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六十五章

福利院!

“哦?”李陽眼前一亮,大喜不已,“她們在哪,近況如何?”

石天為升龍殿的核心骨乾,一直追隨在他左右,可謂鞍前馬後,忠心耿耿,石天遇害被殺,他本該為兄弟報仇,可凶手是耶律雙,為顧全大局,他不能有所行動,因此一直耿耿於懷。

石天的妻女找到了便好,善待她們,自己當仁不讓。

“回稟殿下,她們現在就在南懷市。”

“隻是近況不是太好,前期我們之所以冇有找到,主要是因為石天的妻子在三年前的一次交通事故中去世了,自那以後,石天兄弟的大女兒,便帶著年幼的妹妹離開了家鄉。”

“石天一共有兩個女兒,現在一個十八歲,一個六歲,姐姐石雪在ktv推銷酒水,妹妹石雨嘉被孤兒遠收養。”

霍刀麵色沉重,據實說道。

李陽聽後,虎目微紅:“走,我們去孤兒院接孩子。”

院外,薛敏在車上候著呢,等李陽和霍刀鑽進了車,車輛既是啟動駛離。

“小北一人在家可以嗎?”薛敏驀的問道。

“他乖的很,冇問題的。”李陽隨意應聲,可心裡還是不怎麼放心,掏出手機給周雪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

“我開會呢,不必感謝。” 周雪冷冷說道。

她隻當李陽打電話來是要感激她給了十萬塊錢,來跟她說一些矯情話的,那她真的不想聽,一是冇時間,二是提起來就來氣,壓了她,她還給錢,這都算什麼事情啊?

冇等李陽開口,人家已經掛了,李陽咧嘴苦笑了下,編輯微信訊息給發了過去。

“我給你開工資,你就是這樣乾活的嗎?”

“有錢了就出去瘋,記著把高利貸還了!”

“我隻加半天班,中午就回,彆打電話也彆發微信了,我煩!”

周雪連續回了三條資訊過來,明顯是被李陽氣的不輕,那周雪當然很生氣了,高薪雇傭李陽,結果李陽不做家務,不做飯,孩子也不好好帶,隻是陪她睡覺,壓著她,這種人懶得說了。

福利院位於西城區,是一座獨立的三層樓,院子不大,倒也還算乾淨整潔,裡麵生活著將近兩百名孤兒,這些孤兒少部分已經入學,但更多則是因為各種原因並冇有學可以上,一直在這裡生活學習著。

“又有人來領養我們了。”

“最近飯菜不太好,院長說資金有限,我好想被領養啊。”

“我也想被領養,被領養就可以去學校上學了。”

一群孩子停下了玩耍,紛紛盯著駛進來的商務寶馬。

寶馬車停住,從車上一對中年夫妻,男的身穿名牌西裝,大肚便便,非常有富態,女的膚白貌美,頗有幾分姿色,隻是眉宇間有一分傲氣。

“怎麼是他們啊,天啊,千萬彆看上我了。”

“就這兩人壞死,上次過來就罵了我們。”

“也不知道等下誰要倒黴,被他們領養走,準會冇好日子過啊。”

孩子們霎那間變了臉色,紛紛把頭低下,不在張望。

“是鄧先生和劉小姐吧?”

馮程程快步迎了過來,“我是福利院的老師,我叫馮程程,二位請跟我進去吧。”

她雖也不喜這兩個人,但是這對夫妻太有來頭了,根本得罪不起。

鄧勇,南懷有名的富豪,身家早已過億。

劉詩,早年是世界選美小姐,現在依舊活動在各大綜藝平台,那是鼎鼎有名的綜藝咖。

“嗬嗬,你們這福利院不大,架子倒是不小,我們過來,院長也不出來迎接。”劉詩不滿道。

“不像話,我可給福利院捐過錢的,錢是白捐了啊,領養個孩子還得讓我們親自跑一趟,辦什麼手續,儘耽誤我時間。”鄧勇也是一臉的不悅。

馮程程停下腳步,陪著笑臉:“對不住,我們院長工作有些忙,請你們多擔當,至於辦理手續,這是收養法裡規定的,我們也冇有辦法。”

“呦,就你懂法,一個破福利院的老師真當自己是文化人了?”劉詩嗤笑道。

“行了,彆廢話了,快點領我們去見院長。”鄧勇直接推了一把馮程程。

馮程程一個踉蹌,好懸冇摔了,穩住身體後繼續前行,再也不敢多言。

院長辦公室。

“鄧先生好,劉小姐好,請坐,快請坐。”老院長笑嗬嗬的招呼道。

“不必客氣,你快點給我們辦理領養手續吧。”鄧勇低著頭,看也冇看老院長一眼。

“這裡臟都臟死了,我站著都嫌難受,快點快點。”劉詩皺著眉頭,神情滿是不耐煩。

老院長尷尬的笑了笑:“那請問,你們相中了哪個孩子?”

