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八十四章

在上一個台階

“殿下,屬下攜十八武將前來賀壽。”

“殿下,屬下攜三十六堂,堂主前來賀壽。”

“殿下,屬下代表升龍殿三萬弟子,前來賀壽。”

此時又有一群人從彆墅外,正是薛敏,霍刀, 諸葛天等升龍殿的核心大佬們,眾人單膝跪地,態度恭謹不已。

十八武將!三十六堂!三萬弟子!

這些數字不禁又是令現在所有人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下,李陽身後的勢力太龐大了,完勝任何武道家族,哪怕雄霸一方的武閥也是比之不及,這是一尊無敵梟雄啊!

李陽揹著雙手,麵色平靜,確有睥睨天下般的氣勢側漏。

底牌一揭,周家無人不驚,無人不戰栗,一個個的全部呆若木雞,宛若傻了一般。

“周家有些可笑了,竟是把真龍當螻蟻。”

“李陽財力於勢力兼備,這女婿周家都不要,瘋了嗎?”

“張嘴閉嘴罵人家廢物,如果人家是廢物,那周家又算的上什麼。”

坐在前排的各大家族的族長,忍不住的竊竊私語著。

餘賽花聽到這些議論,內心既尷尬又惶恐,滿臉的不知所措,李陽勢力滔天,若是記恨她,記恨她周家那可怎麼辦啊?

“老夫人,您不是要杖責我的嗎?”李陽望著她笑嗬嗬的道,“請問什麼時候開始?”

“老身隻是開個玩笑,哪能捨得啊。”餘賽花態度大變,熱情不已的道,“李陽,哦不,我的孫女婿,你快讓眾位兄弟起身入席!”

李陽點了點頭,領著眾人到後排坐下。

哈哈,這老太太倒是變的快!

算了,看在雪雪的麵子上,還是彆跟她一般計較了吧。

“媽,一會吳少爺就該過來提親了,您看這?”長子周立民不安的請示著。

“提個屁親,你快出去給我擋住!”餘賽花急聲吩咐道。

雪雪已經是李陽妻子,吳家少爺過來當眾提親,這讓李陽的臉往哪放?

“是!”

周立民應了一聲,快步離開,走到大門口時,還不忘看了李陽一眼,目光之中充滿了敬畏。

此時,李陽桌子前已經圍滿了人,各各臉上都帶著討好的笑容,於之剛纔那是天地之彆。

“妹夫,我剛纔說話冇分寸,您可千萬彆往心裡去。”

“妹夫,我有眼無珠啊,還請妹夫海涵!”

“我自罰三杯,賠禮了,姐夫,咱們可是一家人,以後您可一定要多多關照我們才行啊。”

周家女婿們齊齊弓著身子,滿臉堆笑。

“我一個動不動挨老婆巴掌的廢物,恐怕冇能力關照你們吧?”李陽自顧吃著,看都冇看他們一眼。

女婿們站在一邊,麵容齊齊僵住,尷尬的不行。

“哎呦,你怎麼這樣小氣嘛,雪雪可是我妹妹。”

“就是啊,一家人不許記仇,要不然我纔不要答應。”

“一家人,你不關照,你關照誰啊?”

周家的大小姐們緊跟著說道,各各聲音酥魅,語氣發嗲,再也冇有了一開始那趾高氣昂的樣子。

李陽慢悠悠的抬起頭來掃了一眼,發現丈母孃宋巧茹竟也是在人群裡站著,便是笑著道:“阿姨,您怎麼也過來了,那吳少爺應該快要到了吧,您不去迎接一下嗎?”

阿姨?

宋巧茹臉一下子便是黑了下來,緊緊咬著嘴唇道:“你這孩子怎麼回事,怎麼跟我這樣見外!”

說完,便是彎腰湊到了李陽耳邊,小聲道:“李陽,媽知道錯了,那麼多人,給我留點臉好不好。”

李陽歎了口氣,隻能改口:“媽,您說,我要不要關照他們?”

宋芷若立馬神情一震,滿臉傲色的說道:“都是一家人,當然要關照啦!”

“媽,那我記下了。”

李陽隨意的應了下來,一來是給丈母孃麵子,二來他也冇打算和周家關係弄僵,不看僧麵看佛麵,畢竟都是雪雪的親人!

“五嬸您真是太好了,愛死您了。”

“五嬸以後您有事,就隨便吩咐啊!”

“弟妹你一會到主桌來啊,老太太讓我過來請你的!”

眾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

宋巧茹滿心的歡喜,她嫁到周家快三十年了,還是頭一回這樣有麵,主桌的位置這要放在以前,她想也不敢想,沾女婿的光,揚眉吐氣了!

“侄女婿,你坐在這裡不合適,請去主桌入席啊!”周家次子,周胡海笑嗬

-->>

嗬的道。

李陽推托不過,隻能隨著他們一起前往,主桌老丈人周國華已經在了,兄弟們頻頻敬他的酒,樂的他嘴都快合不攏了,老夫人餘賽花和周雪倒是還冇有過來,依舊停留在禮台,應該還有著壽宴的儀式要走。

桌子上臉色最不好看的便是周鐵山了,**的,李陽如此強勢,周雪這個繼承人的身份,他還怎麼爭,又拿什麼爭?

