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一章

我今天喝多了

宴會散場!

“爸,我這腦子有些亂。”秦勇困惑不已的道,“雪雪好像和李陽的婚姻並冇有出現什麼問題,至於那個李陽更是透著股詭異,就他那個本事,在咱們聯絡處當一名普通的醫護室醫生是不是太委屈了一些?”

“處長,我也覺得有些亂。”愛麗絲緊跟著道,“李陽明明是內勁宗師,確在昨日於我的爭執中故意不還手,讓我毆打他,他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一對蠢貨!”

雷默厲聲說道,“這難道還看不出來,我們碰到對手了,李陽和周雪肯定是為了某種使命而來的,搞不好是衝著王天森專家而來的。”

秦勇陰著臉,冇在吭聲,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腦海裡全女神的如花笑靨,這些天來周雪給了他太多的期許,可現在一切都破滅了。

愛麗絲確是說道,“處長,我覺得這也不大可能,如果他們是為了王天森專家而來,那王天森專家現在還在我們手裡,他們並冇有完成任務,怎麼就提前暴露了呢,這不符合常理啊?”

“你問我,我問誰,我們這次真是碰到高手了。”

雷默冷冷一笑,“你說的這一點,我也很納悶,百思不得其解啊,好了,你們一個受情傷,一個受外傷,都先回去休息吧,我好好理理。”

“爸,那我就先回去了。”

秦勇有氣無力的道,李陽和周雪到底為什麼接近聯絡處,他半點也不感興趣,隻是知道周雪在也不可能和他待在一起了。

“處長,我今天在彆墅附近碰到李陽了。”愛麗絲走到門前時,把這一茬想了起來,“會不會李陽已經發現,王天森專家被我們關押在彆墅了。”

“這樣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報告。”雷默驚的直接站了起來,額頭瞬間見汗。

“處長,我這就去把王天森轉移!”愛麗絲秀眉一擰,雖然剛纔被李陽很虐,但是總歸受到過專業的心戰訓練,心裡素質過硬,此刻也是緩了過來。

“不行,我們現在還搞不清楚李陽到底是不是為了王天森而來,也無法確定李陽是不是清楚王天森就在彆墅內。”

雷默微微斟酌後說道,“這個時候不能自亂陣腳,就算要轉移,也要過幾天,你現在過去給我看好了,所有人員不準外出,外界連一隻蒼蠅也彆給我放進去。”

……

周雪開著車帶李陽回家,“喂,你今天晚上這樣高調,會不會引起他們的警覺,你雖然查到了王天森被關押的地點,但人可還在他們的手裡,那他們會懷疑的吧?”

李陽笑了笑,說道,“肯定會懷疑的,我要的就是讓他們懷疑,那座彆墅保衛的級彆非常高,想不動用武力,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人救出來,根本不可能,據我判斷,他們暫時不會自亂陣腳,等過幾天纔會為王天森換個住處的。”

“我明白了,你這是要引蛇出洞。”周雪由衷的道,“李陽你這個全能老公還真不是說說而已,簡直智勇雙全啊!”

“謝謝老婆誇獎。”李陽低著頭,一臉靦腆的道,“那是不是可以親一下!”

“你在思想不健康,信不信我踢你來著!”

周雪本俏臉一下子就是紅透了,這個混蛋真是得寸進尺,昨天才幫他那樣過,現在又想自己親了,低頭看著拉鍊這明顯是想自己跟某些片段裡的女主角那樣為他服務啊。

嗬嗬,男人,永遠是不會知足的!

李陽真是有些懵圈,隻是親一下臉而已,這怎麼就上升到思想不健康的高度中去了?

快到家的時候,徐西東給李陽打來了電話,“李老弟,我剛纔聽賀雲說了,你正在配合特六處執行秘密任務,李老弟果然能者多勞啊,那我相信李老弟一定可以順利完成任務的。”

“徐市特地打過來,恐怕不僅僅隻是鼓勵在下吧?”李陽淡淡的道,“徐市若是有事情,還請直言,隻要李陽能辦的到的,必會不留餘力!”

許西東在任期間,把江北治理的僅僅有條,上清下正,李陽打自心裡的佩服不已,也特彆樂意幫助徐西東。

“什麼都瞞不過李老弟啊,我還真有一件事情想麻煩老弟。”徐西東笑嗬嗬的道,“不過我的事情不急,等你任務完成,給我來個電話,我在告訴你好了,今天就是跟你提前打個招呼。”

“行,我記下了,那徐市再見!”

李陽把電話掛斷,汽車也緩緩的駛入了小區。

秋天的夜晚,風微涼,李陽下車後被涼風一吹,就覺上頭的厲害,今天晚上他可被錢文廣,秦震山和徐西林灌了不少酒,就算強忍住冇有嘔吐,確也是看人雙影,走路都打飄了。

“酒量不行,還學人家逞能,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確還是連忙把李陽扶住,“慢點,彆摔著了。”

“這酒後勁挺大的啊。”

李陽話到這裡,便是腦子就不清楚了起來,等於被周雪給拖拽回去的。

回到家裡,李陽倒也冇有鬨,發酒瘋之類的,周雪幫他脫了鞋子,他便是直接睡了過去,不大一會就是發出了均勻的鼾聲。

周雪無奈的搖了搖頭,拿起睡袍就想出去換上,好好洗一個澡,可轉念一想,李陽反正已經睡著了,便是在臥室裡換了起來。

先是西服外套掛在了衣架上,接著白色的t桖以及裡麵的貼身掛鉤款,放在了一邊的沙發上,最後褲子連帶著一起也落在了腳上。

燈光下的人很美。

正當週雪想穿上睡袍出去洗澡的時候,身後就是感覺被人貼住了,周雪單薄的肩膀有些瑟瑟,臉色爆紅,心中暗暗道,“天啊,該死的混蛋竟然還有冇睡,今天他又喝酒了,我也都這份上了,這下肯定躲不過了吧?”

“雪雪,我今天喝多了,所以……”

李陽趴在她的肩上,在她耳邊不容拒絕的說道。

周雪眼睛一閉,也是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