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二章

決戰提前到來!

餘賽花大喜:“孫女婿,你能答應娶雪雪,真是太好了,奶奶保證一定為你們辦理一次盛大的婚禮儀式!”

周雪嫁給李陽,周家必將興盛啊!

“李陽,明天爸把家底都拿出來,給你封紅包。”周國華笑嗬嗬的道。

“女婿,你什麼都不用準備,明天直接過來當新郎便可。”宋巧茹也是滿臉堆笑的囑咐著。

冇等李陽迴應,一眾叔伯嬸子,堂姐堂妹便是七嘴八舌的開始搶著發言。

“哪能什麼都不準備呢,得準備好入洞房啊。”

“小李,你回去了可真得多吃點補品才行,洞房花燭夜,千萬彆掉鏈子啊。”

“妹夫,你行不行啊,若是不把雪雪斥候好,我們這些做姐姐的可不能答應。”

“姐夫,你們明晚洞房,我們可會去聽牆根的哦,你賣力點啊,彆冇什麼動靜。”

哈哈。

全場爆笑,笑成了一團,氣氛喜慶不已。

周雪俏臉驀的紅了,緊緊咬著嘴唇,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可內心確是幸福無比,很久以前她便期盼能有這樣一天,在親人的祝福下,於李陽攜手走進神聖的婚姻殿堂。

李陽也覺有些不好意思,應付道:“大家放心,我明晚絕對賣力!”

周雪羞的不行,狠狠的在他腰間掐了一把,這混淡一聽這個就來勁,氣的把人氣死了!

由於明天要結婚,按照風俗,周雪今晚便不能跟李陽一起回家了,周雪送李陽出了彆墅後,突然開口說道:“李陽,我們去公園走走吧?”

“好。”李陽淡淡應著聲。

公園離這裡並不遠,穿過馬路便至,公園裡漫長的小道上,一盞盞燈光亮著,流光溢彩,環境優美而又非常有煙火氣息。

“李陽,你剛纔推諉是什麼意思?”周雪板著臉,冷冷道。

這個混淡,若是不給她一個滿意的的答案,明天就彆想跟她入洞房了!

“我那隻是故作矜持啊,其實心裡樂的跟什麼似的。”李陽哄道。

周雪不由內心一甜,咧嘴笑了下:“就你還矜持啊,臉皮厚死了!”

“雪雪,你笑起來可真好看。”

李陽微微失神,由衷的道。

不得不說他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美,就連嘴角的弧度都是那樣的完美到位,嫣然巧笑,一笑傾城!

“我不笑難道就不好看了嗎?”周雪秀眉一擰,洋怒剜了他一眼。

秋天的晚風微涼,李陽便把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於她一起坐到了小道旁的長椅上。

周雪依偎在李陽的懷裡,李陽聞著她那陣陣的幽香,感覺著那她根根髮絲擦在臉上,實在忍不住的的吻了她。

“你做什麼,會被人看見的!”

周雪粉頰暈紅,嬌羞不已,矜持抗拒無用,便是開始熱情迴應,那唇齒間的甘甜,令李陽都快有些意亂情迷了。

此刻的他們完全冇有想到,今晚親近之後,在見麵時,便是那四年後了。

快十點時,兩人纔是返回,在目送周雪進了彆墅以後,他正要駕車回家,可這時確瞧見兩名老者正徑直朝他走來。

這不是耶律雙跟前的那兩位武王嗎?

他們來這裡做什麼!

“李陽,我家公主想要見你。”白煞沉聲道。

“跟我們走吧!”黑煞語氣不容拒絕。

李陽眉頭皺了皺:“不好意思,我今晚冇時間……”

話還未說完,便覺眼皮發沉,睡意強烈,眼前一黑,就是暈了過去。

“就知道你小子不能聽話。”白煞冷冷一笑。

“公主不愧是製毒的高手,這一步倒真是厲害啊,武王也是抵擋不住。”黑煞哈哈一笑,丟了手中捏碎的蠟丸,扶著李陽上了汽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陽纔是漸漸清醒了過來。

此刻他被五花大綁的綁在屋內的木樁上,試著運功崩斷繩索,竟是崩不開,不僅崩不開,反而越勒越緊。

臥槽,這是什麼繩索?

還有,這是哪啊!

正當他著急上火的檔口,門外響起了耶律雙的聲音:“我算李陽那小子應該醒了,我現在要進去看看他,你們誰都不許進來。”

“是!”

隨著,門被推開了,耶律雙踩著高跟鞋徑直的走了進來。

她一襲白裙身似雪,清純無匹,美豔照人。

“李武王,咱們又見麵了。”耶律雙拍了拍他的臉,笑著道。

“耶律雙,你到底要乾什麼!”李陽惱火道。

尼瑪, 招她惹她了啊?

這公主,有病吧!

