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一十三章

我來和他打!

“賀老三,誰讓你進來的,你現在連門都不會敲了嗎?”

鄧佳怡趕緊的站起身來,板著臉訓道。

被手底下人看到她斥候李陽,真的是太冇有麵子了!

“大小姐,對不起,我聽說您找我有事,這才一時著急失了禮數。”賀老三麵色惶恐不已,趕緊解釋著。

鄧佳怡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以後注意點,對了,今天看到的一幕,不許說出去!”

“請大小姐放心,屬下絕不敢亂講。”

賀老三信誓旦旦的做著保證,“屬下告退,您快去洗漱間吧。”

事關大小姐的清譽,打死他,他也不能到處傳揚,再說傳出去又有人會信嗎,堂堂鄧氏家族的大小姐,娛樂圈的天後,臨出門前竟然蹲在男生麵前……

年輕人花樣就是多啊!

什麼鬼?

鄧佳怡望著賀老三的背影,好半天纔想明白來著,不由得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抬腿就是重重的踢了李陽幾腳。

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心裡真是有些無奈,那彆人思想不健康,也能怪到他頭上嗎?

花開湖畔大酒店坐落在江北西城區,靠近湖邊,每到晚上的時候,湖麵上搭建的浮橋便是一片燈火璀璨,環境十分的幽靜,雅緻。

影片大美人的殺青儀式,便是這裡舉行。

門口停滿了豪車,冇有一輛低於五百萬的,四周也是站滿了身穿黑西裝的安保人員,一切的一切都彰顯著殺青儀式的高規格。

大美人這部影片,是一部跨國的大製作電影,演員陣容超級豪華,不僅有國內的當紅明星,甚至還有國外的一些知名演員。

李陽雖然早已今非昔比,出席過很多高級場合,但此時此刻也難免有些膨脹。

“彆和我走在一起,你怎麼就記不住自己的身份呢?”

鄧佳怡走路帶風,超強的氣場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李陽放緩腳步,和賀老三一起規規矩矩的跟在她的身後。

“李先生,我們大小姐愛麵子,您千萬彆往心裡去,反正在家裡那是您說的算,讓我們家小姐怎麼著,她就得怎麼著。”賀老三怕李陽不高興,很是好心的道。

“閉嘴,誰讓你多嘴多舌的?”

不等李陽迴應,鄧佳怡便是冷著臉罵道,“思想不健康的人,我真是懶得把你留在身邊,告訴你,今天你如果打不過人家,給我丟了麵子,就滾回家族看大門去!”

昨天晚上,通幽國的當紅花旦維琪通過微博釋出了一則訊息,吹噓她手下的保鏢如何如何的厲害,當眾蔑視夏國武術,惹得鄧佳怡極大的不滿,已經決定今天一定要找維琪比試比試。

賀老三是鄧佳怡手底下武功最好的一位,老虎棕熊,赤手空拳都能打的死!

“大小姐,那老賀我輸不了,您就等著瞧好吧,一拳我就撂倒他啊!”

賀老三信心十足,嘿嘿笑道。

會場大廳佈置的奢侈華貴,富麗堂皇,中間四十多張圓桌,兩側擺放了長長的冷餐,酒水,果籃。

穿著華貴的先生小姐們大多都冇有入席,而是三五成群,喝酒敘話。

混跡在娛樂圈,人脈很重要。

“天後來了。”

“鄧老師您好。”

人群熱情的招呼著,每個行業都分等級,而鄧佳怡則是身在金字塔最高的那一層!

鄧佳怡頻頻點頭微笑,作為迴應。

“鄧小姐您今天能來,實在是有些超乎我的意料啊。”飛揚影視公司的老總鄭天海迎過來說話。

“鄭總客氣了,那業內誰能不給您麵子,以後有資源還要請鄭總照顧呢。”

鄧佳怡勉強應付著。

她今天之所以要過來,倒不是因為鄭天海,而是因為大導演歐陽紅。

想當年家族反對她投身在影視圈,剛剛入行的那兩年根本冇有戲拍,給她第一次機會的便是歐陽紅,也就是那次機會才讓她在大銀屏展露頭角,從此一帆風順,大紅大紫。

“佳怡,好久不見。”

疾步而至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穿著白色西裝,留著短髮的中年女子,長的還不錯,氣質乾練沉穩。

她便是歐陽紅,在國外好萊塢打出名聲的世界級大導演。

“紅姐……”

鄧佳怡話還冇有說完,便是被歐陽紅緊緊的擁住了,多年前的那次合作,讓她們二人積累了很深的友情。

自打那以後,歐陽紅在國內發展的不是太好,一氣之下便遠赴海外,期間受到了鄧佳怡多次資助,可以說如果冇有鄧佳怡,便冇有她今日的成功與輝煌!

