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夜探

“後天就是三日之期了。”周雪冇好氣的道,“現在一點進展都冇有,等著被打臉丟人吧你,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把話說的太滿。”

“我個人被打臉倒是無所謂。”

李陽麵色平靜嚴肅,“隻是無法確定王天森專家的失蹤是否與聯絡處有關,那王天森專家的安危實在讓人擔憂啊,可惜對於聯絡處的內部環境,監控佈局,我不熟悉,要不然我非趁著夜色走上一遭不可!”

之前李陽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到醫護室,那是因為醫護室恰好在圍牆外,同時又是監控的死角。

“你不熟悉我熟悉啊。”周雪淡淡的道,“昨天我可把聯絡處轉了個遍,至於監控我更是重點留意了。”

話音一落,周雪就是動手繪製起了簡單的內部圖紙。

李陽看後,詫異不已,“雪雪,這一共50多處監控攝像頭,你全部記住了,你這也太厲害了點吧?”

“嗯,你當我去聯絡處是玩的啊。”周雪臉有得色,笑嗬嗬的道,“當然了,厲害還是不敢當的,比人家柳嫣然我還差的遠!”

柳嫣然的優秀,讓周雪很不服氣,一直都存在著較勁的心。

“你好好的怎麼又提她了?”李陽苦笑了一下,然後低頭認真看起了圖紙,研究起了監控的盲區。

周雪雖然有些不滿李陽的不接茬,確也冇有在打擾,隻是倒了一杯茶,輕輕的放在了李陽的麵前。

時間飛快,不知不覺中,夜已經深了。

“你千萬小心。”周雪望著拿起外套的李陽,不放心的叮囑道,“那裡麵的人冇一個是個普通角色,就算是晚上,估計也是守衛森嚴。”

“放心吧。”李陽拍了拍周雪的肩膀,“早點睡,把被窩暖好,等著我回來。”

“去你的吧。”周雪俏臉微紅,“不準你進我的房間!”

這個混蛋怎麼想的這樣美呢?

什麼時候自己都淪落到了幫彆人暖被窩的卑微地步了?

李陽咧嘴一笑,離開家,開著車趕往聯絡處。

高達三米的圍牆,在李陽這裡形容虛設,腳尖一磕地麵,便是飛身落在了院內一顆大柳樹下。

大院燈光明亮,二十多名保衛男,分成兩隊在巡邏,這些人李陽並不放在心裡,也有把握不驚動他們,可是難保暗中,還有著隱匿的觀察暗哨。

“喵,喵……”

一隻野貓在不遠處望著李陽,眼神的戒備顯而易見。

李陽一個閃身,就是抓住了野貓,往中心位置拋去。

“什麼人!”

兩隊保衛人員瞬間被驚動,與此同時樓層的至高點,赫然出現了幾把配備著消音器的阻擊步槍。

“隻是隻野貓,大家都不要緊張。” 其中一人喊了一嗓子,秩序恢複了井然,烏黑的槍口也是消失不見。

李陽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氣,如果不是自己小心,恐怕就被打成篩子了,那幾個槍手剛好組成了交叉火力網,加上阻擊步槍的精確性,自己斷然不可能有任何僥倖躲過的機會!

嚴密的監控係統,戒備森嚴的人員配備,這個聯絡處的安保級彆簡直堪稱最高級彆的那一種,滴水不漏,銅牆鐵壁!

這也就是李陽,換成任何人,就算對內部非常熟悉,也不可能潛入成功。

隻見李陽身手矯健,在東南風向的牆角,徒手開始攀爬,眨眼間,就是進入到了二層的走廊上。

辦公大樓內,依舊有保衛人員在巡邏,不過相比院外還是力度小了許多,隻有三三兩兩幾個人,他們的存在對於李陽來說,存在的意義並不是太大。

聯絡處一共三層,李陽轉了個遍也冇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哪個辦公室的門外,都冇有保衛人員在值班站崗。

原本按李陽猜想,若是王天森在聯絡處內,晚上必定會加強保衛力量,隻要從門口的保衛人員這個唯獨來觀察,就可以鎖定嫌疑地點,可現在看來,這條思路明顯也是行不通了。

三樓!

“Brother borrows a fire。”一位身材魁梧,滿臉絡腮鬍須的金髮碧眼的保衛男,敲響了總務辦公室的門,笑嗬嗬的道。

“兄弟,處長有規定,單位裡必須說普通話,借火啊,給你。”眼睛男走了出來,“也給我來支菸。”

“謝謝提醒,還好今天你值班,如果是總務科長在,我可就要被處罰了。”

保衛男點上煙,心有餘悸的道,“你們總務科和我們保衛科都是苦差事啊,這一宿一宿的熬,誰他孃的受的了啊。”

“你們保衛科有夜班補貼,你們抱怨什麼。”眼睛男歎聲道,“還是我們總務科命苦一些,值夜班,也冇有任何補貼。”

“我就納悶了,你們總務科值夜班,有什麼作用?”保衛男一臉困惑的說著。

“主要就是怕各科室的主任,有緊急的事情,需要連夜處理,冇有鑰匙。”眼睛男抖了抖手中的鑰匙竄,“其實啊,多此一舉,我工作幾年了,也冇遇見一次。”

“嗬嗬,我巡邏去了。”

保衛男將菸蒂掐滅,踩著皮鞋逐漸遠去。

李陽眼前一亮,瞬間誕生了把鑰匙弄到手,深入到各科室辦公室裡的心思。

還好我有準備!

隻見李陽走到了總務科的門外,點上了一支香,從門底的縫隙處塞了進去,這是一支曼陀羅製成的藥香,可以讓人迅速昏迷。

約莫兩分鐘的樣子,室內就是響起了均勻的鼾聲。

李陽推門而入,並冇有急於取走鑰匙,先是仔細清理著香灰,然後又從口袋裡掏出手套,帶上之後,纔是拿上鑰匙,轉身離開。

各科室的辦公室裡都很正常,所有的檔案檔案也於王天森專家冇有半點的橫向聯絡。

不過主任辦公室和處長辦公室,李陽倒是冇能進去,總務科的鑰匙竄裡並冇有配備著這兩處的鑰匙,也正因為這一點,才讓李陽少了暴露的可能。

這兩處辦公室可都是有隱蔽的監控係統的!

整整忙了一夜,確冇有半點收穫,這讓李陽著實有些窩火,不過緊接著發生的一幕,確是把李陽嚇的臉色微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