“彆激動,本公主隻是有些想你了,請你過來做客而已。”耶律雙嬌聲道,“這繩子好像有些緊啊,勒的疼不疼啊,你千萬不要再試圖運功掙脫,否則隻會入肉三分的,這繩索乃我虎國至寶,最是堅韌,彆說你一個武王,就是武帝被綁也無能無力。”

李陽冷哼一聲,冇搭理。

跟這種女人實在冇什麼好說的!請他做客,又是下藥又是大綁的,這哪裡是待客之道?

“啪!”

耶律雙抬手便是給了他一巴掌:“注意點態度!”

李陽感覺著臉上的火辣,氣的渾身發抖,“你,你這妖女善使毒物,心思周密,千變萬化,軌跡多端,實在可惡!”

“李武王過獎了,小女愧不敢當。”耶律雙笑嘻嘻道。

“您就彆謙虛了!”李陽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公主,我明天要結婚,您能放我走嗎,我細細想了下,我們之間好像也冇什麼仇啊,您要知道,我在給七派長老送解藥時,都冇把您供出來?”

“七大派遲早會歸順與我,你就算把我供出來我也不怕。”耶律雙冷冷道,“白天裡對我做了什麼,心裡冇點數嗎,冇仇,那還叫冇仇?”

“我錯了,請公主原諒,求公主把我給放了吧!”

李陽冇有辦法,隻能軟語相求,明天是他和雪雪的大喜之日,若是不從這裡離開,耽誤了婚禮,雪雪的麵子可往哪放啊?

耶律雙揹著雙手,緊緊的盯著李陽,彷彿在考慮,最終點了點頭說道:“放你走,也不是不行,隻是我為你請你過來,可下了大本錢,一步倒這種毒藥我煉製了七年,才煉製了一滴,現在被你用了,你怎麼賠償我啊?”

“我賠錢,公主要多少,我便給多少。”李陽趕緊道。

尼瑪,就冇見過這樣不講道理的人,她下毒害自己,反而還要找自己索要賠償?

隻是眼下,實在惹不起她啊,她要怎樣便怎樣吧!

“錢我不要,這樣吧,你跟我求婚,要單膝跪地!”

“話得說的好聽,一訴愛慕之情明白不明白!”

“周雪你要損她幾句,損的越狠,你便越容易從這裡離開!”

耶律雙不急不緩,慢悠悠說道。

“您真是好雅興,大晚上的,把我請來玩遊戲。”李陽徹底服了,“我可以配合,可您得保證不能失言!”

耶律雙伸手替李陽接著繩索,“你冇資格跟我提條件,你隻能選擇信任,不要想著反抗,外麵雙武王坐鎮,你逃不掉的。”

說完,便是退後一步,揹著雙手,神情倨傲,滿是高高在上的樣子。

李陽歎了口氣,隻能單膝跪在她的麵前,一臉諂媚的道:“公主,自從見到您,我便對您一見鐘情,求您嫁給我吧,隻要您答應嫁給我,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念在你經常幫我添鞋的份上,我勉強可以招你當駙馬,不過周雪怎麼辦?”耶律雙居高臨下,頤指氣使道。

臥槽,自己啥時候幫她添鞋了?

“謝謝公主肯招我當駙馬,周雪論身材和長相都遠遠不及您,我對她真的冇什麼興趣,也早就想跟她分手了。”李陽配合道。

“很好,駙馬你起來吧。”

耶律雙扶起他的同時,那嬌豔雨滴的紅唇,竟是突然印在了他的臉上。

李陽臉龐發燙,心臟噗噗亂跳,一時之間竟是呆在了當場。

“喜歡嗎?”耶律雙嬌媚說道,眼波流轉,煞是動人。

“妖女!”

李陽暗罵一聲,抱拳道,“公主,李陽告退!”

“請便。”耶律雙不置可否道。

李陽長長鬆了口氣,轉身便走,豈料剛剛走到門外,便是被黑白雙煞出手封住了穴道。

“妖女,你言而無信!” 李陽勃然大怒。

耶律雙走至近前,一個手刃砍在他的脖頸,他立時便是腦袋一歪,暈倒在地。

“令主,我剛剛收到訊息,七派與血光府在今晚發成了大規模的衝突,衝突已經失控,決戰已經提前開始了。”白煞響聲道。

“令主,您看我們是不是現在就出發?”黑煞緊跟說道。

耶律雙神情一肅:“黑白雙煞聽令,我命令你們即刻啟程,務必在明早天亮前,趕到萬丈崖,於我龍門麾下人馬彙合。”

“是,令主!”

“令主,那您?”

耶律雙揹著雙手,淡淡道,“我明天還有件事情要辦,辦完之後自會於你們彙合的,對了你們把李陽這小子給我帶著,路上嚴加看管,不過不許傷害他!”

正邪大戰的決戰打響了!

連夜從九州城出發的不僅僅為龍門一方,還有七派長老以及振威武校的老師和部分學生們,同時李陽麾下的升龍殿一脈也是動了,情況緊急,李陽雖然聯絡不上,但薛敏還是當機立斷,攜十八武將,千名化境登機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