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小說 >  神醫佳婿 >   第二十四章 破解

-

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

搞明白狀況的李陽,將緊閉的房門打開。

客廳裡周雪柳冰冰這對姐妹花已經吃過了午飯,正坐在一起聊著天。

柳冰冰看到李陽站在門前,不可避免的臉就是紅了紅,那也不知道剛纔姐夫有冇有聽到,如果聽到了,我可很冇臉。

周雪問:“可以開始給冰冰治病了嗎?”

李陽道:“馬上,你先進來下……”

周雪微微一愕,確也是起身走進了李陽的房間。

李陽把門關好,緊緊的盯著周雪,一臉的嚴肅:“我問你件事情,你可一定要跟我說實話。”

周雪好奇道:“你要問什麼啊,行,你問吧,我肯定據實而言!”

李陽當即就是問著:“你還是姑娘嗎?”

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我是不是姑娘和你有關係?而且你現在問這個又真的好嗎,人家冰冰可還等著你治病。”

李陽解釋:“就是為了給冰冰治病,我需要一種藥引比較特殊,那是姑孃的毛髮。”

周雪眼睛眨了眨,雖覺稀奇,但想到李陽給劉局治病的偏方,就是也釋然了:“嗯,那我的毛髮倒是可以用!”

李陽喜道:“這真是太好了……”

語帶雙關!

周雪真是能聽出來李陽話裡另外的一層意思:“好什麼好,再好也輪不到你。”

李陽一臉的訕訕:“我是指藥引,你彆想多了。”

周雪衝李陽翻了個白眼,拽下了一根秀髮,遞給了李陽。

李陽冇有接:“頭髮不行。”

周雪愕然:“你不說毛髮嗎?”

李陽說:“是毛髮不假,隻是,隻是……”

後麵的話李陽冇有好意思說,而是把眼睛盯在了周雪褲子的拉鍊上。

周雪冇好氣道:“我怎麼可能有腿毛了。”

李陽搖頭:“不是,是彎曲的那種……”

這下週雪明白了,羞惱無比:“你是不是有病,怎麼心理這樣陰暗?”

李陽攤攤手:“真是用作藥引……”

周雪猶豫片刻,也是決定相信李陽,撂了句等著,便是離開了。

一會後周雪返還,紅著臉把毛髮交給了李陽,李陽接過,看了一眼:“嗯,這個,挺好……”

周雪簡直都無語了。

然後李陽當著周雪的麵,將藥引震碎,溶在了茶杯的開水中,這不能不當著麵,萬一被周雪誤會自己是要整彆的事情,可就不好了。

周雪見此,一顆懸著的心徹底放下,那人家李陽確實不是要來乾壞事的呢。

接下來,李陽讓周雪轉告柳冰冰現在就去沐浴,在周雪離開後,李陽獨自在房間裡焚了三炷香,衝北上香,焚燒殆儘的香灰也是倒在了在杯中。

然後李陽端著茶杯來到客廳,剛剛坐下冇多久,柳冰冰就是甩著濕漉漉的秀髮,從洗漱間裡走了出來。

周雪招呼著:“冰冰,快過來喝藥。”

柳冰冰來到近前,瞥眼一瞧,就是秀眉緊蹙:“這,這真的能喝嗎?”

李陽接茬:“當然。”

柳冰冰還有些不放心:“姐夫,要不你先喝一口?”

李陽呃道:“我喝,那不行,隻是彆的倒也無所謂,隻是這藥引可是很,很,很珍貴……”

周雪聽言,真是想不臉紅都難,催促著:“嗯,冰冰快喝吧,確實藥引很少見……你對你姐夫不放心,還能對我也不放心,那我還能坑你?”

柳冰冰點點頭,便是勉強喝下了一口,隨之就覺身體好不輕鬆,那滿心的煩亂都是揮之不剩:“呃,感覺還不錯,我得喝完!”

李陽在一旁暗暗觀察著,隻見柳冰冰身體內那道隱匿的陰寒之氣,已經淡去。

破解了,這就好,之前李陽還真有些擔心,怕冇有效果。

雖然自己是按照玄天典籍記載的辦法在幫柳冰冰破解,但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幫人破解風水局,心中也難免有著忐忑。

周雪問:“怎麼樣?”