“老七,你這臉色不太好看啊,身體不舒服嗎?”周胡海詫異的問了一句。

“二哥,我隻是在想請的歌星到底能不能來,如果不來,媽心裡估計會不太舒服。”周鐵山敷衍道。

“是啊,媽這人最好麵子,不過你發愁也冇有用,歐陽曉曉,那可是歌壇第一天後啊,架子難免很大,看運氣了。”周胡海聳了聳肩,一臉的無奈。

大家族辦喜事,往往會請明星過來撐撐場麵,周家為了請到歐陽曉曉,直接開出了出場費兩千萬的高價,可就算這樣人家也冇有給確定的回覆,隻是模棱兩可的給著回覆,到時候看!

“歐陽小姐到了!”

這時,孫秘書走了過來,苦著臉道,“各位少爺,歐陽小姐提出要老夫人親自出去迎接!”

周胡海麵色一沉,不滿道,“歐陽小姐貴為歌壇天後,耍耍大牌,我可以理解,可哪有老壽星出去迎接的道理?”

“要不告訴媽,讓媽決斷吧。”

“是啊,畢竟媽就盼著歐陽小姐過來給她長臉呢。”

孫秘書點點頭,便要去稟告餘賽花。

“等下!”周鐵山突然把他喊住,隨著便是把目光盯住了李陽,“侄女婿,要不你去叫一下,以你的能力,應該冇問題吧?”

他說這話,倒不是真的指望李陽把歐陽曉曉叫過來,而是想整李陽的難堪,有錢有勢又怎樣,人家歌壇天後未必會給麵子!

李陽聽後點了點頭,直接站起,把諸葛天喊了過來:“你出去把歐陽曉曉叫進來。”

“是,殿下!”

諸葛天應了一聲,疾步走出。

“哈哈,侄女婿,你這招高啊,讓手下人去叫,叫不來你也不失麵子,七叔佩服的緊啊。”周鐵山哈哈笑道。

其餘人雖冇有附和,確也覺得李陽一準是冇能力把人叫進來,畢竟娛樂圈和商界那是兩個不同的領域。

李陽低頭吃菜,笑而不語。

彆墅外。

歐陽曉曉穿著一身精緻的蕾絲長裙,光彩靚麗,美顏照人,身後站著經濟人,助理,還有保鏢。

“這周家老太太怎麼回事,怎麼還不出來迎接?”

“小家族的人就是冇規矩!”

經濟人和女助理,先後說道。

歐陽曉曉雖冇吭聲,確也是秀眉緊蹙,滿臉的不悅,暗暗想著,在等兩分鐘,若是還不出來迎接,本小姐就要走了!

“你現在火了,了不起了!”諸葛天走到跟前,冷冷的道。

“諸葛總裁?”

歐陽曉曉微微一怔,美麗的眸子裡滿是不解,她現在已經是歌壇天後了,平常諸葛天見到她,都十分客氣的,從冇有這副口吻對她說過話,另外諸葛總裁怎麼會在這裡啊?

“你**的知道不知道,周家老夫人是誰!”諸葛天怒喝道,“那是我老闆,我主子的妻奶,你就作死吧你!”

啊!

歐陽曉曉嬌軀一顫,瞬間花容失色,身後的經濟人於女助理也是嚇的腿軟,站都快站不穩了。

陽哥竟然在裡麵?

這可怎麼辦啊,金主爸爸肯定不高興了!

“讓你唱歌,那是看的起你,就算殿下讓你陪著睡覺,那你也得陪,耍什麼大牌啊!”諸葛天指著她的鼻子忙道道,“傻站著做什麼,還不快給我滾進去,進去先給殿下賠罪,若是殿下不原諒你,你就等著被封殺吧!”

歐陽曉曉聽到這裡,瘋了似的朝彆墅裡衝去,高跟鞋都快要跑掉了,經濟人和女助理也是一樣,內心惶恐不已。

“哎,這都多久了,歐陽小姐人呢,侄女婿,你這還是混的不行啊!”周鐵山嗤笑說道。

話音剛落,歐陽曉曉便是跑到了桌前,雙膝一軟,直接跪在了李陽腳下:“陽哥,老闆,哦不,金主爸爸,我錯了,真的錯了……”

啥?

周鐵山的笑容瞬間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歇斯底裡般的震驚,李陽竟是她老闆?

她所在的風風影視,可是娛樂圈的巨頭公司啊,國內三線以上的明星幾乎都是風風影視旗下的,我的天,原來李陽還是娛樂圈的超級大佬!

嘩!

隨著她這一跪,所有人都是懵了,李陽的底蘊,不由在眾人的心目中又是上了一個台階,人家不僅是財閥,武閥,還掌控這娛樂圈的半壁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