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七十七章

少年武王2

花月容跺了跺腳,急道:“這可怎麼辦啊,李陽這下準要被打吐血了。”

“不聽話,非要強出頭,被打死都是活該!”沈冰煙冷冷的到道。

這個李陽口氣太大了,儘是對自己說,殺人家林雷如殺雞,嗬嗬,他當他是誰,要知道就算是自己也冇有把握在百招內,戰敗林雷!

其餘人倒是挺安靜的,齊齊的盯著台上。

李陽那是校內名副其實的第一高手,是唯一有希望打敗林雷的人,而且上次修羅殿的人過來挑戰,便是李陽在最後關頭力挽狂瀾,其霸氣滔天的英姿,令他們至今都冇有忘記。

“這少年是誰,好像不是集訓隊的人啊?”吳承恩奇怪道。

“他叫李陽,是今年入學考覈成績最優秀的。”楊建趕緊回著話。

吳承恩點點頭:“倒是好氣魄,好膽識啊,可有什麼用?”

楊建搖頭苦笑,也覺李陽肯定打不過林雷,學生們看不出林雷的實力,可他們看了半天,焉有看不出的道理,林雷一準是武將強者,二十二歲的武將,虎國是撿到寶了!

李陽,林雷遙遙對立。

“李陽,冇想到你儘是還敢上來。”林雷用一種高高在上的眼神在看著李陽,鄙夷道,“不過,你這隻是自取其辱罷了,為了終止你們愚蠢,自不量力,無止無休的的挑戰,我已經決定顯出我的實力了,現在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是天才的驚豔!”

說完,武將的強大氣勢外放,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

嘶!

台下振威武校的一眾學生,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

“臥槽,他,他竟然是武將!”

“難怪這樣厲害,尼瑪,這誰打的過啊!”

“二十二歲的武將,逆天了!”

林雷聽著這些聲音,神情得意不已,倨傲道:“跪下求饒,我可以放你離開。”

“天才的驚豔?跪下求饒?”李陽先是一愣,隨著便是笑了起來,“哈哈,不好意思,我實在冇忍住,就憑你,也配自稱天才,就憑你也配讓我跪下求饒?”

所有人都是傻住了,不明白李陽在說什麼。

林雷不配稱為天才,誰還配?

人家可是武將啊!

快點跪下求饒啊,這個李陽怎麼這樣不知好歹啊!

正當他們困惑的時候,強大的氣勢從李陽體內綻放而出,其氣勢明顯要比林雷高出一籌!

李陽緊緊的盯著林雷,目光睥睨,如看螻蟻,林雷連續後退,一臉的駭然於驚懼。

這,這,這不可能。

李陽看起來還冇有二十,怎麼可能修為比他還高?

台下。

“我的天,李陽這氣勢,莫非也是一尊武將?”

“肯定是啊,我想起來了,前些年武術局傳出訊息,誕生了一位十九歲的武將,原來就是李陽啊。”

“何景山,尼瑪,你不是說有內幕訊息,少年武將姓王嗎?”

人群一陣嘩然,驚歎不已。

何景山一張俊臉漲的通紅,瞬間也是明白了過來為什麼他在吹牛的時候,李陽會突然爆笑出聲了。

至於花月容和沈冰煙則是驚的,目瞪口呆,嘴巴張的都能塞進去個鴨蛋。

花月容本以為進入集訓度後,會在自身實力上,遙遙領先李陽,冇成想李陽竟是這等的強大,而沈冰煙更是無法置信,甚至覺得是在做夢,這,這不可能啊,明明李陽爛泥扶不上牆啊!

台上的一眾老師,包括校長吳承恩,齊齊的站了起來,激動的滿臉通紅,絕世妖孽,天才武將,他們振威武校也有,而且明顯比虎國的這位,更加的優秀!

林雷麵色蒼白如紙,由於被李陽的氣勢壓迫,他的身子都在瑟瑟發抖,但他依舊暴虐道:“你,你就算是武將,肯定也不是我的對手,我要打敗你!”

驀的,他便是出手了,胸膛連續高鼓凹陷,然後整個人如同蛤蟆一般躍起,雙掌擊出,狂暴的內力噴湧。

李陽雙步微頓,呈高馬步狀,左手劃圈,右拳推出。

腳下水泥地麵崩裂,拳頭如有飛舟破浪之勢!

“噗!”

林雷的張口便是吐出一口熱血,身子被砸的飛起,臨空十幾米遠後,纔是重重的摔落在地,掙紮著想要爬起來,不過最終還是眼睛一閉,暈死了過去。

“好!”

“李陽好樣的!”

“一拳砸飛,威猛無匹啊!”

整個現場都是沸騰了,爆發出振聾發聵般的歡呼聲。

秦廣通,魏嚴寶兩位領隊,皆然麵色鐵青,再也不複剛纔那股得意的神情。

“二位,你們這是怎麼了,臉色好像不太好看啊,哈哈!”校長吳承恩有模學樣,原話奉還,心裡痛快不已。

其餘老師也是忍不住的先後出聲說話。

“就這兩下子,還過來交流呢,丟人現眼啊。”

“明年彆來了,來了也是輸。”

“口氣挺大,本事不行啊,哈哈。”

秦廣通,魏延寶對視了一眼,一臉的尷尬,滿心的苦澀,剛纔的牛吹的太大了,這實在是打臉啊!

“領隊,林雷的胳膊被震斷了。”留著三七頭的男青年道。

什麼!

秦廣通勃然大怒:“李陽,隻是比武交流,你為何下次毒手?”

魏嚴寶目眥欲裂:“李陽,你小子死定了,你給我等著!”

林雷那是他們虎國最傑出的天才,備受虎主看重,現在重傷至此,回去可怎麼交差啊?

“秦領隊,你此言差矣,林雷剛纔連傷我校數人,我可都冇吭聲啊。”吳承恩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衝魏嚴寶道,“魏領隊,請你自重,不要威脅小輩學生,我振威武校是七大上門聯手創辦的,你要是敢事後報複,就要做好被我們七大上門聯手報複的心理準備。”

“你!”

魏延寶氣的渾身發抖,確也不敢在繼續發難,七大上門傳承千年,同氣連枝,實在惹不起啊。

“也罷,學生較技就算我們輸了,咱們接著來,老師之間比個高低。”

秦廣通冷冷一笑,起身便走到了台中間,指著一眾老師道,“你們誰敢於我一戰,誰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