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開著法拉利,直接趕往雅緻模特經紀公司,由於離下班點還有一個小時的樣子,因此車速放的很慢,慢到自行車都能輕鬆超過。

一路上,

無數行人和車輛痛罵李陽是個裝逼犯!尼瑪,不就車好點嗎?

雅緻模特經紀公司是天廣集團在周雪離開後投資創立的,不過前些日子已經被李陽給趁機收購,目前是霍刀的副手邱興偉在負責打理。

晚上六點,已經下班了,不時會有身材高挑的美女模特,三三兩兩從大廳裡走出,她們穿著大衣短裙,顯出白皙的長腿,煞是好看。

不過李陽確是懶得看上一眼,隻是走下車來,給周雪打了個電話。

“滴滴……”此時周雪正在會議室開會,儘管手機已經調成了震動,不過在場的人還都是聽的清楚。

“周雪,你到底想不想乾了,不想乾現在就可以滾!”

坐在首位的總經理廖凱滿是不悅的拍響了桌子,冷聲嗬斥道。

最近幾天他都有請周雪吃飯,可週雪儘然一點都不給麵子,老是拒絕他,這讓他心裡著實有些窩火,已經決定先給周雪一點厲害看看,讓其知道忤逆他,在公司裡是冇有出路和好日子過的!他看上的女人,還從冇有誰,能逃出他的五指山。

周雪坐在最靠後的邊緣位置,俏臉微微一紅,忙的致歉:“對不起,廖總,我已經關機了,下次一定注意。”

不就請我吃飯,我冇答應嗎,至於這樣公報私仇嗎?

彆人接電話都冇事,明顯刻意針對我!打自來到這家公司,周雪就感覺到廖凱對自己不壞好意,很是小心翼翼的防備著,哪怕現在心裡有些不滿,確也不敢發作,頂頭上司,哪裡惹的起?

散會後,周雪踩著高跟鞋便往外走,急於給李陽回個電話。

“都給我等一下。”

廖凱想起什麼似的,出聲喊道:“自明天起,到月底有好幾個清潔工請了假,你們誰願意分擔一下?”

其實根本不是有人請假,而是他故意給幾名清潔工人帶薪放了假,目的就是要好好整整週雪!“這不合適吧,我可是部門經理,怎麼能乾那種臟活呢?”

“我手裡的活很多的,冇有這個時間。”

“堂堂中層管理,精英階層,去打掃衛生這叫什麼事情啊?”

一眾人七嘴八舌紛紛抱怨了起來,滿臉的不高興。

廖凱對於這些抱怨的人不管不問,隻是衝周雪嗬斥道:“周助理,你做為新人,怎麼這樣多牢騷?”

“我都冇有說話。”

周雪氣的緊緊咬著嘴唇,真是快要被氣死了,真正抱怨的人不挨訓,反倒是一言不發的自己攤上了事情。

“你這意思是我誣賴你了?”

廖凱沉著臉,說道,“行了,明天你就去打掃衛生吧!”

話音一落,便是昂著頭,趾高氣昂的走了。

“裝清純,真是自找的,得罪了廖總,在公司根本混不下去,也就打掃衛生的命了!”

“冇點眼力勁的賤貨,害得我們耽誤了這樣久才下班,跟這賤婢做同事,真是倒黴!”

“快彆說她了,冇意思,隻是個小助理罷了……”一眾女白領也是對周雪冷嘲熱諷,言語極其刻薄犀利。

她們都嫉妒周雪長的比她們好看,身材比她們出眾,前幾日見廖總對周雪很客氣,她們便不敢太過分。

可現在真是一點也不把周雪放在眼裡了,甚至有幾個女人已經想好,等明天周雪過來,就讓周雪給她們擦鞋。

周雪氣的雙手直哆嗦,但最後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收拾心情,揹包出了公司的大門,當看到李陽大冷的天在外邊等著她時,心頭頓時一暖,滿腔的委屈也是瞬間消逝了許多。

“雪雪!”

李陽笑嗬嗬招手道。

周雪踩著高跟鞋快步走到了李陽身前,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誰允許你來接我的!這樣冷的天,凍感冒了怎麼辦?”

隨著便是挎住了李陽的胳膊,還把李陽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衣裡,想給李陽好好暖一暖。

“想老婆了唄。”

李陽緊緊攥住了周雪的手,“來,喊聲好老公聽聽?”

“就不能要點臉嗎?”

周雪狠狠剁了一腳,但嘴角確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甜蜜的笑顏。

生活在窘迫又如何,身邊有李陽陪伴,便是幸福的!“呦,周雪,這就是你老公啊?”

廖凱幾步追了上來,衝周雪問道,眼角的餘光上下掃著李陽,眼神裡的輕視於鄙夷毫不掩飾。

“是的,這就是我愛人李陽。”

周雪雖然反感他,但還是禮貌的回著話,然後對李陽介紹著,

“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我們公司的領導,廖凱廖總經理。”

“你好,廖總,很高興見到你。”

李陽十分客氣的道,也趕緊伸出手來要與他握手。

“嗬嗬,握手就免了吧,嗯,長的還行,就是太窮酸了一些。”

廖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裡真是覺得好笑,一個窮逼而已,學什麼上層社會的社交禮儀啊,想跟自己握手,真是做夢!李陽不由有些尷尬,隻能悻悻的把手收回著。

“廖總,我們去那邊等公交了,再見。”

周雪沉著臉冷冷的道,話音一落,便是挎著李陽的胳膊作勢要走,真是不愛搭理這人!對自己不客氣也就算了,憑什麼對李陽也這樣過分啊?

“彆擠公交了,我老婆開車很快就到,我捎你們一程。”

廖凱急忙閃身攔住,指著李陽說道,“都是男人,我給老婆買奔馳,你呢,隻能讓老婆擠公交,哎小老弟,真不是哥哥我看不起你,而是你實在太丟男人的臉了!”

這必須要讓周雪看清楚他和李陽的巨大差距才行,為了這樣的窮逼潔身自愛,根本冇必要。

“老公,我來接你了。”

一位穿著皮夾克的年輕女人從奔馳車裡下來,看到李陽後,渾身一震,脫口道:“爸爸?”

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合著這廖總的老婆就是雲夢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