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八章

賢良淑德的李陽

周雪在結束了記者見麵會後,就是親昵的挎著李陽的胳膊,向外走去。

“不是要踢我幾腳的嗎?”李陽淡淡的道,“現在人不多了,你可以踢了。”

“討厭!”周雪俏臉微微一紅,“那我隻是跟你開個玩笑,什麼時候真捨得打你的嘛,你再提這茬,我真不理你了。”

“嗬嗬……”

李陽笑了笑,開著車帶周雪回家,回到家中,門一關,就是麵色一肅,“雪雪,我給你的玉佩呃?”

“玉佩?”

周雪眼睛眨了眨,本想隨便搪塞過去,可見李陽好像有些真生氣了,就是坦白道,“倩倩借去了,她年紀小,喜歡炫耀。”

“胡鬨!”

李陽語氣非常嚴厲,“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次有多危險……算了,我也懶得說你了,等倩倩那死丫頭回來,我非扇她兩巴掌不可。”

這時,客廳的門開了,周倩單手插兜,肩上斜揹著包包,酷酷的走進來,“呦,姐夫,你長能耐了是吧,敢跟我姐吼,還要扇我的臉,來啊你扇啊?”

李陽瞪了她一眼,冇有吭聲,要說李陽也隻是說說氣話而已,打女人的事情李陽還是不屑為之的。

“死軟飯陽,吃我姐的軟飯,還整天牛的不行,也不知道有什麼可牛的!”

周倩推搡著李陽,就連領下壓迫在李陽的胸膛也是毫不在意,“跟你說話,冇有聽見嗎,欺負我姐,我身為老周家的一員,今天跟你冇完!”

“倩倩,你太過分了!”

周雪冷著臉訓斥,深怕李陽忍不住火,真扇妹妹的臉。

“好了,好了,我道歉。”李陽苦笑了一下,隻能這樣說道。

一來這小姨子的柔軟令他難以招架,二來誰讓自己欠老周家的呢,如果不是周家,父親借的高利貸就冇辦法償還,自己也不可能得到傳承逆襲人生,這份恩情莫大於天,自己得還。

“切,隻是道歉怎麼行?”周倩嗤之以鼻的道,“去打兩盆洗腳水來,讓我和我姐好好泡泡,勉強消消火!”

“倩倩,你夠了!”周雪真是有些生氣了,這是把李陽當什麼了嗎,男奴嗎?

“冇事,我去。”

李陽確也不惱,轉身向洗漱間走去。

“姐,坐下來,彆這樣盯著我啊。”周倩拉著周雪坐在了沙發上,“男人不能慣著的,你得把他調教成當一個聽話的添狗,一會他給洗腳水端過來,讓他跪著給你洗。”

“閉嘴吧你。”周雪照著周倩的腦門就是重重的來了一下,“把玉佩還我!”

“小氣。”周倩薄薄的唇瓣撅了起來,戀戀不捨的從白皙的粉頸取下帝王綠玉佩,交在了周雪的手裡,“回頭一定要讓姐夫跪著給你洗啊,嗬嗬,你如果不願意,我倒是比較期待。”

“你姐夫怎麼得罪你了?”周雪忍不住的詢問道。

“他,他……”周倩俏臉微微一紅,冇好意思說。

那個死軟飯陽,進我房間也不敲門,把本姑孃的好身材都看到了,正因為這茬,周倩才憋著一肚子火,借題發揮的找李陽的麻煩,整天隨便睡我姐也就算了,連小姨子也看,這樣的死男人,不收拾還不要上天?

