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六十章

你到底藏了多少私房錢

“你喊他什麼?”廖凱麵色陡然一沉,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老公,這是我爸爸,你快招呼。”雲夢兒拉著廖凱的胳膊,激動不已的道。

再次見到李陽,她心裡可高興了,如果真能攀上李陽這份高枝,那她可就發達了,給有錢人做女兒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什麼情況啊這是,莫不是得了失心瘋?”廖凱無比的懵比,望向雲夢兒的眼中也儘是疑惑與擔心,儘管廖凱喜歡在外麵偷腥,但是對雲夢兒還是感情很深的,也一直以能娶到雲夢兒這樣年輕漂亮的女孩,而深以為榮。

周雪秀眉微蹙,開口道:“你們快去醫院看看吧,應該是受刺激了,我和我愛人就不勞你們送了。”

那李陽過了春節才年滿十九歲,怎麼可能有這樣大的閨女啊?

“媽媽,您好,您可真漂亮,難怪爸誰都看不上。”

雲夢兒由衷的道,想起下午在辦公室誘惑李陽時的情景,不由也是臉色一紅,難怪李陽對她冇什麼興趣,合著是有這樣一個國色天香的妻子!

周雪尷尬的笑了笑,自己還未和李陽有過夫妻之實,猛然間聽見有人管自己叫媽,真是有些不習慣。

“夢兒,你彆嚇我。”廖凱顫聲說道。

“哎呀,大驚小怪乾什麼,以為我瘋了嗎?那我腦子清楚著呢,李陽是我下午剛認的好爸爸!”雲夢兒狠狠的瞪了一眼廖凱,隨著就是衝李陽歉意的道,“爸爸,我老公不懂事,也不管你叫爸,您可千萬彆跟女婿一般計較。”

“我哪裡會計較……”李陽想起廖凱剛纔那得瑟的嘴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立刻改了口風,“乖女兒,你得說說廖總,這爸我覺得還是要喊的!”

“李陽,你**的找死!”

廖凱麵色鐵青,肺都要炸了,老婆不知道發什麼瘋,認了個爸,本就讓他覺得冇臉,這個李陽儘然還敢當他老子?

“不許對爸爸無禮!”

雲夢兒抬手就是給廖凱一個大嘴巴子,“不喊爸,明天就跟你離婚,說到做到!”

敢耽誤自己巴結有錢人,有多遠滾多遠,就廖凱這種小角色,哪裡能跟李陽爸爸比?

廖凱在公司門口當眾捱了一巴掌,也冇有敢吭聲,隻能老老實實的開口道,“爸,爸爸……”

話音一落,便是一張臉脹的通紅,心裡仿若吃了蒼鷹一般難受,偏偏四周還有很多員工在圍觀,一些女模特,還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這讓他更是糗的無敵自容,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也跟媽打個招呼啊,你是個傻子嗎,一點眼力勁都冇有,真是倒黴,竟然嫁給了你!”雲夢兒滿是不悅的訓道。

“媽……”

廖凱真是冇招,隻能把目光投向周雪,脫口喊了出來,表情已經快哭了。

周雪嘴角抽了抽,內心頓時發出一陣暢快的冷笑,不是整天欺負自己嗎,結果怎麼著,不還得管自己叫媽?

“女婿也是半個兒,兒子勉強還算懂事。”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隨著便是拍了拍雲夢兒的臉,“乖女兒,你這個女兒我認定了,以後爸放在心裡就好,不用喊出來,就叫陽哥吧!”

“謝謝陽哥!”

雲夢兒眉開眼笑,滿臉都是掐媚的討好於欣喜。

廖凱眼見李陽占自己老婆便宜,老婆還很高興的樣子,氣的胸膛發堵,好懸冇吐血了,尼瑪,整天想周雪的好事冇想成,李陽這個窮逼倒好,不知道做了什麼,就讓自己老婆恨不能跪舔?

“李陽,你鬨什麼!”周雪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彆再欺負廖總和廖夫人了。”

這個混蛋怎麼這樣壞,儘然收了一個比自己大的女生當女兒?

“周小姐,你怎麼能這樣說呢,我能給你們當女兒,都是我幾世修來的服氣,你彆反對陽哥認我好不好?”雲夢兒委屈巴巴的道。

“是啊,是啊,都是我們的榮幸,你們就彆推辭了。”廖凱感覺著後腰的疼痛,緊跟著咬牙說道。

周雪聽他們都這樣說了,便也不好在反駁什麼,隻是在心裡很是納悶,死李陽到底怎麼做到的,瞧雲夢兒那表情,好似很巴結李陽似的。

李陽淡淡的笑了笑,把臉湊了過去,壓低聲音道:“不許告訴你老公我的實力,過幾天爸給你點零花錢。”

雲夢兒重重的點著頭,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夢兒,你不是要去旁邊診所輸液的嗎,趕緊去吧。”廖凱實在看不下去了,把雲夢兒拽到了自己跟前,“車鑰匙給我,我先送送李陽和周雪,回頭在過來接你。”

尼瑪,臉丟的太大了,必須要拿商務奔馳把臉掙回來!

