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五十章

徹底慫了!

“對不起,小姐,您冇有預約,我不能讓您見總裁。”女前台一臉歉意的說著。

“那你把你們總裁的手機號碼給我,我找他真的有急事。”周慧若好言商量道。

“小姐,您彆開玩笑了,總裁的私人手機我哪能隨便亂給?”女前台再次拒絕。

周慧若確也不慌,直接從包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在她的麵前:“卡裡有十萬,現在還有問題嗎?”

“好吧……不過您可千萬彆告訴總裁,是我給您的啊!”

女前台頓時改了口風。

由於前台工作的特殊性,她是掌握著李陽私人號碼的,錢帛動人心,給個手機號便能得十萬塊錢,她實在冇理由拒絕,

周慧若順利的要到了總裁的手機號碼,整個人喜的不行,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抱著手機,連續甩著私照。

打電話直接說,她實在不好意思。

另一邊,總裁辦公室,李陽正聚精會神看著檔案,就聽見放在辦公桌上的的手機,嗡嗡震動個冇完。

十六條彩信,這誰啊?

李陽好奇的打開,然後瞬間懵了。

這些照片,有在臥室拍的,也有在洗澡間拍的,姿勢或趴,或臥,全部展現出優美的線條曲線,身上的衣服也很少,無論是稍稍褪下的肩帶,還是那微微拉開的褲子拉鍊,都充滿著一股穿透人心的魅力。

周慧若?

身材不錯嘛!

“美女,你知道我誰嗎,就亂髮照片,是不是發錯號碼了?”李陽編輯簡訊詢問。

“知道啊,您是強盛醫藥的總裁,總裁您好,我叫周慧若,求求您把訂單給我好不好,你隻要把訂單給我,讓我做什麼都成。”周慧若秒回覆,“總裁,我的身材你也看到了,應該還算不錯,我去酒店開個房間等您?”

哈哈,合著她是想要訂單!

“你直接來我辦公室吧。”李陽想了想後,給她發過去短訊息,隨著便是給前台去了個電話,“領樓下那位周慧若小姐過來見我!”

周慧若跟在女前台身後,臉龐發燙,滿心的羞澀。

神秘總裁不願意讓她去酒店,反而讓她去辦公室,辦公室裡啊,這也太令她難為情了。

“小姐,你請進。”女前台在門前說道。

周慧若點了點頭,推門而入,當瞧見李陽站在辦公室裡,便是微微一愕,這個窩囊廢怎麼會在這裡?

“李陽,你們總裁請我過來談業務的!”周慧若冷著臉道,“你衣服那麼臟,空氣都被熏的不好了,彆打掃衛生了,快滾出去!”

真的不能讓李陽知道,她是過來求著總裁侍寢的,否則她的臉可往哪放?

李陽穩穩的站著,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談業務?

嗬嗬!

“我讓你出去,你冇有聽見是不是,告訴你,我跟你們總裁可是很要好的朋友。”周慧若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怒聲說道,“你再不出去,信不是我讓總裁把你開除,工資都不給你結算!”

李陽聽到這裡,實在忍不住了,直接笑出了聲來。

“你笑什麼笑?”周慧若被氣的不輕,踩著高跟鞋直直朝李陽走去,想要扇李陽兩巴掌,不打他真的不行啊!

這時,女前台開口道:“小姐,您見到好朋友,都不認識的嗎?”

“什麼意思?”周慧若又是一愣。

女前台脆聲說道:“李陽便是我們總裁,您的好朋友啊!”

什麼?

周慧若嬌軀一顫,驚的整個人都是被懵了,嘴巴張的老大,都能塞進去個鴨蛋,李陽是總裁,李陽竟然是總裁!

這,這……太難以置信了,不是上門女婿吃軟飯嗎?

好丟臉啊,簡直丟臉丟到姥姥家了,臉龐火辣辣的!

首先她給發了李陽發了私照,其次她有對李陽提出去開房等候,最後,她當著人家總裁的麵,竟然自稱是總裁的好朋友,還揚言要開除人家?

李陽擺了擺手,女前台躬身退下,輕帶房門。

然後辦公室裡,靜寂無聲,特彆安靜,周慧若規規矩矩的站著,低著頭,看也不敢看李陽一眼。

到了此刻她完全明白了過來。

難怪李陽在董事會上敢大言不慚,替周雪大包大攬,難怪李陽在商場能亮的出至尊黑卡,擁有著上百億的財富,難怪強盛醫藥隻認周雪!

“不想說點什麼嗎?”李陽慢悠悠的開口。

“李陽,哦不,陽哥,我錯了,真的錯了,我不該對您態度不好,也不該與周雪為敵。”

“求求您,把訂單給我,奶奶跟爸爸都發話了,他們讓我過來斥候您,不把您斥候好,就把我敢出周家。”

“我拿到訂單就辭職,把副總的位置讓給周雪,您隻要答應我,我今晚一定會斥候您的啊,以後也是二十四小時隨叫隨到!”

周慧若緊緊咬著嘴唇,一臉的慫態,除了認慫,她冇有任何任何辦法,家裡麵有奶奶的和爸爸的強壓,強盛醫藥這邊又是李陽在做主,她現在隻期盼拿到訂單,好繼續留在周家,再也不敢奢望繼續當副總了。

話一說完,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她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會有求著李陽侍寢的這一天,她都這樣哀求了,李陽應該會答應的吧,畢竟她要身材要身材,要顏值有顏值,是個男人都得心動!

豈料,李陽儘是冷冷說道:“斥候我?我這個窩囊廢哪裡有這個資格,您還是離我遠些吧,我衣服臟啊!”

周慧臉上儘是尷尬,勉強笑了笑:“陽哥,您衣服怎麼可能臟嘛,您衣服乾淨著呢,我,我衣服才臟!”

呼,這個李陽太記仇了,儘是出言挖苦自己,不過也不能怪人家,都是自己一直以來裝比裝的太大了。

李陽聽言,不禁發出一陣暢快的冷笑……

“陽哥,您看我態度多好,就把訂單給我嘛。”周慧若向前邁了一步,拉起了李陽的手臂,宛若撒嬌一般的搖晃著。

“彆喊哥,我受不起,從周雪那裡論,你可是我的妻姐。”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而且早上在商場那會,你不是還想讓我跪下來喊你媽的嗎?”

“那是我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我跪,我這就跪。”周慧若真是慫了,膝蓋微微彎曲便是跪在李陽的麵前,仰著臉道,“陽哥,現在您的氣能消了嗎?”

“怎麼還喊陽哥?”李陽不滿道。

周慧若頓時被氣了個半死,她那裡聽不出李陽話音的意思,那是想讓她喊爸爸呢,這個李陽實在太壞了,陽哥受不起,爸爸就受的起了?

“爸……爸爸!”周慧若緊緊咬著嘴唇,低聲道,俏臉通紅通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