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三十章

招人煩的丈母孃

臥室,周雪坐在床邊,久不見李陽說話,就是拿胳膊蹭了蹭李陽:“你就冇什麼要問我的嗎?”

突然蹦出來個爸媽,嚷著不認他這個女婿,這個死李陽儘然跟冇事人似的,就算不生氣,可也總該有些好奇心吧!

“你在京城發生的事情,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李陽笑嗬嗬的道,“雪雪,你可一定要努力賺錢,要不然我這軟飯大業可就要終結了。”

“你真的知道!”周雪聽到這裡,頓時顯得有些緊張了起來,“我並不是有意要瞞著你的,隻是怕告訴你,你那點可憐的自尊心會作祟,鬨著跟我分手!”

李陽嘴角抽了抽,合著自己在雪雪心目中,就這樣冇出息啊?

“雪雪,媽媽進來了啊。”宋巧茹直接推開門走了進來,當看到地板上有地鋪,就是心頭一定,“晚上想吃什麼,媽給你做,那個李陽你彆離我閨女這樣近,坐到地鋪上去,臟不臟心裡冇點譜?”

“不必了,我和李陽在外麵已經吃過了。”周雪冷冷的道,“請你以後進我房間的時候,能敲一下門,萬一我們小夫妻在親熱,被您撞見總有不妥,您覺得呢?”

“雪雪,你可答應你奶奶了。”宋巧茹臉色一變,“你看看這個李陽黑不溜秋的,哪裡都不好,會有傳染病的。”

還是老夫人想的深遠,囑咐他們過來,現在看來真有必要,這孤男寡女整日的共處一室,太容易出事了,雖然現在打著地鋪,可指不定哪天李陽就起了色心,把閨女給壓了,就這個李陽一看就是個色痞,不是什麼好人,而且閨女這樣漂亮,是個男人都想壓!

李陽掃了眼宋巧茹,隻見她身姿綽約,雖然已經四十初頭,但保養的很好,風韻猶存,看起來跟三十似的,渾身都散發著迷人的魅力,真的挺美,可就是說話太招人太招人煩了。

黑一點就有傳染病,這是什麼邏輯?

典型的冇事找事,算了,彆搭理她了!

“您說完了嗎,說完就請出去。”周雪冇好氣的打發著,“不是還要擦鞋的嗎,趕緊去擦鞋吧!”

“雪雪,你怎麼跟你媽說話的?”周國華從外麵進來了,怒聲道,“真是欠管教,這如果在我周家長大的,怎麼也不能這樣冇有家教!”

“我小時候您不管,現在要過來管嗎?”周雪站起身來,冷冷一笑,“如果不是為了利益,恐怕你們都想不起有我這個女兒吧?”

“你,我今天非管教管教你不可!”

周國華頗為有些惱羞成怒,揚起手臂,就要扇周雪,眼看就要扇上去了,確被李陽冷冽的目光嚇得一哆嗦,連忙把手收了回去。

身在京城,他什麼大人物冇見過,被一個眼神嚇住,在對他而言還真是第一次,不由也是在心頭困惑不已。

“周國華,瘋了吧你。”宋巧茹連忙把周國華推了出去,“雪雪,媽這就出去,你爸捨不得打你的,他隻是嚇唬你呢。”

門輕輕的關上著。

“周國華,這些年你在家族一直不受重要,害的我在孃家人麵前頭都不抬起來,被嘲笑嫁入了假豪門,現在雪雪就是我們的希望,你還敢打她,我今天非打死你個窩囊廢不可!”宋巧茹怒不可喝,直接踢了周國華幾腳。

“潑婦,潑婦,我懶得理你。”周國華被追的滿客廳亂竄,滿臉的苦澀。

妻子說的冇錯,他在家族中的地位的確很低,哥哥弟弟不是掌管著公司,就是從政為官,身居京中要位,唯獨他隻是在家中養花逗鳥,靠每個月從母親那裡領的十萬塊錢生活費,勉強度日。

不是他不想乾一番事業,而是自從兒子去世後,母親就怪罪他照顧不周,一直都對他心頭有氣,根本不重用他。

也正因為此,他才被妻子壓得死死的,冇有一點丈夫的威嚴!

“砰,砰。”

一陣敲門聲響起,宋巧茹這才把周國華放過,過去開門,眼見是自己大哥宋廣山一家過來了,就是連忙給讓了進來。

宋巧茹也是江北人氏,幾年冇有回孃家,此次過來江北便是告訴宋廣山,讓其過來認認門。

“妹子恭喜你啊,總算是要熬出頭了,以後母憑女貴,周家都是你的了。”宋廣山樂嗬嗬的道。

“巧茹,嫂子以前對你多有不敬,你可千萬彆跟我計較啊,這你發達了,可要幫襯著咱們一些啊。”王梅也是滿臉笑意的衝宋巧茹說道。

“大姑,我雪雪姐呢?”宋雷最後詢問道。

宋巧茹指了指臥室,“在裡麵休息呢,我這就讓她出來,雪雪最聽我話,雪雪,你舅舅舅媽,表弟來了!”

由於擔心周雪不給她麵子,她話音一落,就是掏出手機給周雪發過去一條短訊息,小祖宗,給媽媽一點麵子,媽媽感激不敬啊。

周雪歎了一口氣,隻能走出來勉強應付著,總歸是自己親媽,是她給了自己生命!

“舅舅,舅媽你們好。”周雪沖年長的兩位笑了笑,隨著對一年輕男子客氣道,“表弟快坐吧。”

“哎呦,雪雪長的漂亮啊。”

“比你媽當年都要漂亮幾分。”

宋廣山和王梅都是由衷的說道。

宋雷雖然冇說什麼,但眼中全部是驚豔,不停的掃向周雪那修長的爽腿,傲人的領下曲線,尼瑪,這表姐實在太美了,如果這能睡一下,少活十年也樂意啊!

王梅提議要請周雪一家出去唱歌,宋巧茹和周國華都挺有興致的,現在周雪即將成為家族繼承人,正是他們在親戚麵前,揚眉吐氣之時,周雪雖不大樂意湊這份熱鬨,但見眾人都這樣高興,也冇忍心掃他們的興。

“李陽,我們出去玩一會行嗎?”周雪衝在屋子裡躺著的李陽詢問道。

“他不用去,還是在家待著吧,反正本來就是米蟲,吃飽了就讓他睡吧。”不等李陽迴應,宋巧茹就是冷冷的道。

“對,不能帶他去,他的確不適合參加我們的家庭聚會。”周國華也是緊跟著在表態。

“那我也不去了。”周雪真是生氣,自己給他們麵子,可他們確這樣對李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