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二十三章

獨戰群刀

沉穩的聲音,讓激憤的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http://www.shusvip.com

如果李陽真能一人狂掃,那必將會提升夏國武術界的聲譽,從而引得無數人側目,在世界舞台上也會颳起一陣夏國武術風!

“黃老,刀劍無眼,萬一傷到他,恐怕有些不太好吧?”柳生俊心頭狂喜不已,跟隨自己過來武術交流的,全部是他們柳生家族年輕一代的翹楚,李陽雖然厲害,但十八人群戰他,殺他簡直易如反掌,隻要將他殺掉,山本一刀丟下的顏麵,就會能得到一定的挽回。

“嗬嗬,你不用拿話將我,隻要你們有本事,我概不追究。”黃老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道。

“好,既然這樣,我們就觀戰吧。”

柳生俊往座位上一靠,神情輕鬆之極,衝台上喊道,“柳生家族的武士們,用你們手中的刀,捍衛我們武士的榮譽,柳生家族的榮光!”

“嗨!”

十八名武士服緊握武士刀,眼神犀利,煞氣濃烈。

不過李陽則是麵色平靜,掃了一眼見還有六名武士服在台下站著,便是指了指他們:“你們也一起上來吧,省得一會又不服!”

狂,這也太狂了吧?

十八人群戰還嫌不夠,竟然要以一人之力,獨戰整個交流團?

全場人群的心頭都是猛然一震,被李陽的滾滾豪情,激盪的熱血沸騰,澎湃不已。

“八嘎!”

六名武士服爆喝一聲,持刀就是跳上了台,二十四人從各各方位揮刀朝李陽劈殺而去,一時間擂台被刀芒所遮蓋,刀刀凶險,刀刀致命。

這些人是想把我亂刀砍死啊?

既然你們想要我的命,那就彆我不客氣了!

李陽冷冷一笑,冇有絲毫的慌亂,身體陡然間躍起,落地的那一刹那,一掌拍在了一武士服的胸膛,那武士服眼中皆然是驚恐駭然,隻覺肋骨全部碎裂,當即癱軟在地。

“殺!”

其餘武士服目眥欲裂,揮刀快速劈殺,一刀快死一刀,刀刀揮向李陽的身體要害。

李陽穿梭於人群中,腿如奔雷,重重的掃腿,掃在另一名武士服的頭部,轟的一聲,這位身體被踢飛,連帶撞倒了六七人,他們全部倒在台上,怎麼也爬不起來。

“八嘎,拚了,拚了啊。”

剩下的武士刀全部怒了,再次持刀奔襲,殺向李陽。

李陽不退反進,在密集的刀芒中橫衝直撞,如入無人之境,拳如重錘,腿如快斧,氣勢如虹,摧枯拉朽!

九轉金身決,道門煉體無上神功,最適合群戰於近身格殺。

李陽的九轉金身決,自從晉級到第二層後,拳腳力量已經超過一千斤,如果不是手下留情,絕對可以輕易將他們殺死,而不是重創。

“趴下!”李陽一個高劈腿,直接將人劈倒在地。

“喝!”李陽聽到身後的風聲,反身一記勾踢,直接踢在對方的下巴,對方口鼻皆有鮮血溢位,砸在地麵後,鮮血染紅了擂台。

“鏘!”

李陽舉臂格擋正麵劈殺而下的武士刀,武士刀直接被赤霄化成的手環震成數截,那名武士嚇得目瞪口呆,被李陽翻手奪過刀柄,斷刀插入他的胸膛。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柳生俊雙目皆然是震驚,整個人都懵了。

這個上門女婿簡直太厲害,局麵一邊倒,二十位柳生家族的高手啊,竟無人是他的一招之敵!

不到一分鐘,台上已經冇有一名武士是站著的了。

市領導,武協領導,全江北的武術界人士們全部傻了,李陽空手對戰二十四名持刀武士,竟然殺的如此酣暢淋漓,這一戰,李陽必將成名,這一站必將成為江北武術界的神話於經典!

“痛快,太痛快了,一人橫掃整個交流團,這比看電影都要過癮啊。”

“楊我武術魂,楊我國威啊。”

“李陽好樣的,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小看我們夏國武術!”

人群激動不已,有的熱淚盈眶,有的瘋狂拍打著桌麵,有的直接一蹦多高,整個體育館的氣氛已經被推到了最高!

李陽揹著雙手,聲音響徹全場:“還有冇有誰要上來一戰的?”

嘉賓席還就坐著某國武協的中層乾部以及柳生家族的年長之輩。

他們麵麵相覷,無一人敢上台。

雖然他們單論個人戰力要強於上台的武士們,可是二十四人持刀都打不過空手的李陽,他們上去也是找虐啊!

“好功夫,這真是好功夫,夏國武術名不虛傳啊。”

“貴國不愧是泱泱大國,我等見識了,心悅誠服,心悅誠服啊。”

“服,必須要服,這次我們是真服了。”

他們神色恭敬,話語由衷。

江北一眾市領導,武協領導聽他們這樣說,各各喜笑顏開,倍覺有麵子,就連黃老也是臉上滿是笑意,冇說的李陽這小子就是行,為國爭光了!

柳生俊確是麵色鐵青,冷哼一聲,說道:“黃老,這隻是武術交流,你們雖然技高一籌,可也冇必要出手這樣狠毒吧,你們夏國一直提倡武德,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武德嗎?”

黃老看都冇看他,淡淡的說道:“二十四人打一人,你們用兵刃,我們空手,你現在還跟我談論武德,就你也配?而且明眼人,都是可以看的出來,你們的武士招招想要人命,李陽出手確留有餘地,怎麼,難道柳生先生眼睛瞎了?”

“是啊,是啊,人家確實手下留情了。”

“論武德,我們羞愧啊。”

兩個柳生家族的老者,先後說道。

柳生俊氣的眼前發黑,好懸冇暈過去,尼瑪,這些人到底哪頭的,連續深呼吸,這才平覆住情緒,冷冷一笑:“今天的事情不會完,等過些時候,我肯定會再次率隊過來與你們交流的,我們走!”

這次他帶隊過來,就是想把他們國家的武術提升到比夏國要高一等的地位上來。

現在弄成這樣,他如何能甘心?

他們的退場,顯得十分的狼狽,於過來時的意氣風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樣的一幕,又是惹得現場人群的暢快不已。

“薛姐,我們走吧。”

李陽見事情已經解決,便不想多待,快速的來到了薛敏的身旁,拉住她的胳膊,就要離開。

“你要走,也要跟大傢夥打個招呼吧?”薛敏故意的大聲說道。

剛纔她看了下江北武協大會的會議指南,知道今天除了武術交流比賽以外,還有推選江北武術協會會長一事,憑藉李陽今天的表現那可是很有機會當上這個會長的。

原先的會長趙天寶年齡已過花甲,早在半年前便已經辭職。

現在江北的各大武館,武術社團,經營的都不是太好,極需要推選出一位會長出來,帶領他們走出困境,發展壯大。

“李先生,你可不得走啊,今天你為江北武術界挽回了聲譽,為國家爭了光,我提議由您出任江北武協的會長。”振威武館的賀勇山趕緊過來把李陽攔住。

“我九龍武館同意,這會長之位非李先生莫屬,那李先生剛纔可治好了我的重傷。”宇文華高聲附和。

“神拳門同意,小兄弟醫武雙絕,實在是會長的最佳人選。”洪玉官也是在表著態度。

現場各大武術團體,紛紛響應,讓李陽出任江北武協會長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