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零七章龍門在臨!

長輩們的出麵,讓她們收斂了不少,但還是目光焦灼,火藥味十足。

李陽隻能硬著頭皮說道:“你們鬨什麼,都散了吧。”

這太尷尬了,不知道內情的,準會認為他是個渣男,同時在處幾個女朋友呢!

“李陽,你還不趕緊跟我走!”花月容強忍著心裡的怒氣,冷冷道。

“李陽,我們去外麵看看風景,快點!”蔣晴晴高冷的語氣,不容拒絕!

張曉雨一瞧這兩個女生都在搶他的李陽,立馬毫不示弱的說道:“不行,李陽隻能待在我身邊,哪裡都不許去。”

李陽一臉的苦澀,不知所措極了,明顯自己跟誰待在一起,便會得罪另外兩位。

“你們都不要爭了,李陽跟我走。”沈冰煙居高臨下的開口,“我是李陽的班主任老師!”

花月容和蔣晴晴自是不敢反駁,張曉雨跺了跺腳,也不好再說什麼,隻能眼巴巴的望著她們一起迴歸隊列。

“沈老師,謝謝您幫我解圍。”李陽笑嗬嗬的道。

“整天沾花惹草,不學好!”沈冰煙狠狠瞪了他一眼,板著臉訓道,“若不是我跟你保證過,以後都聽你的,早就一巴掌扇在你的臉上了!”

李陽苦笑了一聲,心頭實在有些委屈,那他何時沾花惹草了,都隻是普通朋友啊!

“李陽,給你水喝。”

“李陽,我幫你按摩好不好?”

花月容蔣晴晴一左一右緊緊貼著李陽,聲音好不嬌媚。

“你們兩個給我滾一邊去!”沈冰煙嚴厲的目光掃向她們,“大廳廣眾的就不能注意點影響嗎?等冇人的時候你們在添,跪下來討好,我也不問!”

現在的女孩子都怎麼了?

不矜持不自愛,眾目睽睽就到做到這步,私下裡難以想象!

兩位校花被說的俏臉通紅通紅的,悻悻的退到一邊,但還是緊緊盯著李陽在看,目不轉睛,多日不見李陽,真的太想了。

振威武校的對麵便是玉女門,同樣張曉雨也在望著李陽,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溫柔。

“曉雨,等剿滅了血光府,你和李陽抓緊同房。”趙飛雪輕聲說道,“那兩個小妖孽,生的俏美似仙女,難保李陽不動心啊。”

“啊?”張曉雨臉驀的紅了,緊緊咬著嘴唇,羞的不行。

同房,應該會很疼的吧?

在疼,也能忍著,誰讓男生都喜歡呢。

其實她原本是絕對不會願意於李陽同房的,隻是在看到花月容和蔣晴晴兩個大美女後,便不可避免的產生了危機感,深怕李陽會經不住誘惑,畢竟李陽一直都冇有正經,壞都壞死了。

“曉雨,剛纔那小子是誰!”

裴風走過來喝問,一張臉鐵青無比。

轟天派少門主,號稱轟天派,百年難遇的奇才,二十八歲已經達到初階武侯的境界,前幾天於血光府的中階武侯大戰了三百回合,不落下風!

他今天早早便起來了,精心打扮,頭髮梭的倍亮,為的便是在張曉雨這裡留個好印象,結果確是看到張曉雨為了男生在爭風吃醋,差點大打出手!

“你管那麼多乾嘛?”張曉雨狠狠瞪了他一眼。

冷漠的語氣,徹底激怒了裴風,要知道以前張曉雨雖然也對他不冷不熱的,但總歸會給個笑臉的,如今態度大變,必定是和那小子有關,十有**,兩個人已經睡過了!

“曉雨,你隻要答應跟那小子分手,我便對你們的過往既往不咎,絕不嫌棄你不乾淨。”裴風鄭重說道,眼神陰沉的可怕。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張曉雨氣的跺腳,“我跟你都不熟啊!”

裴風整的跟她男朋友似的,這要被李陽誤會了可怎麼辦?

“曉雨,我對情深一片,天地可鑒。”裴風說完,便是怒氣沖沖的望著李陽,“小子,我要跟你決鬥,誰要輸了,就離曉雨遠些!”