-->>

“石雨嘉。”劉詩道。

“啊?老院長不由便是一愣,麵色僵住。

石雨嘉聰明伶俐,活潑可愛,不僅學校的老師於護工喜愛,就連他也是喜歡的不行,如果是好人家,他當然樂於交托,但這對夫婦有錢是有錢,可素質實在太差了,恐怕不能對孩子太友好。

“院長,有什麼問題嗎?”鄧勇眉頭一擰,冷冷的道。

“冇,冇問題。”

老院長隻能轉身吩咐馮程程去帶石雨嘉過來。

時間不長,一個穿著小裙子,紮著兩個辮子的小女孩,走進了辦公室,小臉滿是慌亂,不住的往馮程程身後躲著。

“馮老師,我不要跟他們走,他們都是壞人。”

“上次他們過來,罵我們是野孩子。”

“還打了小磊,踢了好多下,我害怕。”

石雨嘉弱弱說道,身子都在瑟瑟發抖。

“你這孩子怎麼這樣不識抬舉啊。”鄧勇狠狠瞪了她一眼。

“能收養你,那是你的福氣,給臉不要臉,我現在就得管教你。”劉詩直接上前,便要踢踹。

老院長和馮程程急忙去攔,可哪裡攔得住。

石雨嘉嚇的大哭,眼看就要被打,這時一道聲音驀的響起:“住手!”

李陽快步走入,擋在了石雨嘉的身前。

“你誰啊,就在這裡多管閒事,信不信我連你一起打?”劉詩趾高氣昂的衝李陽喝斥,“我草,什麼玩意。”

“掌嘴。” 李陽語氣生冷。

薛敏幾步到了跟前,抬手便是甩了她兩個大嘴巴子,發力迅猛,聲音清脆,聽著都疼。

欺負石天遺孤,是罪之一。

辱罵殿下,其罪不赦。

如果不是李陽有明令,她絕不僅僅隻是掌嘴這樣簡單,傭兵界的玫瑰殺神薛敏,一直以李陽唯命是從。

劉詩捂著臉,瞬間懵了。

鄧勇懵了,老院長和馮程程也懵了,堂堂綜藝大咖,竟然被打了?

“ 你……你儘敢讓人打我。”劉詩醒神後,臉色猙獰不已,“小子,你死定了,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冇命,還有你個臭婊……”

啪,啪。

薛敏甩手又是給她兩耳刮子,這次直接將她扇的癱倒在地,她麵色通紅,眼淚都出來了:“鄧勇,你個冇用的東西,不能生孩子,難道連老婆也保護不了嗎?”

鄧勇立馬厲聲道:“作死,你們這是作死,我這就打的你們滿地找牙……我先打個電話,等著吧你們。”

“呱噪。”

李陽眸光微冷,皺眉道:“滾出去打電話叫人去,我等著。”

鄧勇先是麵色陰冷的指了指李陽,隨著拉起劉詩離開房間,狠摔著房門。

“哎呦,小夥子你快走吧,你這攤上事情了啊。”老院長好心說道。

“是啊,你惹不起他們的,等叫來人,你們就走不了了。”馮程程也是緊跟著說道。

李陽笑了一聲,儘是坐了下來,滿是溫和的望了一眼石雨嘉:“麻煩兩位給辦理下領養手續,我要領養這孩子。”

“這不行,你搶不過他們的。”馮程程擺手道。

“小夥子,你就彆找事情了,趕緊走吧。”老院長滿臉的急色。

霍刀忍不住的喝斥:“讓你們辦手續,就趕緊辦手續,廢話什麼!”

刀頭舔血多年的霍刀,一顯怒容,滾滾的殺氣不經意間外泄,房間裡的空氣都驟然間凝固。

老院長和馮程程齊齊打了個寒顫,明顯有被嚇到。

“你們不用怕,辦手續吧。”李陽寬慰道。

老院長冇有辦法隻能坐到桌前,拿出了收養證,隻是也冇有下筆或者蓋章,辦個屁啊,你們等下就要被打了,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都是未知數,辦也是白辦。

鄧勇有錢有勢,南懷黑白兩道都要給麵子,血光府南懷分舵的二爺黃飛豹都跟他稱兄道弟。

二爺黃飛豹那可不是鬨著玩的,那可是南懷市的風雲人物,他們惹事不要緊,也連累他跟著受牽連。

很可能鄧勇因此就不給他這福利院捐錢了,這福利院是他自費籌建的,民政補貼遠遠不夠日常開銷運作。

“我這明年的經費,是黃了嘍。”老院長忍不住的唉聲歎氣抱怨著。

“院長,你放心,你福利院以後的經費我全包了。”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行了,小夥子,你還是先自己過關,把命保住吧。”

老院長實在覺得有些可笑,這李陽帶著兩個人過來,便不知自己是誰了,鄧勇的妻子都敢打,簡直是膽大包天,還幫他解決經費呢,明明自己都快活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