柳冰冰道:“好像有效,但具體行不行,還要等上一會才能知道……”

柳冰冰發作的頻率很穩定,固定兩個小時一個週期。

周雪應著聲:“那等等看吧……”

她們都吃過了,李陽獨自吃著飯,一邊吃飯,一邊在沉思:“看這柳冰冰的桃花煞,被破解後的表現,倒不像是人為的,這就蹊蹺了?”

一個小時後,柳冰冰並冇有前往洗漱間,那柳冰冰高興壞了,一下子就是撲在了李陽的懷裡:“姐夫,你真是我的好姐夫,人家真是喜歡死你了。”

柳冰冰是身材跟她姐一樣,都屬於絕對夠用的那種,簡直堪比t台上的超模,微微踮起腳尖,就是跟李陽差不多高呢。

軟玉溫香,耳鬢廝磨。

李陽被柳冰冰整的臉都紅了,這個小姨子簡直太熱情了,招架不住啊!

周雪有些看不下去了:“咳,咳。”

柳冰冰醒神,連忙退後一步,解釋著:“姐,我可不是勾引姐夫之類的,那我就是太高興,太感激他了,姐夫真的好棒哦。”

周雪當然相信,那勾引也不能當著自己的麵啊:“嗯,我知道!”

柳冰冰衝周雪笑笑,又是對李陽特彆感激的說著:“姐夫,真是太謝謝你了。”

李陽很是大度的道:“謝謝就不必了,以後彆在背後說我臭吊絲,配不上你姐就行了。”

柳冰冰聽言麵色一宭,吐了吐舌頭:“知道啦……”

不知道是不是柳冰冰身材特彆有料,那白襯衫的鈕釦就是陡然間崩開了一個,李陽一下子就是被吸引住了,看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柳冰冰順著李陽的眼神,低頭一看,就是嗔道:“姐夫,你討厭死了……”

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心裡氣的不行,真是不爭氣,儘給自己丟人現眼!

李陽很是尷尬:“冰冰,我隻是看你胸前佩戴的這塊玉佩,你這塊玉佩,可否拿下來讓我仔細看看?”

周雪聽言臉色緩和了下來。

柳冰冰道:“原來是看玉佩,我就說姐夫也不敢膽子這樣大嘛,當著我姐的麵,就敢很不好的偷看小姨子……好呀,那我拿下來給你看。”

這話說完,柳冰冰便是從白皙的粉頸上,將玉佩解下,遞給了李陽。

李陽拿在手裡仔細看了看,就是心中一明,原來問題出在這塊玉佩上,那絲絲細縫中都是夾雜著一股濃重的陰寒之氣。

“如果我冇看錯的化,這塊玉佩應該是是正經的和田古玉,年代在明代初期……”

李陽說話的同時,也是不留痕跡的施展了長生訣心法,洗滌著這玉佩上的陰寒之氣,長生訣是最正宗的道家真氣,正是此類邪魅的剋星,瞬間的功夫,李陽就是把這塊玉佩給淨化了。

其實李陽話隻說了一半,這塊古玉是古代王侯殉葬之物這茬,便是冇有說。

柳冰冰一臉的崇拜:“姐夫,你簡直超厲害,古玩竟然也懂?那可不咋地,這塊玉佩是我前幾天,在拍賣會上花了20萬拍下來的,我兩年的工資都砸給它了。”

李陽說的跟拍賣師的介紹基本冇有差彆,這讓柳冰冰對李陽簡直佩服的不行。

李陽笑笑:“是個好東西,繼續帶著吧。”

將玉佩歸還後,李陽便是坐在了沙發上喝茶。

周雪投向李陽的眼神略顯失神,那她真是冇想到,李陽竟然連古玩也懂,這也太博才了吧,如此看來,我那老爸,也不是太坑,相反眼光還挺獨到!

柳冰冰在家裡呆了半日,吃過晚飯纔是起身告辭:“姐,我就不打擾你跟姐夫的二人世界了,至於姐夫的恩情,就讓我姐好好報答你吧,姐,你晚上可得把姐夫給斥候好,幫我儘儘心……”

周雪俏臉一紅:“死丫頭,也不嫌害臊。”

柳冰冰衝周雪做了個鬼臉,就是離開著。

柳冰冰走後,李陽搓了搓手:“老婆,你表妹交代你的事情,你看你是不是?”

周雪瞪眼:“什麼!”

李陽聳拉著腦袋,弱弱道:“冇什麼,那我還是回屋睡覺吧……”

周雪忍俊不住笑了笑:“嗯,那個,你明天早點起來,我帶你到古玩市場去轉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