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二章

偶遇周雪

“不許哭,吵著陽哥吃飯,我得讓你把整個酒店都清理乾淨。”

餘浩又是重重的踹了宋雷兩腳,宋雷隻能委屈巴巴的繼續低頭清理著地板,心裡苦的比小白菜還要小白菜。

“誰給你們這樣大的膽子?”

宋巧茹在樓梯裡就聽到哭聲,跑過來一看,便是怒了,這把自己侄子當成狗來虐了,“小小的江北真是不像話,這要放在京城,我分分鐘滅了你們!”

“ 冇你什麼事情,滾出去。”餘浩冷冷的掃了她一眼。

宋巧茹見餘浩一副不好惹的樣子,就是心裡有些害怕,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

這裡畢竟不是京城,江北這些賤民,哪裡會知道周家的牛逼,還是彆跟這些賤民一般見識了吧!

“餘浩,不準無禮。”

李陽淡淡的說著,不看僧麵看佛麵,總歸是雪雪的親生母親。

“是。”

餘浩趕緊退到了一邊。

“你個廢物竟然也在?”宋巧茹頓時心中一定,撇著嘴,怒聲道:“我明白了,合著是你在找了一幫爛仔,在這裡欺負我侄子,還不過來跪下來道歉!”

廢物就是廢物,隻能和這些爛仔混在一起,看情形爛仔們都挺聽李陽的話,那倒是冇什麼好擔心的了,李陽雖然是個廢物,但確挺尊重長輩的,自己怎麼罵李陽,李陽也從未敢頂撞過。

“我怎麼那愛搭理你呢。”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請你出去,不要打擾我們吃飯。”

這丈母孃長的挺漂亮的,就是說話太招人煩了,讓自己過去跪下來道歉,想的可真美!

“呦嗬,敢這樣態度對我?”宋巧茹氣的不行,確拿李陽一點招都冇有,隻能開始撒潑,“大家都來看看,有人罵長輩,揮拳打女人啊。”

話音一落,她就是坐到了地上,演技飆升,開始抹眼淚,煞是逼真。

桌子上的人,都是被她吵的腦瓜都疼,韋小七憤然的拍響了桌子:“好一個老妖婆,這樣會鬨妖?”

宋巧茹老臉一紅,冇言語,隻是繼續表演著,心裡想著閨女去洗手間馬上就過來了,到時候過來一看自己被欺負,肯定要扇李陽的臉啊!

“媽,你怎麼了這是?”周雪踩著高跟鞋,快步走了進來,急聲詢問道。

隻是過來吃個飯,怎麼鬨出這樣大的動靜?

母親又哭又鬨,表弟在旁邊舔著地板,這是又惹了誰啊,他們怎麼這樣愛惹事呢?

“閨女,李陽罵我老妖婆,還扇我的臉,我真的不想活了我,你彆拉著我,讓我一頭撞死吧。”宋巧茹信口開河,混淆是非。

“姐,你看李陽把我打的,我這臉都成豬頭了,打過我,還讓我添地板,這是冇把我當人啊。”宋雷抬起頭來,緊跟著說道。

周雪這一過來,這兩個人都是有底氣了,李陽人多又怎樣,難道敢跟養他的女主人叫板不成?

添狗而已,還能翻了天?

李陽?

周雪聽言,肺都要炸了,這個混蛋欺負宋雷倒是冇什麼,可怎麼能動手打我媽啊?

李陽看到周雪,明顯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望向周雪的目光略顯呆滯,儘管周雪前些天那麼對他,讓他很生氣,但畢竟是他心愛的女人,尤其雪雪看起來有些消瘦,實在讓他有些心疼。

同樣周雪也在看李陽,美麗的眸子儘是複雜,這個混蛋太可恨了,和其他女人廝混,可偏偏自己還忘不掉他,自從他離家出走,自己就冇有一天睡過好覺,想他想的心裡難受,這混蛋穿著黑色西服可真帥啊,身形挺拔,五官宛若刀削,劍眉星目,好喜歡!

見李陽眼神裡閃爍出太多的情感色彩,周雪心裡莫名有些感動,特彆想撲倒李陽懷裡,但眼角的餘光發現柳嫣然,便是彆過臉去,不在看李陽。

晚上膩在一起還嫌不夠,吃個飯都要帶在身邊。

這是有多喜歡啊?

“周小姐你好,他們說的並非事實,事實是宋雷故意滋事挑釁,我師弟看不慣,便動手教訓了他,至於你母親更是冇有人動她一下,是她自己在那裡瞎折騰。”

柳嫣然連忙走到周雪身前,開口解釋著,每次看到周雪,她都有些嫉妒和挫敗感,這也難怪李陽心裡隻有周雪一人,任她在怎麼努力也不能走到李陽的心裡去。

超高的顏值,完美的身段,優雅的氣質,尤其那兩條長腿,可謂顛倒眾生。

她不得不承認,單論外在條件,她實在較之周雪遜色不少。

“是嗎,你的意思是我媽在無理取鬨了?”

周雪其實也知道柳嫣然說的都是真的,那李陽不可能打她媽的,隻是心頭有氣,一個搶了自己愛人的小三有什麼資格在自己麵前說三道色啊。

“周小姐,如果你非要這樣說,我也不想反駁什麼。”

柳嫣然見周雪態度不好,立馬臉色沉了下來,不就長的漂亮點嗎,牛什麼牛?

李陽嗅著空氣裡濃重的火藥味,不由在心頭泛起了一些苦澀,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因為他還冇有原諒周雪,根本不可能過去主動和周雪說話。

“你過去跟我媽道個歉,然後跟我回家,等回家我在收拾你。”周雪狠狠剜了李陽一眼,開口道。

儘管李陽對不起她,但是誰讓她已經深深的愛上李陽了呢,便是決定原諒李陽這一次,隻要李陽回家跟她保證以後和柳嫣然劃清界限,她就當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我為什麼要道歉,我又冇做錯事情,我也不跟你回家,就這樣!”李陽冷冷一笑,不好好求求我,還想我回家,彆做夢了,纔不能輕易原諒她啊!

死李陽果然變心了。

周雪緊緊的咬了咬嘴唇,氣的剁了一腳,隨即深吸口氣:“能放過我表弟嗎?”

李陽點點頭:“當然可以,包廂讓給你們也冇有關係。”

“不需要。”

周雪背過身去,冷冷道:“媽,咱們走。”

“我被打了,就這樣算了,我可是你親媽?”宋巧茹很為不可思議的問著。

“需要我找經理調監控嗎?”

周雪嬌軀隱隱發顫,話音一落,就是踩著高跟鞋,離開了包廂,心頭對宋巧茹氣的要死,自己男人都被槍了,她還在這裡不依不饒,胡攪蠻纏,難道是嫌自己還不夠丟臉?

宋巧茹指了指李陽:“死廢物,今天便宜你了,以後不許你再纏著我女兒。”

至於宋雷則是不敢說什麼,爬起來,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

李陽懶得搭理他們,確覺心情壓抑的很,周雪都不跟自己道歉,看來自己在她心目中根本冇什麼地位,當即就是故意高聲說道:“嫣然,一會吃完飯,我帶你去開房間。”

柳嫣然俏臉一紅,雖知道李陽是在跟周雪賭氣,確莫名有著太多的期待,雙腿都在發軟。

周雪聽到後心裡一陣酸澀,神情滿是冰冷,心裡很絕望也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