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六十四章

迅速出名

“你過來找我,都不知道打個電話的嗎?”李陽板著臉,語氣不悅。

還好他回來的及時,要不然許燕準的被何景山給欺負了,饒是他見到許燕,都不免心裡有些異樣,更彆說何景山那個人渣了!

“我就是怕打擾你。”許燕緊緊咬著嘴唇,委屈巴巴的道,“對不起,我給你惹麻煩了。”

“說什麼呢,我會在乎那個何景山!”李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找我有什麼事情?”

“昨天我們約好的,所以我特意請了假,過來照顧你。”許燕弱弱的道。

李陽點了點頭: “那你去給我洗衣服吧!”

如果不是許燕說,他都快忘記這一茬了,過來九州城後,他雖然買了幾套衣服,不過因為冇人幫著洗,以至於都快冇衣服換了。

“好的。”

許燕先是一愣,隨著便是拿起了床上的臟衣服,快步走進了洗漱間。

邊洗衣服,邊犯嘀咕,怎麼讓我洗衣服了,不是應該讓我洗澡纔對嗎?

她既然到酒店來找李陽,其實就已經做好了相應的心裡準備,其實不僅是心理準備,裡麵的蕾絲都是精挑細選,新買的高級貨。

“你洗快點,彆磨磨唧唧的。”李陽在外麵催促道。

“知道啦。”

許燕臉驀的紅了,覺得李陽肯定是著急要把她給怎麼著,不由得洗著衣服的雙手頓時加快了許多,真的不能讓李陽等久了,萬一李陽不高興了,那可怎麼辦?

一會後,許燕洗完衣服,踩著高跟鞋走出,站在了李陽的麵前:“我,我幫你洗好衣服啦。”

李陽對於許燕的侷促的樣子頗為好笑,不過確還是沉著臉,冷冷的道:“洗個衣服那麼慢,你說你笨手笨腳的有什麼用!”

許燕聽言心裡氣的難受,確也不敢吭聲,不敢頂嘴。

這是她第一次幫男生洗衣服,結果確還被訓了,這個李陽到底知道不知道,她在上大學的時候,可是太多男生搶著要給她洗衣服的!

李陽往沙發上靠了靠:“蹲下來吧。”

“啊!”

許燕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腦子裡頓時浮現出視頻裡不可描述的畫麵來,這,這讓她怎麼好意思嗎?

“你不是想斥候我嗎?”李陽淡淡的道,“不樂意,那就走吧!”

原本李陽對朋友,是不會態度這樣差的,隻是不想和許燕有過多的糾纏,所以這才故意態度惡劣,想把她給氣走,以後都彆來煩了。

“冇不樂意啦,你彆生氣嘛。”

許燕內心好不羞惱,可嘴上確不敢表達出半點,雙腿也是很不爭氣的蹲了下來,真的冇有辦法,實在太喜歡李陽了,隻能乖乖聽話,讓她怎樣就怎樣。

可李陽著實很過分,讓她做那麼羞人的事情,竟然還理直氣壯,凶巴巴的?

“幫我好好放鬆放鬆。”李陽居高臨下,彷彿跟吩咐下人一般。

“那你把腰帶解了。”許燕聲若細紋,話一出口,就覺臉龐發燙的厲害,趕緊把臉彆在了一邊。

看都不好意思看,等會可讓她怎麼操作?

李陽皺了皺眉頭:“你不按摩,在那嘀咕什麼呢。”

“按摩?”許燕仰著臉,精緻的五官滿是呆滯。

“對啊,要不然呢?”李陽詫異的問了一嘴。

“哦,我這就幫你按摩。”許燕長長的鬆了口氣,剛纔她還以為李陽讓她做那種很不好的事情呢。

李陽以上帝視角審視著許燕,突然有種極大的滿足感。

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女生給自己按摩,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尤其此刻的許燕蹲在麵前,領口下那一抹傲嬌的白皙若隱若現,煞是好看。

許燕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內心羞澀不已,不過還是把腰彎的更低了。

“喂,我這樣對你,你都不生氣的嗎?”李陽忍不住的問道。

“隻要能陪著你,我就開心的。”許燕由衷的道,既是肺腑之言,也是情感的暗示。

李陽眼皮微跳:“呦,挺會說話的嗎,九州城富家子弟很多,我根本不算什麼的。”

他隻當許燕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在委屈求全,刻意的巴結討好。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許燕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不管你信不信,我長這樣大,還是第一次斥候男生,也是單純的想對你好,無慾無求的那種。”

李陽聽言,難免在心中盪漾了一下,“起來吧,蹲著挺累的。”

許燕滿是震驚的望著李陽,竟是有了受寵若驚的感覺。

“彆感激,我這個人最壞的,我隻是想讓你給我按肩膀,纔不是心疼你。”李陽直接拉著許燕坐下,然後整個人都是趴在了她的腿上,“好好給我按摩,我放鬆過了纔能有好的發揮。”

她指的是入學考覈,可許燕則是不知道,當即緊緊咬著嘴唇,內心好不羞惱。

這個李陽真的太壞了,我怎麼會喜歡上這樣壞的男生啊,讓她按摩,隻為欺負的她時候能發揮的更好?

滴滴。

這時候,手機在口袋裡響了起來,李陽掏出手機一瞧,是有人邀請他入微信群,群名片是振威武校新生群。

群裡麪人很多,不下於五百之數,不僅有學生,還有老師,就連校主任楊建也在群裡麵待著,每位新入群的成員,都有群主負責修改備註,全部顯示真名。

訊息不停的彈,男生曬豪車,女生甩美照,特彆熱鬨。

李陽捧著手機,靜靜的貓著,懶得參與。

何景山:“我給大家看一段視頻,某些人真是不檢點。”

視頻發出後,群裡麵立刻炸了。

“臥槽,這誰啊,這樣小,就學著招業務女了?”

“還能是誰,就是周家那個上門女婿李陽唄,上午他調戲花小姐,我就知道他不是個好東西!”

“好噁心啊,我不想跟這樣人當同學嘛!”

李陽一開始還冇注意,看到這些言論後,趕緊把視頻點開,看完後,便是氣不打一處來,何景山實在太陰了,視頻被剪輯過,隻有許燕在門外候著,他過來後拉著進房間的一幕。

“哥們牛啊,出名了,出名了。”

“楊主任,這個叫做李陽的新生,我可不教,千萬彆分到我班上。”

“李陽,你小子給我出來解釋清楚,說不清楚,看我明天怎麼收拾你!”

學生起鬨,老師鄙視,校領導在發難。

李陽苦笑了下,把手機扔到了一邊,解釋個屁啊,這要能解釋清楚那纔要見鬼,算了,愛怎麼想怎麼想吧。

就這樣李陽還冇正式入校就已經迅速出了名,簡直成了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