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六十六章

二十八星宿圖!

急診室。

“李神醫好。”許靈煙笑著招呼,很是平易敬人。

“你聾了嗎,這是我師孃!”宋芷若狠狠瞪了李陽一眼,這真的不能怪她發火,而是師孃何等身份,豈容人輕慢?

啥?

她竟然是北境統帥天策之妻,難怪氣質如此的雍容華貴!

李陽趕緊道:“對不起夫人,非我李陽倨傲,而是我一時走神了,還請夫人不要怪罪!”

他進來後,注意力就集中在躺在病床上的胡老身上,以至於許靈煙跟他說話,他都冇有聽見。

“沒關係。” 許靈煙一臉的隨和,“還請李神醫務必儘力救治我父親!“

“我自當儘力。”

李陽應了一聲,便是走到病床前,翻看了胡老了瞳孔,細診脈搏。

偌大的急診室,鴉雀無聲,安靜的異常。

胡家人怕打擾到李陽施救,大氣都不敢出,而一眾專家則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倒要看看李陽到底有冇有驚天的醫術,逆轉陰陽的本領,胡老心梗麵積過半,神仙也難救啊!

“有銀針嗎,麻煩給我取一些來?”李陽扭頭說道。

胡老病情的嚴重程度,猶在他預估之上,還好冇有耽擱太久,要不然就算是他也難以下手醫治了,他的銀針袋落在了宋芷若的辦公室裡,因此此刻隻能找醫生們索要。

一眾專家都冇有吭聲,眼中的不屑毫不掩飾,鍼灸能把人救過來,這不是開玩笑嗎,這是心梗,又不是什麼腰痠背疼的小毛病!

“小夥子,我勸你不要逞能,剛纔王宏斌鍼灸就險些給胡老醫死,你年紀輕輕的,就算會一些粗淺的鍼灸手法,又怎敢輕用?”老專家實在冇忍住,訓了一句。

胡家人雖對他不滿,確也冇有訓斥,這是位老資格,鼎鼎大名的禦醫!

李陽冇有理他,瞥眼見到一位白大褂手裡端著銀針盒,便是一把槍了過來,放置於床頭,然後麵色一肅,大喝一聲:“針來!”

陡然間,李陽的手中赫然飛來一枚銀針,而銀針盒內上百枚銀針也是全部繃緊,發出嗡嗡的聲響,彷彿隨時等待召喚一般。

廝!

隻是這一手,便看的在場眾人倒吸了口涼氣,眾多專家也不例外。

“神庭,上星,前頂,百會……”

李陽下針果斷準確,每次針紮都有不停的撚動針尾,沁入內力,銀針呈赤紅色,如火燒一般。

“燒山火!”

老專家失聲驚呼,雙目之中皆然是震驚,“失傳千年的針法,再現人間,這,這……”

什麼?

其餘專家聽到這裡,全部變色,燒山火那可是三十六路古針法中排名第三的至高存在啊,這眼前少年怎麼可能使的出?

李陽麵色平靜,絲毫不受影響,依次下針在胡老的各大穴位之上。

二十八針,整整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等李陽收手停住後,現場又是引起了一陣驚呼,因為胡老的身上的銀針竟是組成了二十八星宿圖。

二十八星宿對應的可是人體督脈二十八穴,督脈穴位,每個人都不一樣,想認準穴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陽也是頗覺詫異的掃了他們一眼,這些專家倒也非浪得虛名,竟然還懂中醫的督脈,內經所言,人生在天地間,必受日,月,星辰的影響,故天有二十八星宿,督脈有對應的二十八穴。

還好,現在修為已至武將,要不然,他還真完成不了二十八星宿,救不活胡老來!

躺在病床上的胡老,蒼白如紙的麵容逐漸變的紅潤起來,微弱的呼吸也是變的均勻綿長,一旁連接的心電監護儀顯示,心跳已經趨於正常,平穩狀態。

“老朽拜見神醫!”老專家九十度鞠躬,恭敬道。

隨著各位專家,紛紛鞠躬參拜,神情滿是欽佩,態度於之剛纔那是天地之彆。

“神醫,請受我一拜。”

“華佗在世也不及您啊,我服了,徹底服了,拜見神醫!”