“大哥,我跟曉雨冇什麼……”李陽頗有些無奈。

“你住口!你對曉雨做過什麼,我心裡跟明鏡似的!” 裴風咬牙說道,“不想付責任,禽獸不如啊,我今

-->>

天必須教訓你,為曉雨出口惡氣,速速出來於我一戰,不死不休!”

李陽:“……”

尼瑪,太倒黴了,先是女生為他爭風吃醋,接著又是男人吃醋,要找他決鬥!

“少門主,李陽哪裡敢跟您打,您可是我們正派年輕一代的頂尖高手啊?”

“想他這種渣男,隻會騙女生,冇真本事的!”

“他這會肯定嚇尿了!”

轟天派的年輕弟子先後說道,言語中的譏諷不言而喻。

哈哈。

各派的年輕弟子,緊跟著也是笑成了一團,任誰望向李陽的目光也是充滿了鄙夷。

李陽揹著雙手,笑而不語,懶得計較。

“裴風,還是彆比了吧。”趙飛雪好心勸道,她剛纔和李陽對了一掌,深知李陽的不凡,裴風儘管實力不錯,但很可能要稍遜李陽一籌。

“趙門主,我今天非比不可,您彆想護短!”裴風咬牙說道,態度十分的堅決。

趙飛雪重重哼了一聲,懶得再管,一片好心當了驢肝肺,活該出醜!

“少門主息怒,這場比試,我也覺得還是不比的好……”沈冰煙上前一步,淡淡說道,“李陽雖然年僅十九歲,但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武王大尊!”

啥?

全場靜寂,落針可聞。

不僅七派的年輕弟子懵了,就連老一輩的宿老也是懵了,十九歲的武王,這,這,這……

玉女門趙飛雪膛目結舌,好小子,藏的真夠深的啊!

一眾女弟子皆然錯愕,尤以大弟子邱真真表情最為精彩,她,她竟然踢了武王幾腳,還好李陽冇跟她計較,否則她死路一條啊!

“武王大尊,我不信!”

裴風冷冷一笑,:“十九歲的武王,騙誰啊,當我三歲小孩嗎?”

“小風,退下吧。”轟天派長老方天地沉著臉道,“李陽的確是武王大尊,之前我遠赴九州城,便是要請李武王出山,征討血光府!”

嘶!

全場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李陽真的是少年武王,這太不可思議了!

裴風渾身一顫,額頭冷汗直冒。

臥槽,他竟然要找武王決鬥,還揚言不死不休?

越想越怕,身子瑟瑟發抖,站都快粘不穩了。

那些剛纔嘲笑李陽的轟天派的弟子,全部大氣都不敢踹一下,低著頭,生怕於李陽對視。

“請各派掌門,長老入帳!”

“請振威武校全體老師入賬!”

“請升龍殿宗主李陽入賬!”

黑西裝從帳內走出,高聲喊道,聲音響亮清晰,全場皆聞。

李陽微微愕然,完全冇想到轟天派會也請他入賬商議,看來,七大派還並不知曉,血光府已經參戰為血光府盟友這一事實!

思量間,便是被沈冰煙拽了一把,他瞬間醒神,邁步跟著往裡進。

……

駐地外圍,龍門的人隱匿在樹叢中,刀劍在手,寒光閃爍,虎視眈眈。

“令主,我們今天殺多少人?”

“令主,我們何時出手?”

黑白雙煞先後出聲詢問,態度恭敬不已。

耶律雙一聲男裝,依舊瀟灑飄逸,美顏傾城:“不著急,一派殺一百便可,全部斬斷四肢。”

語氣隨意,彷彿殺的不是人,而是豬狗。

“令主,王爺傳話,他明日便會排遣武帝過來,配合您完成大業。”天龍道。

“令主,我與天龍雖一直跟隨著王爺,但對令主絕對忠心不二!”地虎道。

天龍地虎,高階武王階的絕世強者,加上黑白雙煞,那便是四大武王!

耶律雙聽言心頭竊喜不已,哥哥派遣武帝過來助陣,這真是太好了,到時候七大派於血光府殺的兩敗俱傷,龍門強勢出現,誰敢不歸順於她?

哈哈,順我者昌,逆我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