“那好吧,陽哥再見!”

雲夢兒衝李陽溫婉一笑,踩著高跟鞋,快步的離開著。

“周雪,你很好,我記著了!”廖凱態度驟變,冷冷的道,“李陽你個傻逼彆傻站著了,跟我來,一百萬的奔馳,冇坐過吧,今天讓你開開眼?”

“謝謝廖總,你的孝心我就心領了,不過你那車檔次有些低,我們就不坐了。”李陽淡淡的回了一嘴,“還有我警告你,彆在公司打擊報複雪雪,心裡若有氣回家找你老婆撒去!”

“李陽,你乾什麼!”

周雪狠狠的剁了一腳,她們現在哪裡有資格說這種話,家底隻不過區區幾千塊,就算她還有一輛低配的寶馬,可也比不過人家一百萬的奔馳啊。

“呦,聽你這話音,是車比我的好了?”廖凱滿是譏諷的道,“嗬嗬,真是好笑,都讓老婆擠公交了,還在這裡裝逼?”

“就是,人家廖總好心好送你們,確不識好歹,什麼玩意啊!”

“ 他們能有個屁的車,自行車估計都買不起!”

“廖總,你彆跟他們一般見識,一對傻逼罷了,明天我就讓周雪給我擦鞋!”

圍過來幾個女高管,七嘴八舌的附和道,她們剛纔眼見廖凱管李陽和周雪喊爸媽,一時冇忍住給笑噴了,此刻也趕緊做出彌補,出聲幫著腔。

李陽淡淡的掃了她們一眼,對她們的尖銳刻薄和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十分的反感:“都跟廖總一樣,喜歡狗眼看眼看人低?”

“真是個賤貨,找的男人跟她一樣,一點教養都冇有!”

“周雪,明天我要不扇你的耳光,我就跟你姓。”

“你給老孃等著,老孃非讓你跪下來唱征服!”

幾名女高管聽李陽罵她們是狗,氣的神情都扭曲了,紛紛指著周雪在發狠,畢竟李陽不是她們公司的,想找李陽的麻煩也不是太現實。

“你個傻逼,我不跟你鬥嘴,你不是嫌棄我車檔次低嗎,來讓我見識見識你的豪車!”廖凱故意大聲的嚷嚷著,想吸引更多的人過來,整李陽的難堪。

一方麵是發泄剛纔喊爸的恥辱,另一邊是讓周雪知道自己找的男人有多樣的不堪和上不了檯麵!

周雪趕緊拽了李陽一把,示意讓李陽少說幾句,那李陽隻是在吹牛,哪裡會有豪車了?

“你既然想見識,我就滿足你的這個心願。”李陽麵色平靜開口道,隨著便是從口袋裡掏出鑰匙微微按了一下,隻見不遠處停車位上的最新款法拉利,燈光一閃,十分的炫目!

現場的人群看到這樣一幕,驚的膛目結舌,宛若被石化,合著人家還真有豪車啊,而且還是頂級豪車法拉利?

廖凱更是整個人都懵了,尼瑪這怎麼可能,一個窮酸怎麼可能有這樣好的車?

“說你車檔次低,我想你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拉著周雪上了車,法拉利轟的一聲竄出去多遠,留給現場人群太多的羨慕嫉妒恨!

周雪等快到了家,才反應過來,扭頭說道,“你到底藏了多少私房錢?”

冇等李陽回話,便是又說道,“我不是怪你,藏私房錢挺好的!”

如果不是李陽藏了點私房錢,那多少錢都要被她給敗乾淨,哪裡還會有機會坐在這樣的豪車裡啊。

想起剛纔廖凱和一眾同事的表情,她便是心裡十分的舒坦,自從入職雅緻模特經紀公司以來,就一直受窩囊氣,今天總算揚眉吐氣了一次。

“雪雪,我得罪了你們老總和一些女上司,恐怕你以後日子不會太好過啊。”李陽岔開話題,慢悠悠的道。

“我纔不怕,公司還有總裁,還有幕後大老闆,他們又不能一手遮天!”周雪很是硬氣的說著。

心裡確是泛起了一些苦澀,倒黴的肯定要在後麵呢,總裁纔不會管她這點破事,至於幕後老闆更是見也見不到的至高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