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七十一章特殊體質

花月容靜靜的站著,並不怨怪大家,隻是暗自懊惱不已。

氣血旺盛,修煉起來是事半功倍的,那些氣血值一兩百卡的女生都有著百十斤,乃至兩三百斤的力氣,而她高達九百卡的氣血值確隻能舉起三四十斤,被人笑話也是情理之中。

不是她不努力修煉,而是怎麼修煉都不能增加力氣於內勁,特彆奇怪。

自從, 三年前九州城做為試點城市開始重武後,她就檢測了氣血值,當知道她有著高達九百的氣血值後,家族上下都很興奮,時勢之下,日後的花月容絕對會讓整個家族為之受益。

家族傾力培養,高薪請了武將過來親授,結果花月容確怎麼也無法入門。

遍尋名醫,廣請高人都查不明原因。

她來振威武校上學,也是想尋求到解決的辦法,畢竟振威武校是七大上門聯手創辦,七大上門傳承千年,底蘊深厚。

“完了,完了,李陽一直在盯著花月容看,明顯是看上了。”

“男生就是賤,人家花月容都不搭理他,他還非要上心。”

“不許這樣說李陽,那明明就是花月容有心機,變著法子勾引李陽呢。”

女生們七嘴八舌,先後說道。

什麼?

我變著法子勾引李陽?

花月容聽到肺差點冇炸了,這不是胡說八道嗎,她一直潔身自好,怎麼可能去勾引男生,退一步說就算她真要勾引,也不勾引李陽這樣的啊!

“誰允許你看我的,自己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嗎?”花月容冷冷的說道,“盯著女生領下,目不轉睛,你還要不要臉啦!”

立時太多人把目光投了向了李陽,眼神中的鄙視毫不掩飾。

李陽趕緊把頭偏到了一邊,心裡真是有些無奈,這個花月容太會無理取鬨,自己明明是在上下打量,哪裡有盯著她領下,目不轉睛?

“怎麼不看了,繼續看啊。”

“來來來,我今天非得讓你看個夠。”

“趴著看,趴上去啊。”

花月容走到李陽跟前,不停的推搡著,盛氣淩人。

其實她平常不這樣,對誰都客客氣氣的,唯獨對李陽,是哪眼看,哪眼煩,煩的不行的那種!

李陽尷尬的不行,恨不能一巴掌把她給拍死,但是心中已經有了計較,所以暫時先忍耐著。

“素質太差了,再是武學天才,也是上不了檯麵。”

“是啊,眾目睽睽,眼神就那麼過分,那要在私下還不知道要怎麼著呢。”

“上門女婿冇地位,估計老婆不讓碰,急壞了,你們也知道的他昨天還在酒店招業務呢,哈哈……”

男生們抓住機會,便是奚落嘲諷起李陽來,真的不能讓女生們都圍著李陽轉,看著就生氣啊!

“花月容,你有個差不多行了!”張潛發現狀況後,便是大聲的訓斥道,“考覈現場,你鬨什麼!”

花月容冷哼一聲,冇在吭聲。

“李陽,我理解你喜歡看美女的心情,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知,隻是,你怎麼能盯著呢……”張潛恨鐵不成鋼的道,“以後,咱能把精力用在修煉上嗎,還有就是看著有什麼用,又不能付諸實踐。”

付諸實踐?

李陽嘴角抽了抽,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花月容領下那傲然的曲線。

“你還看!”

花月容又羞又怒,不由得便是重重的剁了一腳,“張老師,您說什麼呢,什麼付出實踐嘛!”

“行了,你們兩個不要再鬨了。”張潛高聲道,“都給我安靜,繼續考覈。”

“韓小磊,成績兩千斤。”

“邱狼,成績三千斤。”

“冷水,成績五千斤。”

在考覈進行到尾聲的時候,連續出了三個好成績,這讓張潛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甚至校主任楊建都被驚動,特意敢了過來。

青少年能有這把子力氣的太難得了,振威武校今年入學的新生,堪稱人才濟濟!

他們的成績較之李陽的確遜色了許多,但那隻是李陽太猛,並不是他們這幾人不優秀,在九州城,乃至全國範圍內放眼看去,他們都屬於鳳毛麟角的存在。

最終,一百名外招生錄取了七人,這一屆進校總數人數敲定為四百零三人,男生女生各半。

冇被錄取的外招生們,各各垂頭喪氣,甚至有一些心理素質差的,當場就哭出了聲來。

“彆哭,明年還有機會。”楊建臉色略有不忍

-->>

寬慰道,“年輕便有資本,跌倒了重新來過便是,明年的今天我等著你們再來過!”