李陽見此不由有些慌了:“各位前輩,我實在擔不起啊,你們還請快快起身!”

專家們心悅誠服,以能眼見神醫的驚天醫術而深感榮幸,一旁圍著的胡家人則是激動的都哭了!

“李神醫,您救活父親,我代表遠在邊疆,不能歸來的丈夫跟你說聲謝謝了。”許靈煙梗咽道。

“李神醫,您兩次救我父親與危難之間,就是我胡家的大恩人啊!”胡飛激動說道,虎目之中,淚花隱現。

“李神醫大恩,胡家子弟冇齒難忘!”

一眾胡家小輩齊聲喊道,聲音整齊,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李陽擺了擺手:“各位不必如此,救死扶傷本就是醫者份內之事,胡老的情況已經穩定了,晚上的時候便會醒來,以後隻要不動怒,可享天年!”

“李神醫,你有什麼要求可以儘管提!”胡飛一臉期盼的望著李陽,如果不為李陽做點事情,他實在心中難安。

“是啊,李神醫,診金你無論要多少,我們都給!”許靈煙緊著跟說道。

李陽笑了笑:“診金分文不取,不過我還真有一事相求,我有一架裡2運輸機,五十年代的老飛機了,效能冇問題,想申請一條直達西北邊陲的航線,可一直都辦不下來手續?”

“小事一件,李神醫你這不像話啊,哪能隻提這點要求呢,就這事芷若都能幫你辦了!”許靈煙不滿道。

“宋局不幫忙啊,她是有原則的。”李陽據實說道。

“什麼?”許靈煙一聽便是臉色冷了下來,把目光投在了宋芷若的身上,“芷若,李神醫找你幫忙,你怎麼能這樣推諉呢?”

“啊!”宋芷若趕緊道:“師孃,這,這真的原則問題啊。”

“你的意思,是師孃冇有你有原則了?” 許靈煙重重的哼了一聲,“彆喊我師孃,你現在膽子大了啊,都敢教訓起師孃來了!”

撲通!

宋芷若趕緊跪在了地上,“師孃,我真的不是這意思。”

心裡不由把李陽殺的心都是有了,這個小混淡冇完冇了了,她都賠禮道歉,幫著按摩了,儘然還在師孃麵前告她的狀?

“閉嘴,你師傅不在,我今天就代替你師傅好好管教管教你,你現在給我回家,跪上一天,麵壁思過!”許靈煙不置可否道。

“是,師孃!”

宋芷若不敢不聽,站起身來,踩著高跟鞋走了出去,出門後便是剁了跺腳,痛罵李陽是個混淡!

“胡飛,你親自打電話過去,幫李神醫的事情落實一下。”許靈煙扭頭朝胡飛吩咐道。

“好的嫂子。”

胡飛並冇有覺得不妥,長兄如父,長嫂如母,他打十幾歲起就敬重許靈煙,一直延續至今,當即便是掏出電話,打給了民航方麵,“方中傳嘛,我是胡飛,你立刻把李陽的航線手續辦一下,天黑之前如果送不到李陽手裡,可彆怪我砸了你的辦公室!”

“胡長官,我一定照辦,一定照辦。”方中傳滿口答應著,內心驚的跟什麼似的,李陽好大的能量啊,竟然直接找到了胡飛這尊大神!

李陽謝了一聲,便是告辭離開,胡家人全部跟著要送。

剛走出門,便是被人抱住了腿,王宏斌跪在地上哭著哀求道:“李神醫,您快幫我說說情吧,要不然我可是死路一條啊!”

“把他給我拉走,彆臟了李神醫的衣服!”胡飛沉聲道。

李陽隨意說著:“敢問胡長官,準備如何處置他?”

“撤了他的院長職務,全醫療係統通報除名,永不錄用!”胡飛話到這裡,微微一頓,“當然他冒名頂替,若是李神醫心裡有氣,我這就斃了他!”

“那倒不用……”

李陽笑了一聲,繼續邁步前行,他隻是隨便一問,纔沒有要殺王宏斌的心思,準確來說,根本就冇把這個人放在心上。

下午的時候,李陽就拿到了合法手續,當拿到手續的那一刹那,他的雙手激動都在的發抖了,因為這直接關乎血光府十萬弟子的生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