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八章

難度

“你說周雪身上確實有傷?”

雷默臉色訝然,雖然周雪的行為和過往資料都冇有什麼異常,但直覺一直在告訴他,這個周雪是有問題的。

“是的,我看的很清楚,傷疤多為近幾個月的新疤痕,結合周小姐結婚的日期,婚後被家暴的事實是可以明確的。”

愛麗絲脆生說道,“有幾處青紫,應該是早上剛剛被打過,我也給予處理了,我認為周小姐並冇有撒謊!”

“嗯,你出去吧。”

雷默揮手打發著,內心的疑慮儘去,看來還是自己是神經繃得太緊了,有些職業病了,對誰都疑神疑鬼的。

擄走王天森,是一週前的事情,之前他們在國內並冇有任何逾越之處,那不可能周雪在幾月前就開始偽裝,弄的一身傷,以此圖謀來接近聯絡處的。

想到這裡,雷默撥出了一個電話,打給了秦勇,“以後周小姐過來,務虛向我請示。”

對於周雪,雷默還是發自骨子裡有些欣賞的,這是一個外貌與內在雙美的絕好女青年,這如果給自己生個孫子,下一代的基因都會提高許多!

“謝謝處長。”

秦勇滿臉帶笑,掛斷了電話,有了父親的支援,他覺得自己奪得美人芳心絕對是指日可待,就那個李陽,哪裡能和自己比?

接下來的時間裡,秦勇對周雪大獻殷勤,十足的“添狗”做派。

周雪一直都是和秦勇閒聊,冇有涉及工作,直到傍晚的時候,纔是說道,“待大半天了,我想出去走走!”

“那我陪你。”秦勇興沖沖的道。

“好啊。”周雪微微一笑,這樣的暖笑瞬間也是把秦勇給融化了。

在秦勇的陪同下,周雪把聯絡處逛了大半,一切都很正常。

“秦勇?”

雷默從辦公室走出,喊了一聲。

“處長!”

秦勇身形停住,指著周雪介紹道,“處長,這是我以前的鄰居周雪,雪雪這位便是我們處長雷默先生。”

“雷默先生,您好。”周雪熱情的打著招呼,內心著實有些緊張,這可是智力過人的情報專家啊,想來提出驗傷的也一定是他!

“周小姐好。”

雷默笑道,“這裡也冇有外人,小勇這孩子還喊我處長,真是不像話,周小姐,我家小勇可是對你心儀已久啊。”

“雷默先生,那是以前的事情了,如今我都是結過婚的人了。”

周雪淡淡的道,“憑藉秦主任現在的身份地位,我根本配不上,秦主任能還把我當朋友,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能配的上,雪雪你如果要我,我為你做什麼都成。”

秦勇急不可奈的表達著心意。

“咳,咳……”雷默實在看不慣秦勇這副跪舔的姿態,但還是下意識的望了一眼周雪。

其實他說這個話主要還是在試探周雪的人品,見周雪秀眉微蹙,有些不高興的樣子,就是心中大定,“小勇,人家周小姐是已婚人士,你說話注意點分寸,不要失了禮貌。”

“爸,雪雪那老公簡直是個混蛋,我是一定要幫雪雪離婚的。”秦勇堅定的說道。

“那就等到人家周小姐離婚後再說。”

雷默沉著臉訓誡道,隨後轉而笑嗬嗬的對周雪說道,“周小姐,你還年輕,不能毀了自己的幸福,如果你愛人不願意離婚,我倒是可以出麵幫你擺平。”

“謝謝雷默先生,不過離婚是大事,我得考慮一下。”

周雪特彆的小心翼翼,深怕說錯了話。

“是這個理。” 雷默點了點頭,“行,你們去轉轉吧,我還有個會,周小姐,咱們改日再聊。”

“再見。”

周雪暗自鬆了口氣,麵對雷默時的壓力很大,他的那一雙眼睛簡直讓周雪覺得有著秘密無所遁形一般。

聯絡處逛了個遍,周雪依舊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

“秦勇,謝謝你今天的接待。”周雪輕聲道,“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你回去我不放心。”秦勇忙說,“晚上還是住在我那裡比較妥當。”

“你彆開玩笑了。周雪洋怒的瞪了秦勇一眼,“我真得走了。”

“那好吧。” 秦勇訕訕的笑了笑,“我送你到門口。”

出了大門,周雪從外套口袋裡,把包裝精美的腕錶掏了出來,“我隨便買的,也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給我的?” 秦勇激動的臉部肌肉都在發顫,“隻要你送的,無論什麼我都喜歡。”

話音落下,他就是急不可耐的帶在了手腕上。

周雪看在眼裡,心頭暗喜,麵色不變,招手攔下一輛出租,坐車離開著。

出租車啟動不久,後麵的勞斯萊斯便是快速的超過著。

“靠,開豪車了不起啊,開這樣快,急著回家和媳婦親熱的嗎?”出租師傅很是不爽的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坐在後排的周雪俏臉微微一紅,莫名的有些緊張了,這混蛋不會晚上真要和自己親熱吧?

周雪回到家,剛把門關上,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環住了腰肢。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不要臉啊。” 周雪氣鼓鼓的在李陽胳膊上狠狠一擰。

李陽上身前傾,一下將她壓在門上,臉貼在她的耳旁,“外人麵前我們是夫妻,私下裡我們是男女朋友,我抱抱我女朋友怎麼就不要臉了?”

自從確定關係後,李陽就膽子大了許多,也意識到對付周雪就必須臉皮厚一些,隻要自己臉皮厚,周雪就不會冷冷的對自己趾高氣昂的。

果然,周雪被他的主動,整的麵色泛紅,氣息微熱,就連心跳都急促了許多,軟語道,“那,那抱也抱過了,我要去做飯了嘛……”

李陽在她白皙的額頭親了一下之後,纔是把她放開。

次日,周雪並冇有再去聯絡處,至於李陽是守在竊聽設備前,寸步不離的實施著監聽,希望能有所突破。

可是事與願違,整整一天秦勇的所有交流都於王天森冇有半點聯絡,調查的進度止步不前,陷入了僵局。

到了此刻,無論是李陽還是周雪都是意識到,這一次他們麵對的敵人,要比想象中的要難對付多了,想要刺探到訊息,並不是那麼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