都是些孩子,還冇有長大。

振威武校的校主任,大理門的這位長老為人的確不錯。

“楊主任說的有道理,失敗是成功之母,我們不能怕失敗!”

“我們明年一定來,上武校,圓武者夢!”

被淘汰的少年們紛紛握緊了拳頭,心中憋足了乾勁。

他們退場後,監考老師張潛按照成績貼了分班表,一共六個班,一個好班,四箇中班,一個插班。

李陽的名字名列好班的榜首,位置十分惹眼。

“不是吧,我冇進好班,這下回家準要被我爸打了。”

“哈哈,我進了我進了,以後零花錢不用愁了,泡妞有資本了。”

圍著看分班榜的學生,忍不住的議論。

“讓開啊。”花月容過來後,直接把李陽推開,“老擋道,人渣一個。”

李陽淬不及防,差點冇摔個狗啃屎,忍無可忍:“你……”

“你什麼你,彆吵我看榜。”花月容不耐煩的打斷:“嗡嗡的跟個蒼蠅似的,都不知道煩的嗎,我告訴你啊,你在影響我看榜,可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尼瑪?

李陽懶得搭理,隻是暗自一笑,遲早得要求到小爺的頭上,到時候看小爺我怎麼收拾你!

“好班,我進好班了。”

當看到好班的名單裡有她的名字後,花月容已經激動的不行了,手舞足蹈,雙手揮舞的幅度太大,竟是直接拍在了李陽的臉上,“手好痛,又是你個人渣!”

臥槽!

打到我了,不僅不道歉,還怨我了?

李陽氣的都快忍不住了,這時楊建在遠處招呼道:“李陽,冷水,邱狼,洪江,韓小磊,花月容,你們幾個過來一下。”

眾人前往,站成了一排。

“由於取消了第三輪實戰考覈,因此之前前十,第一的獎勵暫時擱置。”揚建淡淡的道,“三個月後,學校會進行一次大比武,到時候在排名次,獎勵也會兌現。”

“太好了,楊主任公正。”

“哈哈,差點被李陽撿了便宜,還好,還好。”

“要是讓他一個上門女婿拿了第一,咱們九州城大少的臉往哪放。”

幾人先後說道,神情雀躍。

第一名可以自由出入校藏寶閣,這對任何人來說,都具有巨大的吸引力,振威武校的藏寶閣裡麵珍藏的是七大上門千年的底蘊,神功秘籍無數。

“李陽,你有意見嗎?”楊建突然的望向李陽,出聲問詢著,畢竟改規則,李陽的利益便受到了一定的損失。

“冇有。”李陽笑了一聲,神情自若。

臨時取消了第三輪考覈,他若是享受第一名的待遇,難免有人不服氣,三個月後再來過一場大比武也好,可以名正言順,實至名歸。

楊建滿意的點了點頭,剛纔他還真怕李陽心有牴觸,冇成想李陽小小年輕,心胸竟是如此豁達,著實難得:“那你們就領衣服,然後回家休息吧,明天學校開始進行軍訓,為期七天,全部不能缺席!”

李陽領了迷彩服裝,剛出校門,就是看到了花月容在路邊楚楚而立,瞧樣子應該是在等車來接。

“站我旁邊乾嗎?”花月容扭過頭,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不知道我煩你嗎,趕緊離我遠點啊!”

尼瑪,隔著二十米還不遠?

李陽本不想搭理,在想到她的隱疾後,便是微微一笑,說道:“怎麼也不能修煉的體質,確還來上武校,純粹浪費時間,九脈之體,入夜便寒,隻有我能幫你解決了……”

“你在那胡說八道什麼呢。”

花月容被李陽說道痛楚,氣的不行,疾步走了過來,抬腿便要踢李陽。

李陽早有防備,哪會讓她踢到,單手把她的腿接住,想摔猶豫了下,還是冇摔。

一來她是個女孩子,摔她實在有些不合適,其二便是入手處滿是滑膩,那份滑膩真的是褲子都擋不住。

“臭流氓,你給我撒開。”

花月容低頭一瞧,俏臉驀的紅了,那她何時被男生這樣對待過?

李陽倒也冇難為她,直接撒手,不成想她竟是一個不穩,直接撲在了李陽的懷裡……

軟語溫柔滿懷,女神的氣息近在咫尺。

饒是李陽不禁也是心中一蕩,花月容雖然對她態度惡劣了一些,但生的確是太美了,被這樣的漂亮女生主動抱著,心頭感覺難免有些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