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章

體能教練

剛回到酒店,諸葛天便是過來了。

“見過殿下。”諸葛天規規矩矩的站在李陽麵前,態度恭敬不已,再也冇有之前的傲慢態度,“殿下急調屬下來九州城,莫不是對九州城的商界起了興趣?”

“不必多禮,坐吧。”李陽笑了一聲,親自為他倒了茶,“知我者,非諸葛叔莫屬,九州城是國際化的大都市,我升龍殿又怎能在這裡默默無聞!”

在九州城創下不世基業,是李陽早就有的打算,天廣集團隻是打頭陣的先鋒,探路的石子,僅此罷了。

重頭戲,大規模的投資都還未展開。

“殿下果然胸懷大誌。”諸葛天聽言,興奮不已,“隻要您下決心,屬下必儘全力。”

他是商業奇才,想的便是有施展才華的舞台,九州城這個舞台無疑足夠大,也足夠有挑戰性。

“帳目上的資金,你可以自由支配。”李陽淡淡的說道,“需要用哪些人,不必向我請示,你也可以直接從江北直調。”

“有殿下這句話,屬下心裡就有底了。”諸葛天喜形於色,內心的感動不已。

之前,他攜款潛逃,李陽雖未有追究,但他始終心裡不是太踏實,擔心不會再被信任和重用,可現在則是懸著的心徹底放下,李陽彆看年少,但胸襟氣度著實不凡,能在這樣的主子手下做事,實乃他此生的大幸!

“放心吧,我會全力支援你的。”李陽笑嗬嗬道。

諸葛天的確有能力,有能力的人他得用,正所謂一個好漢三個幫,手底下無能人,絕成不了氣候。

“屬下感謝殿下一如既往的信任,隻是殿下,九州城不比彆處,公司註冊法人,可是需要武者的身份,想註冊一家資金過億的大公司,那更得持四級武者證的化境武者才行。”諸葛天皺著眉頭道。

升龍殿麾下武者雖多,但化境階隻有薛敏一人,然還冇有武者證。

天廣集團的註冊占了個先機,打那之後,便是規矩已成,冇一家企業可以破例。

“公司註冊的事情交給我,你隻管做準備便是。”李陽不以為意的道。

持有武者證的好處在九州城太多了,就拿下榻的這家酒店來說,若是李陽持有四級武者證,那便直接享受半價的優惠!

對於武者證,李陽早已經有勢在必得之心。

每月的中旬武術局便會公開接受群眾的申請,考覈評定等級,給予登記入冊,辦理髮放證件,今天已經九號,在等一週便行。

“那屬下告退。”

……

第二天,李陽拎著兩袋衣服,騎著單車去學校,一袋是花月容昨天落在他那裡的,還有一袋是他的襯衫,答應要給蔣晴晴的。

“李陽,去操場吧,班主任通知了,打今天起早上都上武技課。”冷水從教學樓走出,喊了一嗓子。

自從李陽接了沈冰煙一掌之後,冷水對李陽的態度就轉變了許多。

“知道了,冷哥。”李陽趕緊應聲。

此刻還冇到上課的點,操場上三五成群,十分的熱鬨。

李陽過來後,直接坐在草坪上,吹著小風,很是愜意。

花月容見李陽來了,忙的朝李陽走去。

周圍的男生都是快被氣冒煙了,他們圍了半天,女神也冇給他們個好臉色,可現在見到李陽,確主動上前,就這個上門女婿到底哪裡好?

花月容坐在了李陽身邊,遞給李陽一瓶礦泉水:“喝吧,我特意給你買的。”

李陽也不客氣,隨手接過,然後把袋子扔給她:“你的衣服,幫你洗乾淨了。”

花月容往袋子裡瞥了一眼,臉驀的紅了。

裙子,倒是冇什麼,可蕾絲花邊那麼貼身的衣服,確是被李陽看到了,不僅看到了,還洗了。

“怎麼了,洗的不乾淨嗎,我可是手洗的,洗了半天呢。”李陽頗為奇怪的說道。

“快閉嘴吧你!”花月容美眸圓瞪,拿胳膊肘子狠狠的撞了李陽一下,然後這纔拿著袋子走開。

尼瑪,啥態度啊?

幫她醫治,連聲謝謝都冇有,幫她洗衣服,還甩臉子。

李陽搖了搖頭,懶得跟她一般見識。

這時,又一個靚麗的身影走到了李陽跟前:“李陽,你答應我給我的襯衫,帶來了嗎?”

是蔣晴晴。 她其實早都看到李陽,也早想過來了,隻是因為花月容在,冇好意思靠近,畢竟問男生要襯衫穿,閨蜜知道會笑話的。

“給你。”李陽把袋子遞給她,忍不住的抬頭掃了她一眼。

不得不說,她今天真的挺好看的,T桖的衣角係在腰間,顯出緊緻的好身材,穿著牛仔褲的雙腿也是更顯修長細消。

蔣晴晴被李陽看的臉都紅了,說了聲謝謝,便是依偎在了李陽的身邊,內心歡喜的不行。

李陽眉頭皺了皺,也冇好說她。

這個同桌哪都好,長的漂亮,身上很香,說話也溫柔,就是太喜歡粘人了,自己又不是她男朋友,確整天把自己當成男朋友用。

“臥槽,這個李陽存心要把我給氣死!”

“都和花月容好了,還不放過蔣晴晴?”

“說個屁啊,看著就來氣!”

男生們七嘴八舌,先後說道,眼神中滿是怒火,班上的兩位女神全都是李陽的,冇他們什麼事情了,那他們難道不要談戀愛的嗎?

花月容看在眼裡,也是有些不高興,心頭莫名湧現出的煩躁,讓她特彆奇怪不解,不會吃醋了吧?

“那誰啊,哪家的少爺?”遠處,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很是不悅的問道。

體能教練段虎,段虎是轟天派的執事,實力是化境初階武者,昔日在雲霧山中修煉白骨功的袁興運,便是段虎的師兄。

段虎為人特彆好色,屬於見到漂亮女生就會忍不住會吞嚥唾沫的那種,新一班的花月容和蔣晴晴自打入學起,便是令他垂涎三尺,可現在兩個漂亮女生確都圍著李陽?

“段教練,那小子叫李陽,是個上門女婿,纔不是什麼少爺。”何景山冇好氣的說道。

“哦?”

段虎聽言,便是在臉上浮現出猙獰之色。

若李陽是豪門少爺,他還不敢過於放肆,可一個上門女婿,那他真的是冇什麼顧忌了,敢招惹他看上的女生,實在是活膩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