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五章

智謀型反派

中環餐廳。https://www.hbacyy.com

這家餐廳,是江北最有檔次的高級餐廳之一,人均消費五萬起步,不是有錢人根本不敢來這裡消費。

何景山坐在靠桌的卡座上,心情較為激動,女朋友他交往過很多,目前也正在處著著一位網紅,可在見到周雪的生活照後,這才意識到他以前交往的那些女孩不過胭脂俗粉,想著即將可以見到真人,便是英俊的臉龐滿是笑意。

他的確很帥,形象堪比頂級流量的奶油小生,周圍好多女生都在忍不住的盯著他看,臉紅心動,喜歡的不行。

好帥,好有型!

如果能跟他約一次會,那該多幸福啊!

桌子上的手機震了震,何景山拿起手機,開口道:“宋阿姨,我已經到了,您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那邊宋巧茹語氣親切,比對李陽的態度不知好了多少倍:“小何啊,雪雪馬上就到,你耐心等一下,阿姨給你打電話來,隻是告訴你,晚上和雪雪多喝一些也冇有關係,你幫我照顧好就行了。”

何景山的爺爺可是肩上掛著金色枝葉兩顆星,何家那是當之無愧的大家族,豈是李陽那傻逼可以比的,現在雪雪心還在李陽身上,還是節奏快一些比較好!

“宋阿姨,您什麼意思?”

何景山心頭雪亮,喜的不行,但還是故作單純的問道,他其實早就準備了一些藥粉,隻是還在猶豫要不要用,畢竟周家可是國內的頂級財閥世家,很不好惹的。

“這孩子,真是老實,阿姨就在說明白一些吧,男孩子要主動一些,晚上雪雪不回家也冇有關係,行了掛了。”

宋巧茹笑嗬嗬的道。

何景山放下電話,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暗暗想著,周雪啊周雪,這可都是你親媽在坑你,根本不能怪我,今晚我就要品嚐到你的美味。

窗外,周雪冷著臉從勞斯萊斯上走了下來,今天她雖然冇有特意的去打扮,隻是穿著李陽送她的那件妮子大衣,但是確也依舊掩蓋自身的出眾。

低眉的溫柔,高貴的抬頭,舉手投足間的優雅氣質,超強的氣場,自打進入餐廳便是瞬間成為了焦點。

不知多少男人瞳孔在放大,暗暗的吞嚥著口水。

怎麼世間還有這樣漂亮的女人,如果是來找自己的,做鬼也值啊。

周雪並冇有在意眾人那驚豔的目光,徑直走到了何景山的18號桌前,神情冰冷的坐到了對麵。

絕色佳人!

何景山激動不已,在隱匿的瞥了幾眼周雪的領下之後,就是微笑著打起了招呼:“你好,周小姐,很高興見到你,你比照片裡還要漂亮。”

周雪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我隻是給我媽一個麵子,過來應付下,現在人你也見到了,吃飯就免了吧,再見!”

“周小姐彆忙著走。”何景山先是一愣,然後很為機智的說著,“我跟你一樣,也隻是過來應付下,您放心,我們隻是單純吃個飯,並不是相親約會,周何兩家那是世交,還請周小姐給我個麵子,賞臉在坐一會。”

“那,好吧。”

周雪不好在拒絕,隻能答應了下來,既然話都說明瞭,那就冇什麼好避嫌的了,死李陽都能和其他女人廝混,難道還不許她和男生一起吃頓飯嗎?

何景山不愧是大家族培養出來的,飯間舉止談吐,紳士氣息十足,饒是周雪也不由對其產生了些許的好感,覺得這人還算不錯,可以做個普通朋友。

不遠處的33號桌,厲天辰盯著周雪的背影,眼中皆然是詫異。

這不是嫂子嗎?嫂子這是乾嗎,莫不是在揹著陽哥偷偷幽會?

自從林嘯天調集野狼小隊,插手江北地下世界,厲天辰這心裡一直憋著火,整日把自己喝的爛醉,今天帶了幾個手下剛剛過來坐下,還冇開始喝酒,便是看到了這樣一幕。

“咦,那不是陽哥的老婆嗎?”一名黑西裝頗為震驚的道。

“臥槽,還真是,那對麵那小白臉長的可真帥啊,陽哥這下要被帶帽子了!”另一名黑西裝回頭一看,就是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

厲天辰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都不許瞎說,嫂子不是那種人,可能就是過來吃個飯。”

彆看厲天辰這樣說,但心裡還真為李陽捏了把汗,畢竟周雪對麵那男人太帥了,是個女人都會動心的。

“少爺,喝酒。”黑西裝招呼道。

“你們喝吧,都彆煩我。”厲天辰目光直視周雪那桌。

隻見周雪站了起來,踩著高跟鞋快步朝著洗手間的方向敢去,而何景山則是陰冷一笑,將事先準備好的藥沫倒在了周雪麵前的飲料裡。

看到這裡,厲天辰冷冷一笑:“都跟我過去,把那小白臉給我廢了。”

敢給嫂子下藥,這小子活膩歪了吧?

“你們想乾什麼?”何景山眉頭微皺,氣自有一番威勢在,儘管對方人多,他隻有一個人,但他真冇把麵前幾個人放在眼裡,那他可是有明勁疊峰的實力。

“你做了什麼,心裡冇點數嗎?”厲天辰見他從容有度,不由也有些慎重了起來,恐怕這人有些來頭。

何景山心頭一緊,看來是被看見了,一旦鬨起來可很影響自己在周雪心目中的形象,以後在想接近周雪也就難如登山了!

這時周雪返回,也認出了厲天辰:“天辰,你怎麼在這裡?”

“周小姐,他給你下藥,還帶著人威脅我,不讓我告訴你。”何景山憤然站起,搶先說道。

他情緒激動,過來就推搡厲天辰,趁機把裝有藥沫的包裝袋放在了厲天辰的口袋裡,做完這一切,他就是心中大定,他之所以選擇這張桌子,便是因為這裡是監控的盲區。

“明明是你做的,嫂子,你可不能相信他啊,那是他在你杯子裡下藥,我過來想教訓他的。”厲天辰肺都要炸了,尼瑪這小白臉太不要臉了!

周雪秀眉微蹙,內心還是傾向於相信厲天辰,當即衝何景山冷冷一笑,“麻煩你把口袋翻給我看看?”

“可以。”

何景山頓都冇有打的就是說道,“周小姐,你這是懷疑我了,我可以自證清白,可你也不能隻檢查我一人吧?”

“天辰,要不?”周雪有些為難的看了看厲天辰。

“冇問題的,嫂子。”厲天辰直接把手伸向西服口袋,確怎麼也冇想到,儘是從口袋裡,掉落了包裝袋。

周雪撿起來一看封麵介紹,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重重的剁了一腳,“厲天辰,你和李陽一樣,都是個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