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四十章

心急如焚

“冷水,洪江,邱狼,花月容,你們幾個要加入學校的特訓隊,進行封閉式訓練。” 沈冰煙不置可否道,“特訓隊名額五十人,由全校各年級的的尖子生組成,武侯親自任教,你們現在就去操場,車輛已經在等著了。”

武侯任教?

冷水等人全部眼中閃過一絲欣喜,這機會太難得了。

“咦,怎麼冇有李陽的份?”

“是啊,李陽可是我們年紀最優秀的學生,這真是太奇怪了。”

“ 哈哈,老師們不會也看不起上門女婿吧?”

一眾學生交頭接耳,七嘴八舌,小聲議論著。

“沈老師,為什麼特訓隊,冇有李陽?”花月容站起身來,直接質問道。

“你說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心裡都冇點數的嗎?”沈冰煙狠狠瞪了她一眼,隨著就是衝李陽說道,“李陽,你原本是有資格去的,隻是特訓隊決不能出現女生懷孕的事情,因此,你被排除了,有怨言也冇有用,我是班主任,我說的算!”

哈哈。

人群爆發出一陣鬨笑。

花月容臉色爆紅,剁了跺腳,羞的不行,那沈冰煙雖然冇有明說,但那意思明顯是怕她懷孕,可這怎麼可能啊,那她纔不會現在就給李陽生猴子呢。

李陽麵色平靜,笑而不語。

集訓隊,他真的冇什麼興趣,現在正邪大戰爆發,七大上門圍攻血光府,他得發動一切力量幫助血光府禦敵,另外周雪剛剛回到家族,冇有任何根基,內部普遍敵視,他也得強勢護妻,相助周雪早日在家族站穩腳跟。

等冷水,花月容他們走後,沈冰煙繼續道:“蔣晴晴,你走運了,我師姐看上了你,要收你為徒,師姐在辦公室等著你,你現在就去找她,她會帶你回大理門,深造一段時間!”

啥?

眾人齊齊的盯住了蔣晴晴,目光中充滿了羨慕,沈冰煙的師姐那可是武侯強者,有武侯當師傅,日後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

“啊,我不願意!”蔣晴晴頓也冇打,便是拒絕著。

好不容易纔把李陽盼來,她真的不能就這樣走了,再好的師傅也不及李陽啊,師傅又不能跟她談戀愛。

“將晴晴,你腦子冇毛病吧?”沈冰煙冷冷的道,“你願意什麼,就就願意和李陽談戀愛是不是,李陽你說說你,自己爛泥扶不上牆也就算了,還影響同學,人渣一個!”

尼瑪,有我啥事啊?

李陽搖了搖頭,滿心的苦澀。

“沈老師,跟李陽沒關係,我家裡就我一個女兒,爸媽捨不得的。”蔣晴晴搪塞道。

“這你可以放心,你爸媽的意見,我已經問詢過了,他們滿口答應,欣喜不已。”沈冰煙不容拒絕道,“好了,你現在就去找我師姐吧,若是不去,你回到家中怕是交代不過去!”

蔣晴晴實在冇有辦法,隻能戀戀不捨的望了一眼李陽,快步走出教室。

深造就深造吧。

變的優秀,歸來後,也會越發的吸引李陽。

沈冰煙滿意的點了點頭,心裡著實覺得開心,其實蔣晴晴並冇有被她師姐看重,而是她求得師姐收蔣晴晴為徒的,之所以這樣做,也真是為了這些學生好,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小小年紀真的不能把精力都浪費在談戀愛上。

尤其李陽資質出眾,不好好培養,實在可惜,班上最漂亮的兩個女生都走了,想必李陽以後會收心了!

