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九章

打臉陽來了

“ 這個打臉陽還真是名副其實。”

彭輝聽言很是同情的看著黃萬訓,心道,不聽我的勸,活該您老被打臉啊,哈哈,這下總算拉個墊背的了!

“彭輝,外麵誰在大呼小叫?”黃萬訓麵色一僵,指了指房門,“把專家送來了,哪位專家?”

“報告黃顧問!”

彭輝強忍心中的興奮,身姿一正,“這是打臉陽來了……李陽把王天森專家給送過來了。”

“是嗎,那我豈不是真被打臉了?”黃萬訓想起剛纔的言之鑿鑿,老臉忍俊不住就是一紅,“去開門,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王專家。”

彭輝把門打開,走進房間的不是王天森還能是誰?

“黃老,您不在京城坐鎮,怎麼來江北了?”王天森望著黃萬訓,一臉的動容,很為詫異的道。

黃萬訓那可是實打實的日理萬機的大領導,哪怕以王天森在科研領域的卓越地位,也僅僅隻見過黃萬訓幾麵而已。

“哎呀,還真是王專家,王專家我是特意為你而來,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啊。”

黃萬訓起身離座,過來於王天森握了握手,隨著便是把目光投向李陽,“李陽,快和我說說你是怎麼把王專家救出來的。”

李陽簡單的把過程敘述了一遍,黃萬訓驚的是目瞪口呆,饒是他投生暗戰工作多年,見過太多才華橫溢的暗戰精英,但也冇發現有誰能媲美李陽心智的強大,完美算計,步步為贏,這個李陽還真是個“天生的戰士”!

“李老弟好樣的,好樣的啊,為兄佩服!”彭輝激動不已的道。

“小兄弟。老朽真是服了,英雄出少年啊!”王天森也是緊跟著說道。

“兩位過獎了。”李陽淡淡的道,“我隻是僥倖之下,冇有辜負厚望罷了。”

“能力高,還如此謙虛,這樣的年輕人真是難得啊。”

黃萬訓愛才之心頓起,立時便有了把李陽收在麾下的心思,“李陽以你的能力開一個小診所實在太屈才了,這樣吧,我破例吸納你進特六處,任心戰教官一職如何?”

“您是?”

李陽好奇的詢問道。

“這是安全顧問黃萬訓黃老,黃老的確切級彆,我可是不敢說了,小兄弟還是趕緊謝謝黃老吧。”王天森連忙給予介紹,雖冇有明言,但也間接的提醒了李陽,這是一位大領導,一定要抓住這次人生際遇。

“李老弟承蒙黃老看重,假以時日,必將飛黃騰達啊。”彭輝一臉的羨慕,“我特六處的教官,足以和勝男妹子平起平坐了。”

彭輝羨慕,李陽確很平靜,淡淡的道,“謝謝黃老好意,隻是在下已經過慣了普通人的生活……”

“小兄弟!”

王天森趕緊拽了李陽的一下,示意他彆在推辭了,黃老看重的人在下麵曆練幾年,那必將是一位新貴,肩上就算冇有金色枝葉一顆金星,也會是有兩杠三星的!

“不勉強,人各有誌。”

黃萬訓雖在心頭扼腕歎息,但還是滿臉的笑意,“當醫生也是在為社會做貢獻嘛,你今日立下了奇功,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李陽想了想,說道,“若是要求,還請領導保護好專家的安全,我擔心雷默等人會賊心不死,在做圖謀!”

“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黃萬訓越發欣賞起李陽來,那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居功無求不傲的,“ 我現在就給雷默打個電話過去,好好敲打敲打他。”

“黃顧問,彆急著打電話,您,您……您剛纔不是說?”彭輝瞥眼看了酒櫃,“您應該還記得吧?”

“記得倒是記得。”

黃萬訓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隨後樂嗬嗬的道,“剛纔我說李陽一定可以王專家帶回來,彭輝還不大相信,揚言若是李陽把專家安全帶回,就把酒櫃裡的酒全部給解決了,我隻當他是一句戲言,都冇有提,冇想到彭輝同誌覺悟很高,自己主動提了出來,那就等會吃飯的時候,讓他自己全部解決了吧。”

小樣,還敢跟我來一套,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還治不了你?

“啊!”

彭輝鬱悶壞了,“不是,黃顧問,您是不是記錯了?”

“記錯?”黃萬訓不置可否的道,“我堂堂顧問會記錯?”

“不能,堂堂大顧問肯定不能記錯。”彭輝後悔不已,都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那能記錯的隻能是小小的行動隊長。”

官大一級壓死人,這老顧問實力坑我啊!

黃萬訓滿意的點了點頭,隨著就是衝著李陽樂嗬嗬的道,“李陽你也留下來吧,中午見識見識我們彭大隊長的海量!”

“我就不湊這個熱鬨了。”

李陽婉言拒絕,轉身離開的背影頗有那事了拂衣去,深藏身於名的那點味道。

“彭輝,你要好好向人家李陽學習。”黃萬訓淡淡的道,“不要整天隻想著喝酒取樂,不過今天你也該喝過癮了,哈哈。”

彭輝無比的憋屈,確也不敢表達什麼不滿,在心裡也是服了這位老顧問了。

黃萬訓走到了桌前,拿起了電話,直接給駐地聯絡處,處長辦公室打過去了電話,“雷默,我是黃長訓,王天森專家在你那裡做客多日,承蒙你的熱情招待,我這裡帶他向你表示感謝。”

雷默當場冷汗就是打濕了後背,他清楚黃萬訓這是在警告他呢,“黃老,您老人家胸懷寬廣,雷默日後斷然不敢在隨便造次。”

“你明白就好,如果言行一致,那我們還是友好的朋友,可如果言行不一致,自己就掂量掂量吧。”

黃萬訓語氣雖然平靜,確帶著一股冷冽的肅殺之氣。

“是,感謝黃老……”

雷默聽著電話裡的忙音,就是意識到黃萬訓根本懶得聽他廢話,苦笑了一下,頹然的坐了下來。

“處長,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愛麗絲很是不甘的道。

“要不然呢,你要如何啊?”雷默狠狠的瞪了一眼愛麗絲,“一群廢物,幾百之眾讓人家一對夫妻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人給救走了,你們可真是給我長臉啊!”

“對不起處長。”愛麗絲一臉的羞愧,“實在是那個李陽和周雪太狡猾了。”

“行了,下去吧,這件事情到此為止,黃老冇有追究,便是不幸中的萬幸。”

雷默不耐的揮手打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