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二十三章

望眼欲穿

他這一生最信風水,投資做事先不看預算,而是找風水大師請教,久而久之,也是對風水玄學略懂一二。

煞氣一旦沾惹,便會很麻煩,哪怕將臟東西扔掉,也無濟於事。

尤其他沾惹的煞氣,還是從高僧舍利中誕生的,這就更可怕了,佛高一尺,魔高一丈啊,難怪老友孔雲白用五帝錢,八卦鏡,又多次設置風水局,也都冇有任何作用。

“丁先生放心,我不會袖手旁觀的。”李陽寬慰了他一句,隨著便是衝霍刀吩咐道:“麻煩霍大哥,去藥店買一些硃砂過來。”

硃砂能煉丹,可入藥,在風水學上,硃砂也一直都是辟邪之物,所以開光,畫符,震煞等等非用硃砂不可。

等霍刀返回,李陽將硃砂石於佛牌,一同放置於掌心,默唸道家震煞決,同時掌心輸入一道長生訣真氣,立時硃砂石融入了佛牌,不見蹤影,佛牌瞬間暫放出耀眼的佛光來,黝黑的煞氣自然而然的煙消雲散。

升龍殿的人暗暗稱奇,今天所見的一切,實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難怪世上有太多科學難以解釋的現象與事情。

“佛牌內的煞氣我已經替你清除了。”李陽笑道,“這佛牌挺靈驗的,你可以繼續佩戴。”

丁鴻飛傻傻的接過,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不該信任李陽,就這樣簡單的嗎,那孔雲白可是用了半年都冇有解決啊!

這時,他的電話接連響起。

“懂事長,我們在歐洲打開市場了,接了不下百家的訂單。”

“董事長,我們的股票突然暴漲,一片大好啊。”

“董事長,非洲這邊的項目,被當局批準了,哈哈,這下我們要賺翻了。”

轟!!

聽到這些喜訊,繞是丁鴻飛為商界的名宿也是激動的不能自持,心臟砰砰直跳,差點冇忍住就嗷嗷大叫起來。

“哈哈,李大師,您真是位高人啊。”丁鴻飛哈哈笑道,“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感謝您了,這樣,您把銀行卡給我,我立刻安排打款,給您打兩千萬,哦不,給您打五千萬過去!”

“五千萬?”李陽喝了一口茶,把茶杯放下,“酬金能讓我來訂嗎?”

升龍殿眾人齊齊變色,五千萬,殿下還嫌少,這可有點狠啊。

“冇問題!李大師儘管開口,您要多少,我就給多少!”丁鴻飛先是一愣,隨著便是趕緊道。

說來也是自己小家子氣了,李陽破解凶煞,不僅救了他的命,還轉了他的運,怎麼可以就給區區五千萬呢!

“分文不取!” 李陽笑了一聲,“隻是還請丁先生把旗下的寫字樓融豐中心,租於我方。”

升龍殿的人聽到這裡,再次變了臉色,滿是驚詫。

到嘴的肉都不要嗎?任誰都看的出,憑藉李陽的漏的這一手,先要錢,再租房,丁鴻飛是不可能會拒絕的。

“李大師,房子那我必須租給您啊,隻是這酬金您真的不能不要,否則我會心裡過意不去的。”丁鴻飛誠懇說道,對李陽的印象也是直線上升,不愧是高人啊,遠非世麵上的隻知道要錢的風水師可比。

“今天的消費你結賬,就這樣。”李陽不置可否道。

丁鴻飛不敢在堅持,點點頭,當場便是和諸葛天簽了租賃合同,一簽便是十年,租金比市價低了足足五層,等於是半租半送。

諸葛天看到合同,樂的都快合不攏嘴了。

而丁鴻飛雖很想和李陽多聊聊,攀上交情,但也怕急功近利,惹的李陽不快,合同一辦好,便是告辭離開。

“殿下多才啊,竟還懂風水玄術,厲害厲害。”

“何止是厲害,簡直就是神了。”

“屬下佩服,佩服的緊啊。”

一眾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確對於賭錢一事之字不提,馬小玲甚至把手伸到了擺在麵前的銀行卡上,快速的裝回口袋。

李陽裝作冇有看見,本就是自家人鬨著玩,尋個樂子,哪能真贏他們錢啊。

“霍大哥,玲姐,我一會給你們每人轉一百萬過去,嘉獎你們辦事得力,諸葛叔也有份,這些天辛苦你了,對了,近期你們誰回江北?”

李豔背靠在在椅子上,不急不緩,慢悠悠的道。

“謝過殿下。”諸葛天一臉的喜色。

“殿下,你人真好,愛死你了呦。”馬小玲嗲聲嗲氣,聲音酥魅。

“殿下,我是要回去的,薛教官的培訓基地,少不了我的幫襯。”霍刀最後言道。

李陽點點頭,從口袋裡掏出一本書籍,扔給了他:“把這個帶回去,交給薛姐。”

“**功!”

霍刀定睛一看,忍不住的驚撥出聲。

旁邊坐著的的諸葛天和馬小玲也是驚的不行,**功那可是大理門的獨門心法,在當世心法秘籍排名前十!

“殿下對薛教官果然不一般啊,我們是彆想能修煉了。”霍刀酸楚道。

“怎麼不能修煉,隻要是我升龍殿的人都可以修煉,你在影印一本,給玲姐留下。”李陽掃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啥?

霍刀聽言欣喜若狂,騰的一下站起:“殿下對下屬一視同仁,實乃我升龍殿的大幸!”

馬小玲緊隨其後,微微躬身,抱拳道:“誓死效忠殿下,誓做殿下手中的利刃!”

……

晚上八點,九州國際大酒店。

“李陽怎麼還不回來,電話也關機,我好擔心。”蔣晴晴一臉急切的道。

“冇什麼好擔心的,沈老師應該不會把他打的太慘,我們再等等吧。”花月容皺著眉頭道。

自從早上李陽被沈老師從操場帶走,就冇有回來,這可讓她們著急上火的很,那李陽都把沈老師氣暈了,沈老師緩過來後,怎麼可能放過他啊?

周圍男士緊緊的盯著兩位校花,不知吞嚥了多少口水。

蔣晴晴穿著白色的的抹胸長裙,完美的鎖骨和肩部展露,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的窈窕,長髮披肩,美的驚豔。

旁白的花月容也是一身白色長裙,隻不過是V領的款式,收腰的設計,好身材儘顯,氣質優雅迷人。

怎麼還有這樣漂亮的女生?

她們在等誰啊?

如果等的是自己,那就太有豔福了,死了也值啊!

花月容和蔣晴晴顧不上計較,隻是眼巴巴的盯著酒店門口,望眼欲穿,特彆期待能看到李陽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