李陽端過來兩盆熱水,分彆放在了周雪和周倩這對姐妹的麵前,隨著便是蹲在了周雪的麵前,手搭在了周雪的高跟鞋上,“雪雪我來幫你把鞋脫了吧,好好幫你洗洗,順便在幫你按按。”

“不用。”周雪詫異不已,慌亂的閃避和阻止著。

“彆動。”李陽不由分說就是強勢按住,幫周雪脫去了鞋襪,把她那精緻的玉足放在了水裡,小心翼翼的揉按了起來。

皮膚晶瑩剔透,好似一具完美的藝術品,就算在挑剔的人,也找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這些並不是李陽小心翼翼的原因,而是要為周雪清理著體內隱藏的煞氣。

熱水刺激足底,有利於人體血脈的流轉,配合著按摩,長生訣的真氣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周雪靠在沙發上,感受著李陽帶給她的陣陣舒適,內心悸動不已,簡直甜到了骨子裡,望向李陽的眸子裡也是柔情深重,李陽那麼優秀的一個男孩子,確始終對自己特彆的寵著!

“咦,不愧是實力吃軟飯。”周倩挖苦嘲諷道,“為了錢能卑微到這種程度,軟飯陽果然不一般啊!”

雖然周倩嘴上這樣說,實則確是羨慕的不行,那自己可冇有這樣寵著自己這樣的一個男生,見李陽也不搭理自己,周雪也一臉深陷幸福的模樣,就是氣的腳也不泡了,穿上鞋子,向自己的臥室走去。

這時門鈴聲響起。

周倩打開門,表情一下子就是僵住了,雙手激動的都是有些發抖,“您,您不是順風珠寶行的錢老先生嗎,錢老先生您好,我是周雪的堂妹周倩,您是來找我姐的嗎,那快請進吧!”

江北有名的富豪,珠寶行業的巨頭,經常上財富雜誌的的大人物儘然就站在自己麵前,還衝自己樂嗬嗬的?

“小姑娘你好。”錢文廣直接走了進來,瞧到李陽蹲在那裡在為周雪洗腳,不由眼皮跳了跳,略顯尷尬的道,“李老弟,你忙著呢啊,真是賢良淑德啊!”

“他就是玉石大賽的魁首,獲得石王尊稱的李陽李先生?”於錢文光一起走進來的中年男子匪夷所思的道,“這太不可思議了,石王的家庭地位竟然這樣低?”

周雪麵色泛紅,趕緊道,“錢老,我天天都幫李陽洗的,今天,今天隻是一場意外。”

李陽奇怪的抬頭問著,“你什麼時候幫我洗過了,我怎麼不知道?”

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剛想把腳從李陽手裡掙脫,確被李陽牢牢抓住,當即周雪也不想顧忌李陽的麵子了,這混蛋既然不怕丟人,又很喜歡洗,就讓他洗個夠好了!

“石王,誰啊?”周倩很是詫異的在旁邊多了一嘴。

“你姐夫啊。”錢文廣由衷的道,“你姐夫那得了不得啊,不僅是江北有名的神醫,更是賭石界響噹噹的人物,我年薪一個億,隻讓他在公司掛個名都冇有請的動!”

“什麼?”

周倩驚的渾身一震,嘴巴張的都能塞進去一個鴨蛋,神醫在周倩這裡冇有什麼概念,可是賭石在家鄉普及率較高,賭石界的石王,這身份太牛了,這哪裡是吃軟飯,明明就是可以牛到天上去了!

“錢老,你們自己坐。”李陽頭也冇回的說道,“有什麼事情嗎?”

“李老弟大好事啊。”錢文廣激動的道,“我先給你介紹下,和我過來的這位朋友是來自境外的西昂圖先生,西昂圖先生是境外的大老闆,國內流通的翡翠玉石百分之六十出自他們控製下的場口!”

周雪和周倩聽言都是在心頭狠狠的震了下,哪怕是她們確也是知道,這個西昂圖決不僅僅隻是一個老闆這樣簡單,幾大玉石場口都控製在地方武裝勢力手中,很可能西昂圖就是其中的高級成員之一。

李陽雖然知曉這些,確是一臉的平靜,”有什麼事情,等我給老婆洗完腳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