“你們認識?” 鄭天依詫異道。

“何止認識,那我們可是最要好的朋友。”

歐陽紅話音一落,便是挽著鄧佳怡的胳膊,把她帶到了第一排的桌子上。

這桌坐著的都是大美人這部片子的主要演員,東西方麵孔各半,那位口出狂言,蔑視夏國武術的維琪也在其中。

“鄧小姐,能和您坐一桌,我實在是覺得有麵,各位見笑,我得拍個視頻,發發朋友圈!”

“鄧小姐真是漂亮啊,真人比電視上還要漂亮,這太不可思議了。”

“鄧老師好,您,您,可是……我的偶像啊,我上高中,高中那會就喜歡您了。”

演員們客氣不已,七嘴八舌的說道。

這些人雖然也很紅,但跟鄧佳怡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最後發言的是剛出道的q7成員方純,激動的雙手發抖,就連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方純剛滿二十歲,以前是偶像派歌星,剛剛轉戰大熒屏,人長的很帥,細皮嫩肉的,那皮膚比女生都好。

“有什麼好喜歡的?”

維琪抄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純純,咱們在影片裡演繹的便是情侶,配合的也很默契!”

方純靦腆一笑,冇有吭聲,那他早已經感覺到維琪有些喜歡他,但是他確對維琪這樣金髮碧眼的洋妞不感興趣,在他眼裡隻有鄧佳怡纔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好了,好了,大家都吃飯吧。”

歐陽紅連忙打著圓場。

“鄧老師,我敬您酒,您意思下就行,我全乾了。”

方純微微彎著腰,謙卑不已,話音一落,便是把杯中的紅酒喝了個乾淨。

維琪看到這樣一幕更氣了,那她找方純喝酒,方純可從來都冇有喝過呢。

哼,這個鄧佳怡就是個狐狸精,一來就勾引我家純純!

“鄧佳怡,我知道你有名氣,但有名氣也不能在我微博裡反駁事實吧。”

維琪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冷冷的道,“你們夏國武術本來就是花架子,怎麼還不許人說真話了?”

她纔不怕鄧佳怡呢,天後又怎樣,反正她又不想在國內發展!

現場陡然間安靜了下來,靜到了一種極致。

娛樂圈裡的人,普遍不會當麵開撕,發生這樣的事情,當真不多見。

“真話?”

鄧佳怡往椅子上靠了靠,不急不緩的開口,“隻是某些人坐井觀天,夜郎自大罷了。”

“嗬嗬,真是好笑,我的保鏢羅特在你們夏國生活了三年,踢了幾百家武館,打的你們落花流水,稀裡嘩啦,這你該如何解釋?” 維琪冷聲質問道。

“維琪小姐,我也不想與你爭辯,這樣吧,讓你的保鏢和我的保鏢打一場,怎麼樣?”鄧佳怡神情傲然,“能接我保鏢三招,算我輸!”

“哼,口氣真大,既然你要自找難堪,我便成全你!”維琪雙手抱於衣前,“既然要比,那就來點賭注吧,誰輸了,誰就趴在地上學狗叫!”

敢勾引她的純純,纔不能放過這狐狸精呢。

“可以。”

鄧佳怡微微點頭,直接答應了下來。

維琪的保鏢羅特就在不遠處站著,幾步便走了過來,他身高將近兩米,身上的西裝絲毫遮掩不住發達的肌肉,隻是站在那裡,就給予人一種極具力量的彪悍感。

“喝。”

一聲有力的喝叫,腳下的大理石地板瞬間粉碎。

“我的老天,好厲害!”

“這個羅特我聽說過,以前是通幽國皇室的首席保鏢,在保鏢界實力能排進前一百!”

“在自由搏擊界也非常有名,最新排名第三位,綽號死神!”

人群一陣驚歎。

“賀老三?”鄧佳怡秀眉微蹙,喊了一聲。

這個賀老三在搞什麼,人家都過來耍威風了,怎麼還站在一邊跟冇事人似的?

“來了,來了。”

賀老三硬著頭皮,湊到了鄧佳怡的身邊,“大小姐,要不,要不,咱就彆比了吧,我我打不過啊。”

“什麼!”

鄧佳怡肺都快要氣炸了,“你,你剛纔不是說一拳就能放倒嘛!”

還有比這更不靠譜的嗎,她大話已經出口,賭約也同意了,結果賀老三告訴她打不過?

“哈哈。”

全場鬨笑不已,笑成了一團。

“鄧佳怡,你剛纔口氣簡直要牛到天上去,合著隻是在吹牛啊。”維琪挖苦道,“以後彆拍片了,改行養牛吧!”

鄧佳怡無言以對,一張臉脹的通紅,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賀老三實力坑主啊!

歐陽紅苦笑了一下,正準備出麵把賭約壓下去,這時一道聲音陡然間響起:“我來跟他打!”

聲音不大,豪氣隱現。

李陽昂頭挺胸,龍行虎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