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章

打臉是不變的節奏

周雪微微一笑,也冇有說什麼,其實她不需要李陽聽話,而是需要李陽不要在傻乎乎的了。

哪怕李陽跟她說一句喜歡,她都願意和李陽把窗戶紙捅破,開始一段甜蜜入骨的愛情。

接下來,王訓兵的眼神依舊偷偷的盯著周雪,在王訓兵看來,周雪這樣的絕代佳人,真是不該屬於診所的小醫生的。

那隻有自己,堂堂大醫院的主治醫師纔能有資格擁有,若是有機會拜倒在周雪的石榴裙下,實在是做鬼也甘心啊!

冇多久李陽便是推開了內科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你找誰!”

王訓兵抬眼看了李陽一眼,很是不悅的道:“看病請去門診排隊,辦公重地,也是誰都能進的嗎?”

魯敏見李陽不僅不退出去,反而盯著周雪,一臉笑嗬嗬的模樣,暗想這人是個小流氓吧,趕緊拽著周雪往後退了退:“雪雪,你小心一些,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小心他非禮你。”

“他就是我老公李陽。”周雪啼笑皆非。

自己需要小心嗎,老公非禮妻子合情合理,最重要的是這個死李陽,整天和自己睡在一起,都不知道乾點什麼,氣都把人給氣死了,根本不用防啊!

“呃,倒是冇想到……”魯敏有些尷尬的應著聲。

無論是魯敏還是王訓兵,都冇有想到眼前的少年,竟就是周雪的老公,這年紀最多也就十**歲吧?

“你好,李陽!”

王訓兵主動的打起了招呼,過來和李陽握手,明誇暗粉著:“小小年紀,就開了一家小診所,真是年少有為啊?”

“不敢當,還是正經醫院的大醫生,更為出眾。”李陽笑嗬嗬的說道,猜測這應該就是魯敏的男朋友了。

至於魯敏,李陽雖然冇有見過,確也聽周雪提起過幾次。

“李陽,你快坐吧。”魯敏急忙招呼著,在等李陽坐下後,就是彆有居心的說道:“開小診所真不是長久之事,賺不了什麼錢的,訓兵,你幫幫忙,幫李陽在醫院裡安排安排。”

“小敏,這恐怕不行,不是我不不幫忙,也不是我冇有能力,而是我們醫院是大型的三甲醫院,真不是診所之流能夠進的了的。”

冇等李陽出聲,王訓兵就是急不可耐的裝了起來:“李陽,你也勉強算的上醫療工作者,應該也有自知之名,懂這個道理吧?”

“懂,懂。”李陽無所謂的笑了笑。

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臉色略顯難堪,這個混蛋好好的醫生不當,拒絕了那樣多醫院的邀請,現在好了,讓自己被閨蜜看了大笑話!

“隻是懂不行啊,自身更需要努力,周小姐那樣漂亮,跟著你吃苦受窮算怎麼回事。”

王訓兵這話看似是鼓勵,本質確實在嘲諷,周雪那難堪的表情,讓他對自己更有信心了,覺得周雪隻要不傻,便是可以感覺出,自己的檔次是足足可以甩李陽幾條街的!

李陽眼睛眨了眨,無奈的苦笑了下,確也依舊忍著冇說什麼。

可讓李陽冇想到的是這王訓兵和魯敏還冇完了,各種各種婉約和隱嗨的冷嘲熱諷,這讓李陽哪怕好脾氣,也有些生氣了。

“王醫生,咦,你這裡有客人啊?”院長董飛推開門,笑著道。

“董院長來的正好,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女朋友魯敏,她比較不放心我的工作能力,所以,麻煩董院長幫忙客觀的評定一下?”

王訓兵神情一震,覺得這是吸引周雪的絕佳機會,那自己可是醫院裡的數一數二的頂級人才,自己吹噓,遠不如院長幫自己說起,更能烘托B格啊!

“小魯,你可以放心,王醫生那是我院最優秀的內科醫生,在內科領域很是權威,工作能力務虛質疑。”

董院長笑嗬嗬的道,一點也不吝嗇讚美之詞,捧的王訓兵心裡美的不行。

“那我就放心了,某些人真要學著一點。”魯敏忍不住說著,竟還看了李陽一眼,顯然某人的特指便是李陽。

這一刻,她覺得壓過周雪一頭,多少年了,自己總算冇在被周雪的光芒所遮蓋,在選男朋友上,可算是揚眉吐氣了一把!

“學,怎麼學,一個診所的小醫生,拍馬也是不及啊!”王訓兵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可能也覺有些過了,便掩飾道:“周小姐,你彆介意,我隻是就事論事,冇看不起人的意思。”

周雪勉強笑笑,麵色比之剛纔又是難堪了幾分,她其實不在乎李陽是做什麼的,但確也覺得在閨蜜麵前,丟了臉,很冇有麵子。

早知這樣,還不如不讓李陽來了,這份心理,不僅是因為自己麵子的問題,更是心疼李陽的平白被嘲諷,開診所的怎麼了,又不偷不搶!

正當週雪好不後悔的時候,董院長儘是滿臉激動的朝李陽走了過去:“哎呦,這不是李神醫嗎,您來我院,我院蓬蓽生輝啊!”

之前,李陽被佑康醫院開除,眾多醫院的管理層,爭先邀請,其中便有這董飛董院長,一開始董院長也冇注意到李陽,但聽王訓兵和魯敏如此奚落,後才把目光投向了李陽。

李神醫?

魯敏得意的表情為之一頓,驚的嘴巴張的老大,滿臉的不可思議。

王訓兵也好不到哪去,表情都快碉堡了,心裡尋思著,什麼鬼,一個開小診所的還神醫?這也太可笑了點吧?

“你好,董院長。”李陽臉上冇有任何的波動,神色自若的站了起來,和董飛握手。

李陽平靜,可董院長卻激動的雙手發抖,神醫啊,這是自己做夢也想招攬在旗下的至高存在啊!

“李神醫,您過來怎麼也不打個招呼,我也好去門口親自去迎接,真是失禮啊,王醫生,你還愣著乾嗎,還不趕緊給李神醫倒茶!”董院長話到最後,不滿的瞪了一眼王訓兵。

“我……我倒茶?”王訓兵支支吾吾的問著。

“嗯,就是你,有什麼問題嗎?”董院長冷冷道,滿臉的慍怒!-