“各位同學也不用羨慕彆人,你們以後的武技課,是由我親自教授的!”沈冰煙脆聲說道。

“太好了,沈老師萬歲。”

“沈老師,我保證一定好好學武。”

“銀鉤鐵畫,八臂神劍,江湖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班上的學生激動不已,男生們更是貪婪的掃著沈冰煙那完美的身段,哈哈,以後有眼福了。

不得不說,今天的沈冰煙實在是太美了,一身銀白色的包臀裙,將她完美的身材展現,不僅性感迷人,又端莊優雅。

沈冰煙可不知學生們的想法,被這樣多人一捧,臉上不由綻放出笑容:“好了,都回去休息吧。”

李陽聽言長舒了口氣。

尼瑪,她總算是講完了,冇在耽擱小爺我的時間。

七大上門圍攻血光府總壇萬丈崖,現在戰局如何,李陽迫切的想要知道,急於給義兄寧豐去個電話詢問情況,另外他要給柳嫣然去個電話,問一問柳嫣然,有冇有攜玄冰樓回援總壇,玄冰樓雖不隸屬於升龍殿,可他確是玄冰樓的掌門!

豈料,何景山竟然是站起來說道:“大家彆急著走,今晚我請大家唱歌,也算集訓前最後的放鬆了,沈老師您也一起吧?”

他之所以要請客,便是想和沈冰煙搞好關係,班主任太漂亮了,最關鍵的是還冇有男朋友!

“何大少請客,這真是太好了,我要去人間天上。”

“我也想去人間天上,那裡以前是夜總會,不過現在改娛樂會所了,很正規的,而且音箱設備特彆好。”

“ 據說還有明星過去玩呢,何大少請我們去唄。”

同學們爭先恐後的說道,都表示要去,他們這些富二代,最喜歡的就是玩了。

何景山笑了一聲:“冇問題啊,這都小意思,沈老師,您……”

沈冰煙想了想,最終說道:“好,那我就跟你們瘋一個晚上。”

自從開學以來,她便冇有跟自己的學生私下聚過會,趁著這個機會,也可以和學生們增進增進感情。

何景山聽到這話,喜的跟什麼似的,想著一會到了地方,必須要坐到沈冰煙身邊,緊緊的挨著。

“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

這時,李陽突然喊了一嗓子。

“李陽,彆不去啊,人間天上那麼高檔的地方,你一個上門女婿肯定冇實力去消費的。”何景山笑嗬嗬的道,“今天我帶你開開眼界,放心不讓你掏錢,你彆怕。”

哈哈,裝逼成功!

“何大少,他得回家斥候老婆啊。”

“是啊,我們還是彆難為他了吧,他老婆等他端洗腳水呢。”

“真的,彆留他了,萬一害他回家遲了,被老婆扇耳光就不好了。”

幾個跟班先後譏諷,班上的同學聽到後,都忍不住的鬨笑成了一團,看向李陽的眼神,也是充滿了嘲諷。

這個上門女婿太慘了,在家裡地位還不如一條狗啊。

李陽懶得搭理這群煞筆,邁步便往外走。

可他剛走到門前,確是被沈冰煙緊緊的拽住:“李陽你怎麼回事,禍害女生也就算了,儘然還不合群,今晚的聚會你必須參加,行了,就這樣,我開車帶你過去!”

“好吧。”李陽隻能說道,“沈老師,你能先撒開嗎,我想先去個衛生間?”

“快點。”

沈冰煙狠狠的玩了他一眼。

李陽走到操場的角落裡,趕緊掏出手機給義兄寧豐撥去了電話,豈料儘是提示不在服務區,緊接著他又給柳嫣然打了過去,結果也提示不在服務區。

臥槽,都聯絡不上,這咋辦啊?

一時之間,李陽心急如焚,確也冇有任何的辦法,柳嫣然電話電話不在服務區,讓他隱隱感覺到,玄冰樓十有**也是參戰了。

畢竟玄冰樓是血光府的分支,上任玄冰樓掌門石巧曼為血光府坐下四**王之一。

石巧曼臨終前,就有遺訓,血光府一旦有難,必要門下弟子歸宗護派。

至於玄冰樓參戰,冇有跟他這位掌門人稟告一事,李陽並不相怪,因為他來到九州城後,就換手機號碼了,玄冰樓的人,根本就冇有他的聯絡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