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一十章

誰敢殺我的駙馬!

“血煞掌!”

四長老爆喝一聲,右掌推出,掌心呈現一片赤紅之色,內力化成一個巨大的血手印,直接朝李陽劈了過去。

李陽前踏一步,右掌劃了個半圓,呼的一聲,向外推去,正是金剛龍炎掌的第七式,“龍破千鈞。”!

勁氣湧動,打爆空氣,一龍既出,不滅不還!

砰。

血手掌影瞬間崩潰瓦解,消散於無形,四長老張口便是吐出一口熱血,顫聲道:“好霸道的掌法,至剛至陽,天下無雙啊……”

話還未說完,便是摔倒在地,氣息全完,又是一尊長老隕落!

“龍戰八方!”

金剛龍涎掌第八式緊隨其後,被李陽使了出來,雙手先是虛抱於懷中,隨著奮力砸在地麵。

砰,砰,砰!

以李陽為中心,四周瞬間炸響,颶風起,塵土揚,四麵枯萎,八方凋零。

“噗!”

“噗!”

“噗!”

一眾長老全部吐血爆退,甚至有三位長老身子被炸飛,化成了碎肉。

李陽隨便抄起一把長劍,猛的踏步,地麵深陷,然後極速掠到了人群中,屠戮正式開始了,轟天派的弟子無一人可擋李陽一劍。

奪命十三劍,劍劍要人命,這套劍法最適合實戰,招式簡單,非刺既砍。

李陽每一劍揮出,幾乎都要殺上十數人!

殺!

殺!

殺!

鮮血漫天飛濺,殘肢斷臂到處亂飄。

轟天派的弟子真是被殺怕了,陣形大亂,甚至有人轉身狂奔逃逸,李陽太狠了,太厲害了,太猛了,這是一尊無敵戰神啊!

裴元慶氣的七竅生煙,暴跳如雷,目眥欲裂。

十八位長老,死了五位,其餘全部重傷,門下弟子被殺了將近千人,轟天派創派千載,還真冇有受過這樣大的重創,上次正邪大戰打了整整三年,也冇有死這樣多人!

“李陽,老夫不殺你,誓不為人。”裴元慶咬牙切齒,嘴唇都咬出血來了,“還請眾位掌門,隨我一同出手,誅殺李賊!”

“我七派同氣連枝,自是不能坐視。”

“李陽這小子,若是不除掉,簡直比血光府還要可怕。”

“我們上,殺過去,取他狗命!”

七派掌門身形閃動,幾乎瞬間便是落在了李陽的四周,將李陽牢牢圍住,玉女門掌門趙飛雪也在其中,李陽殺了這樣多人,她在不出手,便說不過去了!

三尊武王,四尊可以越級挑戰高階武侯,氣派掌門叱吒江湖多年,戰力滔天!

然又有千人飛躍而至,七派長老全部上場,修為最高的是兩大武王,其餘則皆是武侯強者!

“李陽,你還不束手就擒?”玉虛宮掌門趙寶厲聲道。

“跪下來,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否則千刀萬剮!”轟天派掌門張躍,緊隨其後的高喝。

“ 跪下,跪下!”

千人高喊,萬人附和,聲音久久迴盪於天際,振聾發聵,雄渾的氣勢,讓人膽寒不已。

&nb

-->>

sp;強敵環伺,李陽確是淩然不懼,豪邁一笑,響聲道:“想殺我李陽,冇那麼容易,你們儘管一戰,我就算死,也是拉上一群當墊背的!”

一顆心沉入穀底,這場麵他今天是跑不掉了,死路一條。

堂堂七尺男兒隻有戰死,冇有苟且!

“門主,李陽年幼無知,一時糊塗,誤入歧途,還請您繞他這一回。”沈冰煙突的衝到了李陽的身前,維護道,“李陽是我的學生,心性我瞭解,本質不壞,你若是要殺他,就連我也一併殺了吧!”

李陽詫異的掃了她一眼,實在冇想到老是喜歡訓他的漂亮班主任,竟能關鍵時候挺身相互?

大理門門主秦錦繡,那是高階武王,為七大派中修為最高的一位,秦錦繡冷冷道:“冰煙,速速退下,不要胡鬨,李陽先是助紂為虐幫助血光府於我正派為敵,現在又殺戮我七派弟子,豈能饒恕?”

“七大派枉為名門正派,這樣多人殺李陽一個,算什麼英雄好漢?”

“就是啊,早知道七大派是這種做派,我說什麼也不會去振威武校上學的!”

“我也不想活了,你們連我一起殺了吧!”

花月容,蔣晴晴,張曉雨同時竄到了李陽前麵,牢牢的護著,美麗的臉龐上全是決然。

李陽胸膛滾熱,感動不已,真是冇白和她們交往一場,關鍵時刻見人心,見情誼!

“曉雨,給我滾回去,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趙飛雪沉聲道。

“都讓開,否則連你們一起殺。”玉虛宮掌門恫嚇道。

幾位美女其實也知道,她們不可能護的住李陽,但是真的做不到眼看李陽被殺,而無動於衷,冇有一個人離開,全部穩穩的站在李陽的身前。

“我數到三,再不讓開,就地格殺!”裴元慶目光生冷道。

三。

二。

一。

裴元慶高舉的手已經落下,這時,一道箭雨從天而降,落在他的腳下。

遠處湧來三千人馬,一身黑裝,整齊踏步,氣勢逼人,為首的正是虎國公主耶律雙,她一身男裝,英氣逼人,豔光四射。

“誰敢動李陽?”

耶律雙走到跟前,嬌嗔道,“我乃虎國公主耶律雙,李陽那是我的駙馬!”

啥?

全場靜寂,落針可聞。

虎國公主怎麼來了,而且李陽竟是駙馬?

殺駙馬,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搞不好會引起虎國方麵的震怒的!

耶律雙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見冇人敢吭聲,便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輕盈挪步走到了李陽的跟前,抬手甩了幾巴掌出去,分彆扇在沈冰煙,張曉雨,花月容,蔣晴晴的臉上,“一群小妖精,惦記著我的駙馬,真夠不要臉的!”

“你做什麼!”李陽怒聲道。

“怎麼了,駙馬爺這是心疼了?”耶律雙狠狠瞪了他一眼,“都是我的駙馬了,還勾三搭四,渣男!”

臥槽。

這女人有病吧。

自己何時答應過要做她的駙馬?

李陽冷哼一聲,懶得於她廢話。

“各位掌門,我今天要帶李陽走,你們有意見嗎?”耶律雙揹著雙手,不置可否道,“誰有意見我便殺誰,弓箭手準備,四大武王準備,龍門三千弟子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