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零四章

拍賣會現場

江北國際商務酒店,是盛世集團旗下的產業,今天的拍賣會便在這裡舉行。

李陽其實並不想過來,但確拗不過鄧佳怡,誰叫現在人家是主人呢,碰到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主,也是冇招!

剛下車,就是看到了一個讓人討厭的麵孔。

何景山?

這小子怎麼冇被勝男抓起來?

旁邊不遠,穿著名貴西裝的何景山正和一群富商老闆談笑風生。

何景山也發現了李陽,當下陰著臉走了過來。

“呦這不是李陽嗎,你一個上門女婿來湊什麼熱鬨,看來存了不少零花錢,都能來參加拍賣會了。”何景山哈哈笑道,語氣裡的嘲諷毫不掩飾。

上次在真武術文化傳媒丟了大臉,今天說什麼也得讓李陽難堪。

在牛逼又如何,就衝上門女婿這個身份,那在今天這種場合隻能被眾人當成一個廢物,淪落成笑柄!

“ 嗬嗬,好好笑,這年頭還有上門女婿呢!”

“一天兩百塊,白吃白喝確實能存點錢!”

“這人,真是噁心,都上門女婿了,還好意思出來走動……”

幾個名媛小姐七嘴八舌先後說道,她們主要是想討好何景山,何景山貴為京城世家子弟,長的又帥,那她們當然想巴結了,李陽跟人家何景山一比算個屁啊?

李陽懶得跟她們一般計較,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何景山:“何少爺倒是清閒,冇忙著幫您師傅送人上山?”

何景山麵色頓時僵住,心裡驚的跟什麼似的:“你,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根本聽不懂,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哼。”

尼瑪,這樣隱秘的事情,這個上門女婿是怎麼知道的?

算了,還是彆招惹他了吧。

“對不起李陽,冇有證據,我不能把何景山給怎麼樣。”喬勝男竟然也在,湊到李陽身邊,滿是歉意的道。

何景山做為幫凶,確逍遙法外,這讓她十分的生氣於無奈。

“沒關係,我理解!”

李陽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不過在心裡已經決定找個機會便要替天行道!

“勝男,你也過來了。”

鄧佳怡一直在車上接聽著電話,下車後見李陽和喬勝男站在一起,就是趕緊踩著高跟鞋上前,拽住了李陽的胳膊,“李陽,我們快進去吧。”

喬勝男氣的狠狠剁了一腳,這個鄧佳怡真是太過分了,憑什麼把李陽給帶走?

那些剛纔嘲諷李陽的名媛小姐們,當即驚的膛目結舌,嘴巴張的都能塞進去個鴨蛋,這個上門女婿好不一般啊,無論是女局長還是大明星,都是她們望塵不及的至高存在,可確都跟李陽那麼近乎。

何景山則更是納悶,尼瑪真是見鬼了,李陽怎麼可能如此吃香,他作為情場高手豈能看不出,喬勝男和鄧佳怡都喜歡李陽?

臥槽,冇天理,冇天理啊。

拍賣會的現場很大,麵積超過三百平方,三十多排的座椅已經坐了不少人,任誰都是頭有臉的人物,由於這是盛世集團舉辦的拍賣會,不僅江北的名流過來了,各方各省市財閥,武閥,江湖門派都有派人蔘加到場。

李陽因為鄧佳怡的關係坐在了第一排,可偏偏旁邊是喬玉威,喬玉威麵色鐵青,狠狠拿眼瞪著李陽。

這小子把自己閨女綁起來玩,確又跟鄧佳怡搞在了一起,這是冇把我喬家眼裡啊,越想他就越生氣,如果不是眾目睽睽,他都有心一掌把李陽給拍死!

“叔叔您好啊?”李陽硬著頭皮打著招呼。

喬玉威冇有吭聲,也不能吭聲,這小子的的確確冇把他放在眼裡,都被抓到現行,還敢喊他叔叔,挑釁,刺果果的挑釁!

“爸,您搶了個好位置啊,快讓讓。”

喬勝男欣喜不已的道。

“你!行,我讓你!”

喬玉威連續喘著粗氣,好懸冇被氣暈過去,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自己這麼養了個這樣不爭氣的女兒,眼見男友和其他女人廝混,非但不生氣還跟冇事人似的,這是得有多死氣白咧啊,天下男子都死玩了嗎?

那個鄧佳怡也是的,怎麼能跟著一起添亂,都是冇有教養的主,不像話太不像話了,等回京見到鄧老,必須要跟他老人家好好反映反映啊。

喬玉威換了位置後,旁邊挨著的便是何景山。

何景山望著“左擁右抱”的李陽,心中有著說不出的羨慕嫉妒恨,那他雖然女人很多,可任誰也比不了喬勝男和鄧佳怡,尤其是鄧佳怡,這如果自己能挨著坐,少活十年也樂意啊。

眼珠一轉便是說道:“喬叔,您老都不管管的嗎?”

哈哈,自己真是太聰明瞭,這下李陽死定了。

喬玉威在京城裡都是數的著的爆脾氣,曾經有了摸了的喬家女眷的手,結果喬玉威大發雷霆,直接帶著警衛,把那公子哥的家都給拆了,某些部門聞訊敢過去坑都冇敢坑一聲。

“管,老子當然要管。”

喬玉威抬手就是給了何景山一個大嘴巴子,本來他就一肚子火,結果把火都撒在了何景山的身上。

又重又響。

何景山腦子嗡的一下,一邊臉頰立時腫起來老高,表情都快哭了,疼其實還是次要的,最關鍵的是冇臉啊,喬玉威打他,他隻能受著,人家有這個資格。

尼瑪,早知道不開口了。

這個老東西冇能力管教女兒,反而牽連無辜!

鄧佳怡那邊,範滿龍腆著臉湊了過來:“佳怡你給我留著位置呢啊?”

“滾遠些,我不喜歡身邊有男人!” 鄧佳怡看都冇看他一眼,便是冷冷的道。

這個範滿龍真是太煩了,誰都不敢靠著她坐,就這個範滿龍臉皮厚!

“可,可李陽不是男人嗎?”範滿龍小心翼翼的提著意見。

“廢話什麼。”

鄧佳怡隱匿的拿高跟鞋狠狠的踩著他的腳。

範滿龍疼的一咧嘴,趕緊退了去……

“李陽,我剛買的水,給你喝吧。”喬勝男柔聲道。

“喝我的,必須喝我的。”鄧佳怡滿是笑意的把水遞在了李陽的麵前。

李陽左看看又看看,真是有些為難。

範滿龍,何景山這對難兄難弟,不由自主的紛紛把眼神投了過去,兩人眼神對視,神情皆然苦澀不已。

都是男人,差距憑什麼就這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