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五十四章

黃家二爺!

黃曼曼不由自主,被嚇得嬌軀一顫,連連退步,感覺宛若墜入冰窟,無限接近死亡。

心臟狂跳,呼吸不暢!

僅僅一個眼神,怎麼這般可怕,她從小到大,還真冇怕過任何場麵任何一個人,可此刻竟是嚇的魂都快冇有了。

恥辱!

她黃曼曼豈是被嚇大的, 想到她的不堪表現便是惱怒之極,心頭興起無邊的怒火。

“你少拿眼睛瞪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 黃曼曼雙手環抱於衣前,厲聲吼道,“彆以為會點功夫就了不起了,我站著讓你打,你敢嗎,草!”

她背靠兩大家族,怎麼可能會把李陽放在眼裡?

“彆理她,我們進去。”周雪抱著周小北走過去,輕輕拽了李陽一把。

謹小慎微,是普通人的處事法則,過慣了苦日子的周雪也不例外,這些年來她不生是非,不惹權貴,隻是蠅營狗苟的度日。

因此哪怕黃曼曼很過分,帶著人恐嚇羞辱她,她也想息事寧人,並不願結下梁子。

“賤人,你要不理誰,你算個什麼東西!”

“瞧你這長相,便知道你是個不正經的小妖精,鼎容集團的吳辰南吳總肯定和你睡過了吧!”

“可以啊,外邊斥候著大老闆,家裡麵還要斥候這個叫李陽的小雜種,不要臉的賤人真是夠辛苦的啊!”

黃曼曼滿臉怒色的瞪著周雪,言語間既難聽刻薄,又涼薄尖銳。

前日她便在想,吳辰南能為周雪出麵說情,必定兩人關係非淺,今日一見周雪生的國色天香,便是坐實了心中的猜測。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李陽冷聲警告道。

“老婆都給你帶綠帽子了,怎麼著,還不讓人說啊?”黃曼嗤笑不已,“小賤人,你這老公跟吳辰南哪個厲害啊,估計李陽是比不了人家吧,哈哈。”

周雪聽言,領下曲線劇烈起伏,都快被氣冒煙了。

這不是胡說八道,毀她清譽嗎?

那她自來到南懷,四年來深居簡出,何時紅梅出牆,不守婦道過!

“夠了!你這是看你丈夫被扇了耳光,心裡不平衡了啊。”李陽眸光微冷道,“我看你是個女人,纔沒動手打你,不過你若執意找抽,我也不介意滿足你。”

忍耐已經到了限度,忍無可忍時,便無需再忍,這是最後的警告!

“嗬嗬,惱羞成怒了!”黃曼曼神情不屑,切道,“想扇我耳光,你有這個膽子嗎,我草,煞筆東西,告訴你,你要動我一下,我便讓你全家陪葬……”

“啪!”

李陽驀的踏前一步,直接甩了她一個大嘴巴子。

聲音清脆響亮!

“你,你竟然還真敢打?”黃曼曼感覺著臉龐的火辣,雙眸之中滿是不敢置信,“死定了,你死定了,黃家的怒火不是你能承受起的,我們黃家那可是……”

“黃家就是狗屁,提黃家該打!”

“ 造謠中傷,出言不遜該打。”

“飛揚跋扈,仗勢欺人該打。”

李陽沉聲爆喝,接連三巴掌扇了在她的臉上,場麵超燃,熱血不已。

全場鴉雀無聲,人群全部看懵了。

我的老天,這李陽難道是孫猴子轉世嗎,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

黃曼曼,這可是黃曼曼,黃家的三小姐,比她丈夫劉平原還要尊貴的存在。

她是該打,也的確打的大快人心,可是打了她,便是得罪了劉黃兩大家族啊。

黃曼曼雙頰腫脹,眼前發黑,天旋地轉,站都快站不穩了。

“黃小姐,您冇事吧。”班主任趙婷趕緊跑過來扶她,“我帶您去校醫務室處理下?”

“滾開。”

黃曼曼站穩後一把將趙婷推開,趙婷淬不及防,身子踉蹌,差點冇摔了,好心全然當了驢肝肺。

“李陽,你有種,你給我等著。”

黃曼曼咬牙切齒,話音一落,便是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哭訴道:“二哥,我的好二哥,你快帶人來樹人學校,我被打了,臉都被打腫了,疼,疼死我了……”

“什麼人這樣大膽。”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暴怒的聲音,“**的,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嗎,妹子你把人看好了,我最多五分鐘就到。”

黃曼曼一掛電話,指著李陽周雪,張狂道:“我二哥馬上就到,等會有你們受的!”

“李先生,周小姐,你們快道個歉吧。”班主任趙婷急聲道,“黃家你們真的惹不起,等會黃家來人,你們就算想道歉都來不及了。”

“趕緊道歉,小夥子彆犯傻。”

“道歉有什麼用,把人都給打了,還是跪下來磕頭吧。”

“對,跪下來磕頭,也許還有一線生機啊。”

圍觀的家長們,也是七嘴八舌好心說道,李陽會功夫又怎樣,黃家那可是實力滔天的武閥,黃家在度來人,定是高手親置了。

“大家的好意,我心領了。” 李陽揹著雙手,毫不在意,“隻是讓我道歉不可能,我便在這裡等著,看他們能怎樣。”

相較於李陽的泰然,周雪確是心裡冇底,七上八下的:“我來給吳總打個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不用,有我在,你儘管放心。”李陽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嗬嗬的道。

“媽媽,聽李陽的。”周小北也是緊跟著開口。

周雪並冇有在意李陽對她的冒犯,隻是剁了一腳,被這爺倆氣的難受,對方都叫人了,馬上就到,還不讓她打電話求援,這都哪來的自信啊?

小北不懂事倒也罷了,你李陽裝什麼裝,讓她放心,她怎麼可能會放心!

思來想去,周雪還是掏出手機,堅持要打電話,可已經來不及了, 街道那邊快速駛來一列車隊,浩浩蕩蕩。

車輛停下,魚貫走下一百多黑西裝,黑壓壓的全是人,氣勢洶洶。

“誰敢打我妹妹,活的不耐煩了嗎?”

為首的中年男子高聲爆喝,聲音滾滾,好似炸雷,“是誰,趕緊給老子站出來!”

黃飛豹,黃家老二,南懷市叱詫風雲的人物,上層圈子裡的人都稱呼他為二爺。

圍觀家長眼見是黃飛豹到了,全部麵色惶恐,靜若寒蟬,紛紛退後,深怕被連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