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章

參見掌門!

七日後,江北東山陵園。

冰雪未融,寒風冷冽,一眾黑西裝靜靜的看著墓碑,惹得周圍無數掃墓人側目。

玄冰樓門下核心弟子,頭七之日過來祭奠恩師石巧曼,他們人數在二十左右,年齡都不大,最小的年僅十四歲,但各各氣勢不俗,身形巍峨。

“師傅,師弟師妹們都來看您來了!”柳嫣然聲音顫抖,臉有悲色。

一身黑西裝的柳嫣然非常美,一頭柔順的秀髮披在腦後,仙氣十足,整個人都很有氣場,也洋溢著一種溫婉於英氣兼備的氣質。

“鞠躬。”李陽語氣冷漠,心懷敬佩,武將級的石巧曼,那是當之無愧的江湖前輩。

明勁,暗勁,化境,武將,武侯,武王,武帝,是武者的七大境界,當今的江湖裡,暗勁已是難以見到的高手,而武將更是鳳毛麟角,有武將實力的不是頂級門派的位高權重之輩,便是坐鎮一方的武閥梟雄。

全體,三鞠躬。

冇有任何話語,隻有無限的哀思!

小雨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眾人渾若未覺,隻是在石碑前,靜靜的待著。

一個小時後,江北國際商務酒店。

頭七酒,是一種民間喪葬習俗,頭七當天至親們聚在一起,把喪葬儀式做一個了結,從此逝者已矣,生著如斯!

“小七,你乾什麼,師傅都不在了,你還吃的下?”餘浩狠狠瞪了一眼動筷子的小師弟。

“ 我,我實在餓了嘛。”韋小七嚇得一哆嗦,很為拘禁的道。

柳嫣然夾起一塊牛肉放在韋小七的麵前:“吃吧,大家該吃吃,該喝喝,師傅一生冇有子女,把我們都當成她的孩子,如果她老人家在世,肯定不願看到我們整日愁眉苦臉的。”

“大師姐說的有道理。”

“這杯酒我們一起敬師傅。”

“小七倒酒,不許喝飲料。”

一眾人紛紛說道,柳嫣然在門中是大師姐,又長的特彆好看,很多師弟都由衷的喜歡她,對她一直也是言聽計從。

酒杯放下,韋小七吃的最香,連連噎住,惹的人群鬨笑不已。

“慢點吃,冇人跟你搶,不夠,師姐在給你點。”柳嫣然寵溺的摸了摸韋小七的頭,隨著就是掃了一眼全場,脆聲道,“師傅喪期已過,我玄冰樓掌門之位也該定下來了,師傅有遺命,把掌門之位傳於李陽,李陽手上的扳指大家也都看到了,你們可有異議?”

在座的人都不說話,明顯對李陽不服,李陽一個外人憑什麼當他們玄冰樓的掌門啊?

玄冰樓雖不是大門大派,但也是門下弟子過千,在江湖中頗有地位的。

也就是忌憚師傅的遺命,和李陽手上的掌門信物,要不然他們早就炸了!

“冇人吭聲,那我就當你們都默許了……”柳嫣然冷冷的道,心裡真是有些不高興,這些師弟師妹們,太不懂事,難道不知道李陽根本不情願接管玄冰樓嗎,那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纔說服李陽的。

李陽的不願,並非得了便宜還要賣乖的裝逼,也不是對玄冰樓看不上,而是他已經有了升龍殿,實在不想分心旁顧,石巧曼前輩創下的基業,他不能巧取豪奪把玄冰樓收編在升龍殿,隻是後來的變故,還是讓玄冰樓成為了升龍殿麾下的一個堂口。

玄冰堂,位列升龍殿九大堂之一,三千天罡衛,名震天下!

“等一下。”餘浩連忙打斷,皺著眉頭說道,“雖然師傅有遺命,但我還是覺得師姐你最適合出任掌門之位。”

“我也覺得二師兄說的有道理,那隻有師姐才能服眾啊。”

“就那個李陽,恐怕連我一招都接不了,當我們玄冰樓的掌門,那還不被江湖同道笑話死?”

師弟師妹們,七嘴八舌先後說道,紛紛不服。

柳嫣然麵色冰冷,氣的上衣起伏不已,確還是忍而不發,她可以獨斷專橫,力排眾議,讓李陽上位,但是確無法做到讓師弟師妹們對李陽心服口服,想了想便是說道:“餘浩,在場數你實力最高,你和李陽比一比吧。”

“師姐,我如果傷到他,你可不要怪我。”餘浩瞥了李陽一眼,眼中全是不屑,那自己可是有暗勁的修為,又習練了玄冰樓最具威力的寒冰掌,打李陽那還不是輕鬆加愉快。

“放心。”

柳嫣然點了點頭,李陽的身手她是知道的,雖比她差了那麼一點,但對付餘浩應該不在話下,昔日擂台上的比試,雖然時隔多日,但依舊曆曆在目,隻要想起,她就是臉龐發熱,心頭羞澀不已。

死李陽太不要臉了,把她壓在身下,讓她身體發軟,哪裡還有力氣反擊啊?

李陽淡淡的笑了笑:“既然要比,餘浩你就過來吧,你如果能逼我站起,那便算我輸。”

區區暗勁階而已,現在的李陽還真不看在眼裡,儘管李陽也隻不過是暗勁階,但是身負九轉金身決,完全可以做到同級無敵!

在座的的人聽言,紛紛都是一愕。

狂,這個李陽真是太狂了?

二師兄餘浩,那可是玄冰樓僅次於大師姐柳嫣然的超然存在,拳打山石,腳踢大樹,易如反掌,這個李陽竟然要坐著迎戰?

“李陽,你乾什麼。”

柳嫣然趕緊拽了李陽一下,這混蛋怎麼這樣會吹牛呢,這都哪來的底氣啊?

李陽冇有搭理,隻是衝餘浩催促道:“彆愣著了,趕緊動手,最多五秒,不會耽誤你吃飯的。”

“狂妄!”

餘浩肺都要炸了,走過來後,直接舉掌劈向李陽的脖頸,掌帶風聲,溫度驟然下降。

寒冰掌,玄冰樓的獨門武功,練到極致,一掌之力可以把人瞬間冷凍成冰。

“餘浩,隻是比武,快住手。”柳嫣然急的剁了一腳,寒冰掌,這可是寒冰掌啊!

怎料。

李陽巍峨不動,硬受了餘浩一掌,身體紋絲不動。

可餘浩確是胸膛一震,被震得吐了口熱血,連連後退,就算這樣也冇有止住,而是一個踉蹌,癱坐在地,滿臉惶恐的驚呼道,“不可能,這不可能,我明明用了十成功力的!”

現場一片嘩然,全部起立,望向李陽的目光充滿了震驚,柳嫣然也不例外,美麗的眸子裡儘是訝然。

強,李陽太強了!

難怪師傅會把掌門傳位於他!

“參見掌門。”

玄冰樓的核心弟子齊齊的對李陽弓腰,抱拳,態度十分的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