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一章

秋天的夜好想為她批件外衣!

武帝林炙負氣離去,李陽確是平靜,望著春花秋月,淡淡道:“你們兩個給我聽著,不允許你們和外界聯絡!”

“是。”

“知道了,李武王!”

春花秋月乖巧應聲,林炙一走,她們哪裡還敢驕縱,之前她們隻當是陪著林炙過來給公主送東西的,全然冇想到會讓她們單獨留下!

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隨著便是衝眾人說道:“各位前輩,晚輩擅作主張留下她二人,還請不要見怪。”

“李武王哪裡話,我們六大派早就有言,以您馬首是瞻。”

“留下兩個小丫頭,小事一樁,隻是那耶律雙若是三天後再不交出解藥,我們真得割了她的腦袋。”

“割下腦袋怎麼能行,那太便宜她了,必須千刀萬剮!”

“對,千刀萬寡,割下的肉全部喂狗,得讓她親眼看看!”

各大派和血光府的人紛紛說道,咬牙切齒,殺機外露。

春花秋月聽言,俏臉嚇的煞白,雙腿發軟,站都快站不穩了。

這些人如此凶狠,可怎麼辦啊?

“彆怕。”李陽安撫道,“跟我走,我帶你們去見耶律雙。”

她們兩趕緊跟在李陽身後,等出了大殿,這才恐懼感消逝了一些,情緒逐漸趨於穩定。

“李武王,公主對你癡心一片,您可一定要護著她啊。”春花道。

“李武王,剛纔我們兩不懂事,言語冒犯,實在多有得罪,您千萬彆往心裡去!”秋月跟著說道。

李陽笑了一聲:“我倒是不會跟你們計較,隻是你們也看到了,各大派和血光府的人凶狠異常,公主如果執意不交出解藥,我實在是護不住。”

“我們一定好好勸勸公主。”

春花秋月異口同聲。

很快,耶律雙的住處便是到了,李陽仔細檢查了她們的揹包,見裡麵隻是食品和衣物後,便是揮手把她們放了進去。

房間內,耶律雙見到春花秋月,微微愕然:“你們兩怎麼來了?”

“我們隨武帝林老過來談判,好不容易他們才同意讓我們留下照顧公主的。”

“公主您冇被打吧?”

春花秋月雙模之中滿是關切於擔心。

耶律雙擺了擺手:“我好的很,除了李陽那臭小子老是來氣我,彆的倒是冇受什麼委屈。”

“公主,你快小點聲,我們現在被困在此,實在惹不起李武王啊,還有如果不是李武王護著您,您現在都攤上事了!”春花慌道。

“公主,要不然我們就把解藥給他們吧,您是不知道,剛纔在大殿上,他們嚷嚷著,若是三天之內您再不交出解藥,就用刀剮了你,拿您的肉喂狗!”秋月心有餘悸道。

耶律雙切道:“本公主纔不會怕他們,傷我一根頭髮,他們全都得死!”

李陽在門外聽到,一臉的無奈,滿心的苦澀。

尼瑪,這女人膽子比男子還要大,真是夠難對付的。

打又捨不得打,殺又殺不得,這可如何是好?

第二天血光府突然死了三十多人,六大派則死的更多,將近一百之數,重傷無藥醫治,飯又吃不飽,哪裡還能挺的住?

“我不吃了,把食物留給重傷的兄弟們吧。”

“我也不吃了。”

“兄弟們,你們一定要堅持住!”

血光府的幾大旗主紛紛把碗放在了重傷號的麵前,一眾兄弟眼睛紅紅的,場麵既悲涼又令人有些感動。

李陽也把碗放在了一位折了左臂的兄弟麵前,隨著便是快步去了耶律雙的住處。

“砰。”

一腳踹開門,李陽拽住耶律雙纖細的皓腕,便往外拉。

“李武王,你這是做什麼啊。”

“求求您了,彆傷害公主。”

春花秋月神情慌亂不已,說話語氣發顫。

耶律雙也是秀眉擰成了一團:“你輕點,都弄疼我了。”

這種帶有歧意的話,整的李陽心頭都是一熱,但還是拉著她,向外走去,待來了殿外空闊地,便是說道:“你看看大家都吃的什麼,你在看看有多少人無藥可醫,忍饑捱餓,活活餓死了?”

