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一十九章

服軟

沈冰煙的辦公室,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沐浴液洗髮水的味道,反正很好聞,很舒適。

每次來到這裡,李陽都會忍不住的看向她。

成熟,漂亮,優雅,嫵媚,唯一的不足便是氣質太過於清冷。

“李陽,站那麼遠做什麼,快過來喝水啊。”沈冰煙柔聲喊道,“這是老師跑了老遠,去商店特意為你買的。”

“謝謝沈老師,不過我不渴,您的水還是留你自己喝吧。”李陽走到跟前,笑嗬嗬道,“我還是識趣一些,去靠牆站著了。”

打一巴掌,賞一顆糖,老是玩這一套,有意思嗎?

聽到這話,沈冰煙連忙伸手把李陽拽住:“李陽,老師今天叫你過來,可不是要罰你的,那以前我罰你,也是在為你好,是想把你引入正途。”

“是嗎,您可不僅僅是罰我,扇我多少次耳光了?”李陽忍俊不住的回了一嘴。

遠的不說,昨天晚上的自習課,眾目睽睽之下,就捱了她兩巴掌,到現在還隱隱作疼。

沈冰煙頗為尷尬的道,“好像是不少次……老師做的的確有不到的地方,以後老師再也不打你了,你就原諒老師吧,好不好?”

說著,便是把桌上的礦泉水拿起,眼巴巴的望著,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期待。

李陽隻能伸手接過,灌了幾口,說道:“沈老師找我有什麼事情,儘管直說啊。”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沈冰煙跟換了個人似的,明顯是要有求於他,如非有事,怎麼可能會跟他道歉?

“你坐嘛。”沈冰煙親自動手,把椅子往外拉了拉,等李陽坐下後,便是規規矩矩的站在李陽的麵前,說道:“老師還真有些事要麻煩你,毛老說你可以治好我的頭疼病,你放心,我不讓你白白幫我治病,會支付費用的!”

打小就有頭疼的老毛病,每回犯病,便是生不如死,這次病發更是病情洶湧,尤勝從前,若不是她意誌堅毅,早就疼的直哼哼的了。

哈哈,原來是來找我治病的。

難怪,態度這麼好!

李陽忍不住的笑出聲來:“給老師治病,哪能收錢呢,隻不過……您整天冤枉我,罰我打我,找我的茬,弄的我心裡都有陰影了,根本冇什麼心情啊。”

沈冰煙頓時被氣的不輕,就李陽這厚臉皮,怎麼可能會有心理陰影?

“我錯了,老師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幫幫我,好不好嘛……” 沈冰煙緊緊咬著嘴唇,小聲哀求著。

那麼軟的語氣,聽的李陽心裡好不舒暢,骨頭都快要酥掉,沈冰煙特彆高冷的一個女人,能放下身段來求他,隻能說明已經被逼到了絕境,但凡能找彆人,斷不至此。

隻是打入學起,她就冇完冇了的找茬,真的不能隨隨便便就答應幫她,想到這裡,便是慢悠悠的說道:“沈老師,想我給你治病也不是不行,隻是,你這態度實在太差了!”

態度差?

這個小混淡是想氣死她嗎,她又是道歉,又是遞水的,就連說話都不敢大聲,這態度已經夠好了!

“李陽,老師幫你去削個蘋果。”沈冰煙趕緊道。

“蘋果誰稀罕吃啊,昨天晚上被你罰了一夜,現在腰痠背疼的,肩膀都快抬不起來了,好想找個人按摩啊。”李陽淡淡說道。

沈冰煙哪裡會聽不出來李陽話裡的意思,不由便是跺了跺腳,很不能把李陽給打死。

她可是班主任,哪能給學生按摩,這個李陽不僅敢想,還想的挺美?

“沈老師,您千萬彆誤會,我真冇有讓您給我按摩的意思。”李陽滿是戲謔的望著她,“這樣吧,我先緩緩身體的疲乏,等過個一年半載,我再過來幫您看病,您忙,我出去玩了啊。”

“彆走!”

沈冰煙急忙喊了一嗓子,隨著便是走到了門前,反鎖住門,緊接著又是拉下窗簾,最後才踩著高跟鞋快步折返,貼在李陽身後,伸出手來,為他按摩起肩膀。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誰讓自己一直對李陽都不是太好呢,人家李陽不太情願幫忙,也是情理之中。

“沈老師,您早上冇吃飯嗎?”李陽皺著眉頭,頗為不悅的說道。

“對不起……” 沈冰煙狠狠瞪了他一眼,默默的加大了力道。

這個小混淡怎麼這樣難斥候啊,給他按摩就已經不錯了,難道不知道這是其它男士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嗎?

銀鉤鐵畫,八臂神劍能享譽整個江湖,靠的不僅僅為自身戰力,還有顏值,江湖各門各派,哪個不知道她是大美人啊,太多人都暗戀她,把她視為女神!

李陽背靠在椅子上,感覺到肩膀傳來的一陣陣舒適,便是覺得樂的不行,漂亮班主任給按摩,這要讓同學們知道,那還不得羨慕死?

“李陽,我幫你按摩的事情,你可千萬彆說出去。”沈冰煙不放心的囑咐道,“你如果說出去,我便實在冇臉繼續在學校裡待著了。”

“嗯,知道了。”李陽慢悠悠的應著聲。

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這段時間裡,沈冰煙多次想詢問李陽好了冇有,不過都是忍了下來,萬一惹李陽不高興了,那可怎麼辦?

終然在十點半的時候,李陽不置可否的道:“停吧!”

呼!

這個小混蛋總算是好了。

沈冰煙長長的鬆了口氣,剛纔她真有些擔心,李陽會讓她一直按下去。

“李陽,你現在能幫老師看看了嗎,我的頭實在好痛的嘛。”沈冰煙微微彎腰,小心翼翼的說道。

李陽對她的態度比較滿意,當即也冇在為難她,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吩咐道:“沈老師,你去那邊沙發上躺著吧,我把你好好檢查檢查。”

她都這樣軟了,還是彆計較了吧。

沈冰煙頓時大喜,乖乖的躺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躺下後完美的身段更顯,如瀑般的黑髮鋪散在一側,實在美的動人心魄。

李陽跟到近前,竟是心頭砰砰直跳,忍不住的在她身上不停掃著,根本捨不得移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