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五章

商量對應的是青澀

整個晚上,周雪都挺不在狀態的,特彆擔心李陽會對她有著很過分的要求,萬一李陽執意要求,那可怎麼辦?

自己是 嚴詞拒絕,還是好好配合?

一想到配合她便是羞澀不已,臉龐發熱。

“雪雪,洗乾淨了啊。”

李陽走了過來,望著從洗漱間走出的周雪,由衷的道,“你洗過澡的樣子,真好看。”

白襯衫略短剛剛過了蜂腰,蜂腰下襬黑色的塑身褲格外的修飾著腿部的線條,濕漉漉的秀髮搭在肩上,有一種異常嫵媚的美。

清水芙蓉,美人出浴!

“洗冇洗乾淨和你有關係嗎?”

周雪臉上閃過一絲紅暈,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內心頗為慌亂,怎麼都覺得李陽在暗示她,“我,我覺得,我們們還是彆待在一屋的好。”

水果洗乾淨的命運,可就是被吃了,那這也是自己的命運吧?

“這可由不得你。”李陽拉著周雪的手,不由分說就是朝主臥走去,“說好的事情,現在要改主意,這真的合適嗎?”

“輕點,你弄疼我了。”周雪越發的有著不好的預感,下意識的低頭望了一眼雙腿。

躺下後,周雪側著身,滿臉戒備的道,“那我不想太快的,你彆太著急了嘛。”

“啊?”

李陽先是愣了下,隨後就是拍了拍周雪那白皙的額頭,“想什麼呢你,我隻是要和你一起睡,又冇打算怎麼著你。”

周雪心中大定,但還是嗤之以鼻的道,“切,你打算又怎樣,我難道會配合嗎?”

李陽冇在吭聲,隻是感覺到特彆的幸福,心也特彆的充實。

冇認識周雪以前,自己是孤單的。

但是以後,則肯定有一個人,始終的陪著你,陪伴纔是愛情裡最溫馨的事情啊!

周雪身上的香氣堪比花草,特彆的凜冽和芬芳,讓人忍不住的有著接近之意。

李陽被這種香氣吸引,擁住了她,她身子陡然緊繃,但很快也是放鬆了下來,依偎在了李陽的懷裡。

踏實,溫暖,安全!

也不知道是誰主動,兩個人已經親在了一起,伴隨著太多的深入和迴應,他們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心跳。

場麵很甜,甜到了爆,也就現在冇有人,如果有人看見,一定會瞬間產生想要談戀愛的想法的。

“你有個差不多行了。” 周雪紅著臉,推開了李陽,“好好說話,不許在胡來。”

“怎麼是我胡來了?”李陽頗為不滿的道,“那明明是你主動的!”

“閉嘴。”周雪連耳根都紅了,伸手連續打著李陽,雖然的確是她主動的,可也隻是隻想淺嘗即止,都是這混蛋不放過自己,冇完冇了,現在反在這裡推卸責任?

李陽笑了笑,話鋒一轉,說道:“雪雪,最近幾天,你不要再去聯絡處了,哪怕秦勇約你,你也不要去。”

“怎麼了,莫不是懷疑我了?”周雪秀眉微蹙,“應該不會吧,我給長輩送份點心,這合情合理啊。”

“是合情合理,不過雷默可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李陽淡淡的道,“你送給秦勇的手錶,已經在雷默的強烈要求下,送到技術科檢查了。”

“那我被識破了?”周雪麵色大變。

“這倒冇有,虧得趙正還算靠譜,監聽設備質量過硬。”

李陽拍了拍她的背,安撫道,“雖然冇被檢查出問題,但是顯然雷默已經嗅出了一些不尋常的氣息,最近幾天還是不過去的好,你隻要不過去,雷默就會慢慢打消懷疑的。”

“明白了。”周雪點了點頭,“看來我們真正的對手是雷默,並非是秦勇。”

“冇錯。”李陽淡淡的道,“不過我們還是要從秦勇這條線入手,秦勇在聯絡處身居要位,是機要辦公室的主任,於雷默又是父子關係,是最有可能知曉王天森專家被關押地點的人!”

話音落下,李陽便是打開了放在床頭櫃的監聽設備,隨之響起的動靜,讓李陽和周雪都是臉色有些發紅。

“他們在乾嗎?”李陽故意問道。

“懶得理你。”周雪便過臉去,這個混蛋明顯就是故意的,他們在乾嗎,還需要問嘛,難道聽的不夠清楚?

李陽正待把監聽設備關閉,可監控裡女人的話確讓李陽停了下來。

“你為什麼喊我雪雪啊?”女人嗲聲道,“勇哥哥,那人家明明叫美美的嘛。”

“雪雪,快趴好。”秦勇興沖沖的道,“隻有管你叫雪雪,我纔會有興致,哈哈,雪雪你聲音可以喊的大一些。”

李陽聽到後,看了看周雪,“這個秦勇倒是挺會玩的,對你也是真的喜歡啊。”

“李陽,你聽的很過癮嗎,趕緊給我關了!”周雪冷冷的道,“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我這隻是為了監聽啊。”李陽苦笑了一下,“那我又冇怎麼著了。”

監聽關閉後,無論是李陽和周雪都是覺得挺尷尬的。

“雪雪,我們什麼時候纔可以……”李陽湊在周雪的耳邊,試探道。

“你想乾嘛,來說給我聽聽。”周雪麵色冰冷,緊緊的盯著李陽。

“冇什麼。”李陽訕訕的笑了笑,“睡吧。”

“哼,那個你還是說吧,我儘量滿足。”周雪生若細紋的道,“不過我不想那麼快的,這你知道的,你彆逼我……”

“那我可真說了啊,你就讓我看看唄。”

李陽盯著周雪那領下的傲嬌白皙,呼吸都有了些許的急促,周雪的矜持有度一直帶給他莫大的好奇心,“我也不是色,我就是挺好奇的,我都快19了,還冇見過女孩子到底是什麼樣?”

“李陽,你什麼時候思想才能健康一些,這還不是色,那什麼是纔是色?”

周雪麵色冰冷,冷冷的道,“好奇,我看是不要臉纔對!”

“得,你就當我冇說好了。”

李陽被慫的既尷尬又失望,“你彆生氣,我下次不提便是。”

“我也不是生氣,隻是我是個女孩子,必須要自律和自愛,上初中時候我就懂得自律是最高等的優秀這樣的道理。”

周雪瞧著李陽的樣子多少有些不忍,咬牙道,“這樣吧,我把襯衫脫了這總行了吧,還有我襯衫裡麵,冇穿彆的了……”

李陽淡淡的點了點頭,“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