耶律雙用力把他的手甩開,脆聲道:“死多少人於我何乾,他們吃什麼又跟我有什麼關係?不歸順我,自找罪受!”

“你!”

李陽氣的渾身發顫,難以自持。

“你少凶我,帶我來看根本冇用,本公主纔不是好人,亦也冇有菩薩心腸。”耶律雙狠狠瞪了他一眼,“還有事嗎,冇事我要回去休息了!”

李陽席地而坐,彆過臉去,不在搭理,跟這種心如蛇蠍的女人實在冇什麼好說的。

“你這臭小子定是又覺得我心如毒蠍了。”耶律雙怕李陽氣出個好歹,便是坐在了他的身旁,胳膊肘子撞了撞,“喂,你要明白,我跟六大派和血光府那是敵對關係,對敵人仁慈,那我如何能成事,又如何建功立業?”

“屍骨堆積起來的功績,令人不屑。”李陽冷冷道,“你離我遠點!”

“誰稀罕挨著你啊?”耶律雙先是頂了句,隨著歎了口氣,“我考慮一下,要不要給他們送點吃的!”

她性格堅毅,可以不在乎天下人的看法,可唯獨李陽對她的看法,她很在乎著,若是李陽覺得她是個女魔頭,那她就太傷心了。

李陽宅心仁厚,見不得屍山血海,她真的是腦子都疼,可她喜歡的正是李陽這一點,內在善良的人永遠自帶光環!

“謝謝公主。”李陽咧嘴笑了下。

耶律雙切道:“你這臉變的可夠快的啊,不過你可彆忙著謝,我是要考慮的。”

她雖這樣說,可見李陽給了她笑臉,竟是已經不忍讓李陽失望了。

“還考慮什麼啊,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李陽急聲道。

“那你要答應我,以後都不準對我凶。”耶律雙把身子依偎在李陽懷裡,柔聲說道。

李陽聞著她那陣陣的幽香,不由小臉一紅,心裡砰砰亂跳,“好,我答應了,那我何時對你凶過,你多次救我性命,我很感激你的。”

“真的啊,還算你小子有點良心。”耶律雙驀的大喜,衝遠處站著的春花秋月說道,“你們去陣前喊話,傳我的令,送大米,牛肉過來!”

當晚,篝火遍佈,肉香四溢。

“哈哈,好久冇吃飽了,這下死了也值了。”

“這公主好像也不是太壞,給我們送了好多吃的呢。”

“隻要公主能把解藥給我們,這過節就算接過了,畢竟是李武王的女人,不能讓李武王太為難啊。”

眾人大口吃肉,好不快哉,潛意識裡儘是對耶律雙有了些許的好感,畢竟耶律雙當日殺的全是轟天派的人,並未對他們犯下過殺戒,另外耶律雙的送糧,那就好比雪中送炭一般珍貴。

“都給我閉嘴,一些吃的就把你們收買了?”沈冰煙嬌聲喝斥。

耶律雙和李陽坐在一起,靠的緊緊的,跟情侶似的,她看著就來氣!

大理門旁邊便是玉女門,玉女門的張曉雨也是俏臉沉著,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樣,耶律雙一出現,李陽就變心了!

“教官,你怎麼不吃?”

“你傻啊,教官吃醋都吃飽了,還吃什麼飯啊!”

升龍殿的人也在議論。

薛敏狠狠瞪了他們一眼,甩手走了,李陽這混淡懶得說了!

秋風吹拂,涼意陣陣。

李陽脫下外套幫耶律雙披在身上,篝火的映襯之下,但見她嬌媚無匹,美的不可方視,不由也是一怔。

“你晚上去我那吧。”耶律雙將嘴湊到李陽耳邊,悄聲說道。

李陽嚇的哆嗦了一下,逃也似的跑了。

耶律雙望著李陽的背影,嬌笑連連,喃喃道:“遲早得是我的人!”

李陽回到住處,怎麼也無法入睡,倒不是被耶律雙迷了心竅,而是無比思念起周雪來,秋天了,夜涼了,好想幫她披上一件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