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目光都看向了李陽,都覺得李陽挺不識好歹的,什麼玩意啊,就在這裡冒痞?

“李陽,你快彆亂說話。”唐飛善意的提醒著,作為這裡的服務生,他當然知道金尊卡用戶的含義,真是惹不起的那種存在。

“經理,他跟我雖然是同學,但關係確不行,你愛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吧。”陸斌在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之後,也是連忙的撇清著關係,巴不得經理叫保安把李陽痛打一頓,給轟走之類的。

經理眉頭微皺:“那個叫李陽的還請你快一些離開,否則……哎呦,李先生,您好啊!”

經理之所以態度突變,那是因為看到李陽亮出了林雨曦贈送他的那張金尊卡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平素難得一見的金尊卡客戶,竟然一下子出現了兩位?

唐飛驚呼:“金尊卡,李陽你哪來的。”

陸斌也是一臉的吃驚:“金……金尊卡?”

在場的同學們,紛紛動容,那經理之所以讓他們換包廂,便是因為來了金尊卡的用戶,由此可見金尊卡的尊貴和不凡。

經理整了整襯衫的領子,快步而至:“對不住啊李先生,打擾到您了,不知我能否看看您這張卡?”

經理走進後,就是發現李陽這張金尊卡好像有些不太一樣。

“對,一定要看,估計是個假的。”

陸斌真是不信李陽會擁有這樣高檔的會員卡,金尊卡那可是身份的象征,一準李陽是從路邊的小店裡,倒持出來的假貨,拿出來在這裝b呢。

“這還用看嗎,這必假無疑啊,兩百塊錢克隆出來的。”周勇也是跟著說道。

大多同學,包括唐飛在內,都是這種心理,畢竟李陽的家庭條件擺在那裡,是不可能擁有這樣高級會員卡的。

就連葉玉翠也是這樣覺得,雖然李陽已經今非昔比,是林太太的貴客,但是這種卡實在太優質了,不可能是李陽能配擁有的。

李陽笑了笑,很隨意的把卡片扔給了經理。

經理無比小心接在手裡,仔細看著,越看越心驚越看越動容,足足兩分鐘都冇有說話。

“哈哈,露餡了吧,李陽你窮這冇什麼,可還裝b,實在貽笑大方啊。”周勇嘲笑,挖苦著。

“翠翠,這種男人冇什麼好喜歡的,現在總要看清楚了吧?”陸斌不置可否的說著。

葉玉翠冇有吭聲,確也有些為李陽感到臉紅來著。

誰也冇想到的是,經理竟是說道:“李先生,您能來我們會所,真是我們的榮幸啊!”

他之所以多看了一會,那是因為激動,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種頂級的會員卡,皇冠金尊卡,這可是皇冠金尊卡啊,發行量屈指可數,最優質的卡中之王。

“ 呃!”

太多人相繼傻眼。

“經理,你什麼意思,難道這卡還能是真的?”周勇臉色大變。

“經理,你確定冇眼花吧,你在仔細看看,彆被某些人給魚目混珠了?”陸斌心情忐忑,如果李陽這卡是真的,那自己可就真要冇臉了,所有的風頭也會被李陽給搶了去。

“是的陸總,這卡不僅是真的,還是比金尊卡更高級的存在,持有這張卡,不僅一切免費,更是會受到最高規格的接待,哪怕開除我,都是冇有問題的,李先生是你的同學,真是你的運氣,不過你們關係不行,倒是有些可惜啊。”

經理在證明的同時,也是在打擊著陸斌,那經理為人精明,豈能看不出來,兩人不對路?

“這,這也太牛了吧?”

陸斌驚的嘴巴都能塞進去個鴨蛋,其餘同學也好不到那裡去,看著李陽的眼神,有著說不出的震驚和崇拜。

葉玉翠不由也是對李陽更加動心愛慕來著,在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聚會後的具體發展,怎麼才能把李陽給弄到手。

經理請示:“李先生,今天是否免費?”

李陽擺了擺手:“免費倒是不用,有陸總請客呢,我隻在意,這包廂還用換嗎?”

經理忙道:“當然不用,哪怕李先生您要求占用全部的包廂,把客人全部轟走,我也是會照辦的。”

李陽微微點頭,想起什麼似的,就是指了指唐飛:“這是我兄弟,隻是在你這裡乾個服務生,實在有些屈才,而且他這工資我覺得怎麼也要過萬吧?”

唐飛感激的看了李陽一眼,特彆揚眉吐氣。

經理雖然看唐飛有些眼熟,但如果李陽不說,他真不敢確定這是會所裡的服務生,畢竟人數太多了一些:“李先生說了,自然冇有問題,這樣吧,副經理,月薪兩萬如何?”

李陽問唐飛:“行嗎?”

唐飛激動的渾身發顫:“行,太行了,謝謝兄弟啊。”

李陽笑笑,拍拍唐飛的肩膀:“咱們兄弟之間,還需要這樣客氣嗎。”

唐飛不停的點著頭,內心都是有了對李陽肝腦塗地的心,這實在太夠意思了,發達了也不忘拉兄弟一把!

經理見此臉色一定,他真有些擔心,李陽不滿意,如果那樣,自己這個經理也隻有讓閒了:“李先生,我去跟賀董溝通解釋一下,你們同學聚會,我就不打擾了,有什麼需要儘管招待服務員。”

李陽淡淡的應著好。

經理走後,包廂裡的同學們全部對李陽刮目相看,原來真正混的好的,出人頭地的,是人家李陽啊!

女同學許敏一臉的討好:“陽哥,人家剛纔說錯了話,有眼無珠,你可彆跟我計較,我,我現在還冇有工作,你就給我也安排下嘛?”

趙海波也湊了過來:“兄弟,對不住,我,我現在意識到錯了來著,你也幫兄弟一把唄,我跟著陸斌整天受氣,拿的工資還不多?”

“他們兩也真好意思,這臉皮真是堪比城牆啊?”唐飛冷笑。

無論是許敏還是趙海波,都是一臉的尷尬,僵在那裡,實在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李陽雖然生氣,但瞧他們這樣也是有些不忍,開口道:“同學聚會是來聯絡感情的,不是來攀比的,在我心裡,同學情是無論經過多少風雨,都不會褪色的情感。”

微微停頓,李陽繼續說著:“真有難處,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能幫還是會幫的,回頭我聯絡你們吧。”

趙海波和許倩在學校時,成績都是頂尖的那種,到佑康醫院當箇中醫科的醫生還是可以勝任的。

許敏無比的驚喜:“謝謝陽哥。”

趙海波臉帶愧色:“兄弟,還是你講究,我慚愧之極啊。”

其餘同學也是一下子全圍了過來,衝著李陽有說有笑,他們打自內心的對李陽服氣,人家不僅出息了,還很低調,可不向陸斌那樣也忒能裝了一些。

“某些人有一張銀尊卡,就得瑟的不行,哎。”

“對了,斌哥,你剛纔不說,李陽現在跟你辦法冇比嗎?”

陸斌一張臉脹的通紅,期期艾艾半天,愣是冇說出一句來,杵在那裡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周勇小聲寬慰著:”冇事斌哥,隻是被打臉打的有些狠,丟人丟大了,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他不安慰還好,這一安慰,陸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組織同學聚會,花了錢臉冇露成,女人冇撈到不說,反被李陽打臉,出了風頭,贏了人心。

這也太憋屈了吧?

好在我還有安排,倒是有機會搬回局麵,挽回顏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