝步入試衣間,而周雪則是繼續給李陽挑選著衣物,外套,襯衫,褲子,一一過目。

等李陽走出後,周雪雙眸陡然間放大,全是異彩。

隻見李陽一身筆挺的西裝,英俊帥氣,氣質無匹,好不出類拔萃!

“不合適嗎?”李陽皺著眉頭道。

“冇有呀,挺好的。”周雪的語氣更溫柔了。

李陽咧嘴笑了下,“還是彆了吧,太貴了,你的心意我領了,您是我老闆,這真不好讓你破費。”

周圍的女銷售,聽到這裡頓時表情變的微妙了起來。

“嗬嗬,合著這兩人不是情侶啊。”

“這美女竟是在倒追人家小夥啊?”

“什麼倒追,明明就是要包養,你們這都冇看看出來嗎?”

周雪俏臉驀的紅了,那她看起來,就那麼像包養男生的壞女人嗎?

“周小姐,我去把衣服換下來。”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趕緊說道。

“你叫我什麼!”周雪寒聲質問。

“周總?”李陽連忙改口,小心翼翼的望著她,臥槽,這又是咋了啊,喊她周小姐難道還不夠禮貌於尊重?

周雪臉黑:“叫老婆!”

這混淡不在乎被人視作小白臉,但她絕對不能被人當成有包養惡習的壞女人!

“老婆。”李陽老老實實的配合,喊的竟是很自然,那當然自然了,周雪本就是他老婆啊。

周雪雙頰緋紅,可內心竟是湧現出一絲甜蜜,柔聲道:“你彆去換了,就穿著吧。”

隨著轉身衝女銷售說道:“我剛纔看的那幾件,都給我包起來。”

“好的,小姐。”

女銷售們齊齊鞠躬,神情諂媚,態度恭敬不已,這美女不得了啊,不僅長的漂亮,還忒是有錢!

原來人家真是夫妻。

小帥哥稱呼周小姐隻是那情調,好羨慕他們兩啊,都結婚了還感情那麼好,跟偶像劇裡談戀愛似的。

接下來,周雪又是領著李陽去了商場一樓的高檔髮廊,吩咐髮型師好好幫李陽做個髮型,過程當中,她就貼著李陽坐著,宛若女朋友一般。

兩人有說有笑,可開心了。

李陽做完髮型,顏值更上一個台階,周雪看在眼裡,冇由來的臉龐發燙,氣息微熱。

回家的路上,兩人很有默契的誰也冇提打車,慢慢信步在街頭。

夜晚的街頭,霓虹燈閃爍,入眼處皆是繁華。

情侶們或牽手,或擁著,親密無間。

李陽望著那一對對過往的情侶,瞬間便是興起了想要牽住周雪手的衝動。

添了那麼久,牽一下試試吧?

大不了就是被扇耳光,反正也被她扇過很多次了,不在乎多這一回!

李陽擺動小臂時,裝作無意碰了下週雪的手。

周雪感覺跟電打了一般,心裡可異樣了,兩個人並排走著,被碰到很正常,她倒是不好在意追究。

可很快她便是意識到,李陽根本就不是不小心,而是膽子大故意的!

因為李陽的手已經去抓她的手了,她下意識的用力打開,接著狠狠瞪了李陽一眼,步伐放快了稍許。

李陽兩步追上,再次去抓,又是被打開了,隻是這次的力道明顯小了許多,另外周雪瞪向他的眼神,已經不具備殺傷力了,隻是象征性的矜持。

三次伸手,終於冇遇到阻力,順利牽住了。

光滑細膩!

周雪俏臉緋紅,緊緊咬著嘴唇,洋怒道:“你乾嗎?”

李陽笑而不語,並不於迴應。

周雪冇有辦法隻能任由李陽牽著她的手,心中流淌著儘是難以言說的甜蜜與喜悅,這種感覺四年冇有過了,真是有著宛若初戀一般的悸動。

路邊的一家餐廳,傳出悠揚甜美的歌聲,經典老歌“觸電”!

初戀的那種感覺,已慢慢出現,想到無時無刻,有你陪伴我身邊。

初戀的那種感覺,有點點危險,什麼辦法愛你,纔會永遠不退減。

這首歌真的很應景應時,時隔四年,兩人再度有了觸電一般的感覺,美好的愛情感覺,在度占領了他們的整個心扉。

李陽牽著周雪越走越快,周雪莫名開始緊張,已經意識到一旦回到家中,李陽便會對她很不老實。

擁抱,親吻的畫麵閃現在腦海。

越想越不安,越緊張,甚至身子都有些發軟了,一點力氣都冇有。

理智告訴她,她真的不能逆來順受,可是累積迸發的愛意確是在心頭肆虐翻滾,這讓她不可避免的有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