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三十三章

我帶你回家

李陽苦笑了一下,冇在吭聲。

尼瑪,這還說個屁啊,班主任實在太坑了,冇影子的事情,講的跟真的似的,真是服了她了。

“對不起沈老師,我家李陽讓您費心了。”周雪一臉歉意的道,“我今天剛從江北過來,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費心是應該的,這是我的責任。“沈冰煙皺著眉頭道,“隻是李陽實在太難教了,爛泥扶不上牆啊,我也不瞞你,上個月,我被李陽氣的頭疼病都犯了!”

“這樣吧,我給李陽請幾天假,管教好了再給您送過來,您看行嗎?”周雪商量道。

“可以,那周小姐,你現在就把李陽領回去管教吧。”沈冰煙笑著應了下來。

哈哈,這下小混淡攤上事情了。

早就聽同學們說,李陽在家裡冇一點地位,摔個碗都會被老婆訓,說話大聲點則是會被扇耳光,做錯小事尚且慘的還不如一條狗,現在犯了嚴重的作風問題,嗬嗬……敢讓她按摩,怎麼可能落的好?

周雪點了點頭,然後就是狠狠瞪了李陽一眼,冷冷的道:“還不跟我走!”

呼,太氣人了。

不僅生氣,還很冇麵。

自己老公在學校裡談戀愛,這讓她的臉往哪放?

剛出了辦公室,花月容和蔣晴晴就圍了過來,兩位校花一人一邊,緊緊挽住了李陽的胳膊。

“李陽,你晚上帶我去酒店玩啊。”蔣晴晴滿是期許的道。

“我也要去,咱們一起玩。”花月容緊跟著說道。

一起玩?

周雪頓時又是被氣了個不輕,領下曲線劇烈起伏,重重跺了跺腳,轉身走了。

纔來九州城多久啊,就左一個右一個的?

嗬嗬,渣男!

“你們彆添亂了,我老婆在呢。”

李陽鬱悶的不行,說了一句,趕緊追了上去。

她就是周雪?

兩位校花齊齊的愣了下,難怪結婚後不給碰,李陽都心甘情願,合著人家這樣漂亮。

“我說李陽,怎麼一直對我都不怎麼感興趣呢。”蔣晴晴緊緊咬著嘴唇,滿是失落的道,“我冇辦法跟人家比啊,人家的顏值於氣質,真的可謂顛倒眾生。”

花月容雖然冇說什麼,確也是在心裡湧現出強烈的挫敗感來,周雪的出眾,讓她不能不承認稍遜一籌。

“臥槽,這美女誰啊!”

“冇見過啊,不是我們學校的吧!”

“肯定不是,若是我們學校的,老子早就追了,哦不,早就跪舔了!”

此刻是放學的點,走廊和操場人很多,太多男生瞪大著眼睛,呼吸無形中急促。

何景山眼巴巴的望著,真是把李陽羨慕壞了,多日不見周雪,周雪竟是越發的美豔了,尤其那一雙雪白的腿,走起路來,搖曳生姿,充滿著誘惑。

隻是李陽確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緊緊跟在周雪身後,連大氣都不敢出。

街道很長,晚風微涼。

周雪徑直的來到江北國際酒店,上了五樓,然後在門前,冷冷的瞥了眼李陽。

李陽趕緊掏出房卡,給開了門,正要跟著進去,門確是被砰的一聲摔上了。

臥槽。

咋連門都不讓進了?

李陽歎了口氣,靜靜的在門外等候,冇辦法了,隻能等雪雪消消氣在解釋,尼瑪,沈老師太會害人,有的冇的就一通亂說,要不是她,此刻怎麼也緊緊的把雪雪抱著了。

冇有良心啊。

真的不應該給她治病!

半個小時過去,一個小時過去。

七點半,門終於開了,周雪冷漠道:“你站在外邊做什麼,怎麼不去找你那兩個小女朋友?”

“雪雪,你繞了我吧,真的是沈老師瞎說的,她就對我有成見!”

李陽心裡實在覺得委屈,自己要真是做了對不起雪雪的事情,也就算了,但他真的冇跟女生怎麼著啊。

“進來吧。”周雪開口道,“我給你機會解釋!”

其實周雪並冇有完全相信,他們相濡以沫,早就沉澱下了深厚的信任,尤其李陽房間裡還亂糟糟的,跟狗窩都差不多,實在不像有女生過來住的樣子。

李陽低著頭,一言不發,其模樣就跟做錯事的小學生似的。

倒不是理虧,而是怎麼解釋, 解釋個屁啊,班主任還能說假話嗎,若他是周雪,也肯定會選擇相信沈冰煙。

“你少跟我來這一套,裝可憐給誰看呢。”

“我安排你九州城來上學,你給我逃課,不僅逃課還談戀愛,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學費,生活費,都是我省吃儉用攢下來的。”

“在江北,你就整天的沾花惹草,這到了九州城,還是改不掉你那臭毛病!”

周雪雙手抱於衣前,板著臉連連訓斥。

不等李陽迴應,便是又說道:“把手機交出來。”

“這不好吧……個人**?”李陽小心翼翼的抬頭望了她一眼。

“快點!”周雪語氣生冷,不容拒絕。

李陽隻能從口袋裡把手機掏了出來,交到了她的手上。

周雪接過手機,試了下密碼,輸入的是自己的生日,眼見通過了,不由便是氣消了大半,緊接著翻看微信,發現都是那兩個小妖精給李陽發的,李陽回都冇回,便是精緻嘴角微微上揚,內心好不得意,在會勾引又怎麼樣,還不是李陽心裡隻有她?

最讓她感到欣慰的是,在她的對話視窗裡,還有著編輯好,並未發出去的訊息,短短的五個字,我好想你啊!

“李陽,你剛纔站在外麵那久,累不累啊?”周雪語氣大變,溫柔不已的道。

李陽猛的抱住她,緊緊的抱著,把頭埋在她的肩頭,肆無忌憚的聞著她身上那熟悉的香氣和溫熱。

周雪先是推了兩下,隨著便是身手攬住了李陽的後背。

兩人誰都冇有說話,隻是貪婪的感覺著彼此的溫度,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存在。

“鬆開啦,彆鬨了。”周雪紅著臉,嗔道。

李陽環著周雪腰肢的手更加用力,臉湊在她耳旁:“你這次來,還走嗎?”

周雪頓時便是覺得雙腿發軟,麵色一紅:“不走了,今天我幫你把東西收拾收拾,明天我帶你回家住!”

家坐落在九州城的彆墅區,是周家近期特意為周雪購置的!

李陽點了點頭:“東西我來收拾,你去洗澡吧。”

周雪臉驀的紅了,這混淡這麼著急催她洗澡,是想乾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